第8集:小朱離世魏力悲痛 援鄂醫療隊逐漸返回


小朱病危,血壓心速一直往下掉,黎建輝連忙開始搶救。小朱的電話不斷響起,黎建輝幫忙接了電話,說小朱去做CT了。打來電話的是小朱的妻子,說自己生了,還把照片發過去拜託黎建輝給小朱看一下。然而黎建輝轉身回去,小朱已經停止了心跳,連孩子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這一幕讓黎建輝有些崩潰,只能回到酒店獨自發泄。黎建輝找到了茜茜,連忙給奶奶和大爺打去了視頻電話,二位老人看到茜茜躺在病床上哭連忙安慰道,他們全家一定會團聚的!

魏力還因為小朱的死耿耿於懷,黎建輝告訴他專家組針對小朱的病例開了研討會,安慰他要堅強一點,他們不是神。魏力又看到了妻子發來的信息說孩子生下來了,魏力卻看著手機愣了許久,他之前還說要和小朱比誰家孩子生下來重,可現在卻沒有機會了,但是因為他,他一定會做一個好醫生的。援醫療隊逐漸到達武漢,疫情也逐漸在好轉。魏力和周周告訴黎建輝,方錦和歐陽珊上報紙了,聽說從疫情開始就一起住在車裡,晚上就停在停車場,也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情況逐漸好轉后,歡聲笑語也多了起來,一晃黎建輝和周周、魏力來武漢也都一個月了。黎建輝突然煽情,疫情結束后他只想平平靜靜地上一天班,以前覺得日復一日的日子沒什麼意思,可現在才知道平凡的可貴。

奶奶病得有些重躺在病床上把家裡銀行卡密碼告訴了大爺,囑咐他每個月五號要看信箱,交水電煤氣費,還把他心心念念的樂譜給了他。奶奶拉著爺爺的手說,她嫁給他,是自己運氣好。奶奶病危,呼吸機缺配件,方錦急得四處找配件,在大家的幫助下,方錦拿齊了配件匆匆忙忙趕回搶救室,但是管路卻對不上型號。好不容易拿到了對的管路,方錦有些崩潰地癱坐在地上。經過眾人不懈的努力,奶奶的心率和血氧終於恢復了正常。

在ICU里悶了一個月,黎建輝推奶奶出來透氣,奶奶在窗邊感受著陽光,她好久沒有見過太陽了。爺爺奶奶的兒子兒媳和孫女跟他們打電話,奶奶豎起了大拇指顫顫巍巍地說了句加油,病房裡此起彼伏地傳來了加油的聲音。

多地患者陸續出院,不少支援醫療隊也陸續撤離返回,爺爺則在醫院給奶奶拉小提琴聽。黎建輝要回家了,女兒打電話來說長大也要像他一樣做醫生,救許多許多人。臨走時,歐陽珊和方錦給他做了湯,讓他路上吃。離開之前,眾人再一次穿上了防護服,在防護服上寫下了不少心裡話。魏力每次都寫一百三十六,原來他們隊里只有一百三十五個名額,他是硬擠進來的。黎建輝來到病房,和幾個月以前相比,這裡相對冷清了許多,但這裡發生的一幕幕都會深深映在他的腦海中。

上午十點,防空警報拉響,為逝者默哀,向逆行者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