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蕭燕燕逃過一劫,韓德讓蕭燕燕互表愛意


韓德讓跟蕭燕燕來到幽州,二人剛踏進幽州便聽到了主上飲酒作樂,為了找葯讓許多無辜士兵枉死的消息。密函並未截下,韓德讓跟蕭燕燕先來見過蕭思溫跟匡嗣,二人將事情告知,匡嗣讓韓德讓住於好友李繼忠家中,蕭燕燕二話不說也要跟過去住,蕭思溫奈何不了幼女,只好任由著她跟韓德讓住過去。

李家小姐愛慕韓德讓,李家夫人也喜愛韓德讓,有意將二人的婚事定下。蕭燕燕在門外聽到李家小姐跟韓德讓提起婚事,未等韓德讓回答,蕭燕燕獨自跑開,韓德讓連忙上前追去。韓德讓找不到蕭燕燕,蕭燕燕在路上遇到了草芥人命的肖古,她跟蹤且潛進肖古的住處,蕭燕燕本想殺了肖古,可一聽到主上請肖古進宮,她計從心來,將肖古綁在一處,自己則冒充肖古進宮。

蕭燕燕想進宮偷密函,可密函未到手,主上已經醒來,蕭燕燕只好匆忙離開,而這時的肖古早已經醒來,她決定進宮揭穿蕭燕燕的真面目。宮中,蕭思溫跟韓匡嗣本想攔下那封密函,可主上卻當著二人的面拆開密函,知道了李胡謀逆一事。二人心底大驚,恐逃不過今日一劫,可太平王卻在信中未提及蕭家一事,令二人大鬆一口氣。未曾想,蕭思溫召見起了蕭燕燕冒充的肖古,他已經察覺到「肖古」的異樣,蕭燕燕只好以言語激著主上,主上殺心大起,讓人對肖古處死刑。屋裡一片混亂,主上暈倒過去,韓德讓連忙帶著蕭燕燕離開,只要蕭燕燕出宮便安全,恰好這時的肖古進宮,韓德讓將蕭燕燕藏於偏房,並將真正的肖古繩之以法,蕭思溫下令對肖古處以亂馬踩踏之刑。

蕭思溫讓韓德讓帶著蕭燕燕先離開幽州,韓德讓前來帶蕭燕燕走,也跟蕭燕燕坦白自己的愛慕之意,他跟李家小姐只有世交,並未有其他感情。隨後,二人表明心意后便同登燕雲台,看著烽火連天的幽州,蕭燕燕做好了一輩子跟韓德讓在一起的準備,想要陪著韓德讓同守幽州十六州。

主上經歷了肖古的事情后重新對匡嗣拾起信任,並封匡嗣為燕王。韓德讓對於太平王瞞下烏骨里跟喜隱的事情十分意外,他也琢磨不透太平王的想法。將事情拋至一邊,韓德讓跟父親提起了自己想在大業成后迎娶燕燕,燕燕是后族之女,雖然二人身份並不匹配,可韓德讓還是想再爭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