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傅容偷溜全府受罰


計劃照舊,安王要劫傅容走,傅容在這裡多待一刻他都倍感煎熬。蒙面黑衣踢昏了蘭香與顧沅,刀架在傅容脖子上將她帶至庭院,忽然暗標飛出擊倒刺客,徐晉擋在傅容面前。刀兵相向,正廳眾人聞聲趕去,安王到時發現傅容徐晉皆無事,此時空中炸開濃煙,有人趁亂撲上來殺徐晉,吳白起與安王同時飛出飛鏢,兩鏢相撞刺客逃離,安王只說是失手了。

安王上前拉住傅容的手,徐晉就在身旁,傅容極不自在的掙脫。西河郡主趕忙過來關心他的肅王哥哥,徐晉也是狠狠掙開。

西河郡主與安平縣主一齊走,遇見要去送熱水的秋楠,既然是送給肅王的,西河郡主十分願意代勞,安平縣主還幫西河郡主擺了擺架子,囑咐秋楠有什麼事一定要第一時間告知郡主。出了肅王府,文刑先請罪,今日是他辦事不利,帶走傅容不成還差點被殺,如意令牌也沒找到,安王警告他不能再有失手。

如意芳霏第20集劇照
安王劫持傅容失敗

安王小時候被人追殺,急急跑至荒郊野外,遇見了在打棗的傅容,那時的傅容機靈又膽大,救下他還逗他開心,那是他兒時不可多得的寶貴回憶。都怪他心存一絲僥倖,以為傅容能刺殺徐晉,如今非但不成還將傅容困在了肅王府。令牌無果,傅容不得,安王難得的發了脾氣。

次日徐晉與傅容進宮見過皇帝與淑妃,淑妃聽說昨日刺殺之事,看見徐晉手臂卷著的白布一陣揪心。點了傅容一起去御花園走走,戴的首飾也是當初傅容贈與的那套晴光好,她早該看出徐晉對傅容的心思了,徐晉總是少言多思,如今身邊有心愛之人陪著,做母親的只希望他們琴瑟和鳴,多喜樂長安寧。

皇帝念在徐晉有傷在身命他好生休養,之後還有大事安排給他。虎嘯營司徒大將軍年事已高,他們計劃在之後的演武大會和秋獮一併舉辦,屆時選出一位將才來接替虎嘯營,此事由安王主持,現在徐晉只需好生養傷。徐晉傅容出了宮門,遇見安王,安王將紙條悄悄塞給傅容,約她出來一見。

如意芳霏第20集劇照
安王約見傅容

這一日紀清亭與詠奏樂坊的張老闆在茶樓談生意,歡暢期間吳白起突然殺出,嚇得二人皆不知所措。送走張老闆,逼問紀清亭,得知原是端妃逼得緊,吳白起還不信,直到看到端妃的印章時。鳳來儀除了吳白起的印章可以簽訂訂單,再有這個能力的也只有端妃了。

徐晉給傅容送來山楂五仁糕,裡頭有花生,傅容吃不了便賞給蘭香和顧沅。既然徐晉送禮來,做為回禮傅容也得去採購些東西贈回,吩咐蘭香準備了男裝,第二日便偷溜出門,秋楠正好回府,認出了傅容卻沒當場拆穿。酒鋪門前人太多,傅容讓蘭香排著,自己悄悄去會安王。

傅容如今沉下心來細想柳如意的死,此事與徐晉的牽連疑點頗多,首先徐晉肯定不會讓顧沅跟著傅容,其次也不必剛殺了柳如意轉頭就讓她看見自己受傷。抗米工看到的雖說是白衣帶血,但無巧不成書,可能也不是徐晉。安王聽著傅容推測,想起那日自己喬裝自抗米工面前經過,看來傅容是已經不對徐晉生疑了。

如意芳霏第20集劇照
傅容捋清思路不再懷疑徐晉

徐晉回府,從秋楠口中得知傅容中暑生病了,到房中一看果然人已不見。吩咐許嘉帶了侍衛出去,今日當值所有侍衛以及伺候的丫鬟統統受罰。直到傅容回府一眾家丁還在殿外跪著,都是因為她私自出府。她認罰要跪,徐晉提起她單臂抱著就進了裡屋,傅容趕忙承認錯誤,但完全沒有說到徐晉想聽的地方。殿外的葛川大聲解釋,徐晉就是因為擔心她出去遇到危險才生氣,生怕殿內的二人聽不見。

徐晉生氣離開,蘭香趕忙上前替傅容解釋,今日並非任性出去,而是想著為徐晉回禮,說著遞上兩瓶美酒。晚上,蘭香打聽一圈才知曉今日發生何事,徐晉以為她愛吃五仁糕特地出去又買了一碟,送來是正好發現顧沅在吃,徐晉在氣頭上顧沅也來不及告知他傅容對花生過敏。

如意芳霏第20集劇照
徐晉因為傅容出府而生氣

徐晉與葛川許嘉商議著關於傅容的事,傅容在殿外聽不清,請秋楠通傳,秋楠有意無意告知她徐晉要考慮正妃之事,不知怎麼傅容心裡不大痛快。晚上徐晉不去書房睡覺,跑來卧房見傅容,傅容自知是一個總惹麻煩讓徐晉不快的人,那麼不如和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