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蕭燕燕截密函,韓德讓為蕭燕燕療傷


喜隱在牢獄中訴說著他對烏骨里的真情真意,李胡知道烏骨里是如今唯一能救他們的人,故也誇起了烏骨里,將喜隱托付給了烏骨里。這時,太平王來到獄中,他帶走了李胡,想讓李胡招供,李胡冷笑出聲,他不僅全盤招認,更是誣陷了其他幾府。

蕭胡輦請休哥、達凜跟韓德讓同來府中議事,一行人決定先行截下太平王的密函,再前往幽州通知蕭思溫。蕭燕燕提起烏雲蓋雪的神速,她主動請纓截密函,蕭胡輦二話不說不同意,要求蕭燕燕回房休息。蕭燕燕哪裡是個坐得住的人,她果斷留下一封信,獨自一人騎著烏雲蓋雪去截密函。蕭胡輦得知消息后不由得責怪起蕭燕燕,她心底擔憂,韓德讓二話不說決定去追蕭燕燕。

蕭燕燕在驛館看到送密函之人,她本想截下密函,卻打草驚蛇,非但自己受傷,更是沒有截到密函,幸虧是韓德讓及時趕到,救下了蕭燕燕。蕭燕燕受傷,韓德讓無心追密函,他想先帶著蕭燕燕前往幽州,等到了幽州再想辦法。二人路宿野外,韓德讓本想將唯一的帳篷讓給蕭燕燕,蕭燕燕卻要求韓德讓跟她一起進帳篷取暖,二人同賬而眠是件違禮德之事,可韓德讓奈何不了蕭燕燕,只好跟著蕭燕燕同進帳篷。蕭燕燕睡前問起韓德讓的心儀對象,韓德讓坦明告訴蕭燕燕,他喜歡如同蕭燕燕這般勇敢的女子,只希望蕭燕燕要學會好好保護自己,日後不要再像這次一樣衝動。

蕭胡輦為了烏骨里踏上太平王府,她為了烏骨里求太平王,哪怕是犧牲自己她也甘願。看著在自己面前失態落淚的胡輦,太平王心碎一地,他提起自己的生活,自原配王妃去世之後他已經一個人生活五年了,他想要胡輦做他的女人,希望胡輦能夠將對烏骨里的真心分一半給他,只要胡輦願意答應,他保證世上沒有任何人能夠傷害太平王妃的親人。為了讓胡輦安心,太平王讓胡輦見了烏骨里一面,胡輦心疼烏骨里,可烏骨里還被喜隱蒙蔽著,一直讓胡輦救喜隱出去,胡輦恨鐵不成鋼,只生氣走出牢房。離開太平王府時,太平王讓胡輦認真考慮后再決定,他不希望胡輦後悔,胡輦只將自己的手鐲留下來,送給了太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