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黎建輝支援武漢 病區人手緊張


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武漢封城,而此時,黎建輝卻在去往武漢的路上,因為他是來支援武漢楚海醫院的專家。楚海醫院呼吸科醫生方錦前來接黎建輝,二人趁車,逆行進了武漢。穿上防護服,做好一切防護措施,黎建輝進了醫院。呼吸科的走廊里都是病床,病床上的醫生一個個苦不堪言,而另一個過道堆滿了裹屍袋。如此觸目驚心的場景讓黎建輝一驚,路過的病人拉著他的手哽咽求他救救自己,他不想死!

醫生個個忙的不可開交,沒多久,黎建輝身上出了一身汗。護士長歐陽珊和醫生方錦是夫妻,二人都撲在一線上,防護服嚴重告急。黎建輝說不管多忙都應該給醫生建立電子檔案,還得向院領導反應現在的一切問題,方錦嘆了口氣實話實說告訴他,這裡本來只是兒科的一個病區,臨時改成這樣根本不能求物資,這裡也只剩下五個護士,要管三十個病人,她們每天只敢睡兩個小時,連家都不敢回去。

黎建輝回到酒店,感慨沒想到他們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堅持了一個月。方錦給了他一瓶酒,說是驅寒用的,酒店不敢開中央空調,只能開窗透氣。歐陽珊給黎建輝介紹了第一批援助的周周和魏力,周周穿上防護服后問魏力害不害怕,二人心裡都是一緊。因為年前護工和保安都放假了,所以現在能看得見的活都歸他們管,周周抱著保溫箱給病人們發餐,一位阿姨抓著她求著說要一個單間,這個走道每天都在死人,她旁邊的那個人七分鐘前還有說有笑的,現在卻已經進了裹屍袋!周周連忙安慰著阿姨,還說幫她去找凍瘡膏。

喧鬧的病區里,有人哭著說兒子沒了,有人因為病情崩潰,小朱情況逐漸在好轉,還和同是父親的魏力炫耀著自己的即將出生的孩子。一位病人急需搶救,周周去拿氧氣罐卻被告知最後一瓶被安徽隊拿了,周周連忙求對方說病人已經在搶救了,這才拿到了氧氣瓶。推著氧氣瓶回來還沒喘口氣,周周又去扔垃圾,轉眼就看到那個和她說話的阿姨已經離世了。周周拿著凍瘡膏手足無措,只能坐在那邊,掀開白布,把凍瘡膏抹在她的手上,心情久久無法平靜。周周父親打電話來,叫她安心工作,提起媽媽卻支支吾吾的,周周以為她又出去跳廣場舞了有些崩潰,他們在這裡拚死拼活的救人,在家裡就不能安分一點嗎!

周周撞見黎建輝在接受記者採訪有些生氣,不過很快就明白自己誤會了他,他接受採訪是想爭取更多的幫助。周周覺得自己很沒用,只會哭,黎建輝安慰道,鐵石心腸的人是干不了這行的。黎建輝看著孩子的照片,心情複雜不已。醫護人員圍在一起討論要不要上激素,說著說著差點吵起來,黎建輝有些崩潰,現在最緊要的不是吵架!床位依舊緊張,方錦面臨要不要把ICU騰出來的選擇,可這個選擇他做不了。醫用防護服沒有了,只剩下了工業防護服,大家只能穿著這個上陣,黎建輝把最後一套留給了魏力。

一位大爺因為隔壁病人突然死了而胡思亂想,死活不肯吃飯,老伴兒在旁邊苦勸好久都沒用,大爺連句話都不肯說,黎建輝連忙帶著大爺去做了個檢查,路上和大爺聊了聊天,原來大爺因為擔心孫女茜茜,她狀況不太好也轉到這個病區了,大爺聯繫不上孫女又怕老伴兒聽說這件事情著急才這樣的,黎建輝打聽了茜茜的大名,答應幫忙尋找她的下落。奶奶拉著周周談心,埋怨大爺搞文藝心思細,關鍵時刻卻一點事情都用不上。儘管如此,奶奶卻還希望周周如果他們兩個人都不行了,一定要先救大爺,他好清凈,可她不行,要是老伴兒先她走了,她真的活不下去。奶奶哭了起來,他們家五口人全都感染了,不管誰有個意外她都沒法活,周周看得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