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集:李清流進宮冊封均王 龍傲一去長安查真兇


李清流等在約定地點,遲遲不見龍傲一赴約,只當她是因身份門第所擾,根本不知對方正在遭遇家破人亡。赴京當日,李清流親筆修書,並與芍藥花一同交於奶娘,望她轉交給龍傲一,信中內容正是李清流極致真誠的告白,述說自己困擾已久的感情,還有天長地久的迎娶承諾。

然而自從李清流離開后,藏在花瓶里的書信早已被人偷偷取走,待奶娘將花瓶遞到龍傲一手中,裡面已是空空如也,於是忍不住詢問是否還有其他物品。沒想到奶娘只將炎彬留下香囊和信件拿給小芹,原本充滿期待的龍傲一瞬間失落,因此誤會李清流是想安穩當皇子,從而撇清關係。

杜長風讓管家放出推廣匠籍的公告,結果剛發布沒多久便有不少人前來打點,下一步想要設立官市也就順勢而為。在杜長風有意安排下,幾大商會已經推舉方家為行頭,納稅數量盡在囊中。杜小仙得知李清流即刻抵達長安,不由心生欣喜,同時也顧慮家父與李清流之間的恩怨,以及龍傲一這塊絆腳石。

新絲路綢緞莊被責令停工一年,雖然大家可每月領取工錢,但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於是龍傲一將所有工人招進清瀧號,隨後帶著小芹消失。此時李昭和武林來到南城,當主僕二人看見龍竹幫掛著「清瀧號」的牌坊,險些以為走錯地方,尤其得知龍傲一近來遭遇,即心疼又懊惱,本想去找她,可是武林擔心德妃怪罪,索性勸說李昭先回長安,以後再派人尋找。

一番長途跋涉,李清流終是抵達長安皇宮,不但見到兵部和德妃派來的掌賓司以及教養嬤嬤,甚至與當朝皇帝相認父子,並被皇帝封為均王。

龍傲一想起鳳姐生前囑托,從而認為鳳姐死因定與長安有關,想要找出兇手便要親自前往長安一趟,說不定白玉錦鯉便是線索。小芹眼見龍傲一鬱鬱寡歡,逐漸憔悴,擔心將會一蹶不振,索性帶著她到長安的錦江肘子館吃一頓,沒想到館子里點啥啥沒有,即便是幾個胡餅也會隨著米糧漲成而坐地起價。

由於長安糧市價格驚人,龍傲一倒認為這頓飯錢沒白花,隨即想讓小二帶她去漕運市場。肘子館掌柜聽聞龍傲一的清瀧號負責運送糧食,便想從她手裡購買一批,於是龍傲一順利展開生意,並向掌柜索要緊缺食材的單子。

德妃責怪李昭最近不安分,常往銀城跑,龐侍中也認為他應該盡量勤政,討得皇帝歡心。杜長風來到長安后,立馬去見龐侍中,並且遞交通關物訖表忠心。龐侍中深知杜小仙曾與李清流交好,倒是覺得可以成就二姓之好,只要彼此關係改變,即便是國事也能成為家事,大事就能化成小事。

翁大有通過漕運聞悉龍傲一的處境,趕忙給她安排客棧,小芹帶著肘子館掌柜送的美酒回來,怎料美酒已被人偷放毒藥。當天夜裡,龍傲一故意引蛇出洞,沒想到對方並未圖財宵小,而是欲取主僕性命。

幸好龍傲一有先見之明,帶著小芹及時逃脫,事後去找朱雀大街第七間古董店鋪,順便分析杜長風應該不是幕後主謀,沒必要費盡心思做局。龍傲一向古董店老闆出示信物,想要見呂二爺,怎料幾名男子用麻袋套住她和小芹,等再次打開麻袋時,面前已經站著呂二爺,先前不過虛驚一場。呂二爺已讓老闆為龍傲一安排好去處,並且拿出一袋銀兩給她們,龍傲一向呂二爺打聽關於白玉錦鯉,但呂二爺只覺得眼熟,並沒有半點印象,索性提議她去卜語閣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