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陳年宮廷秘辛被揭露 鳳姐身份曝光遭滅口


杜長風設計嫁禍李清流,連帶龍傲一同被押入審堂。正當二人即將被問斬之際,呂二爺竟身披盔甲從門外進來,手裡拿著親兵令牌,自稱乃是金吾衛前統領呂乘雲,並且道出一樁宮廷秘辛。

二十年前,一名良媛誕下龍子,恰逢宮中事變,呂二爺奉皇命護送良媛出宮,怎料途中遭奸人伏擊,良媛身受重傷,不幸身亡。呂二爺與隨行宮娥帶著皇子趁亂出逃,隨即讓宮娥抱著皇子藏身於廢棄茅草屋,而他則先去引開官兵,轉身已不見宮娥蹤跡,從此皇子流落民間。

呂二爺自認有辱皇恩,索性卸下金吾衛統領之職,繼而在銀城附近落腳,並以銀城為中心向方圓百里尋找皇子下落。奈何多方人馬尋找無果,卻不知此子已在銀城落地紮根,甚至成為巨賈首富,也就是新絲路大當家李清流。

至於宮娥為何失蹤,完全是因她當日藏於李家佛堂,結果被李家家主發現。為躲避追兵,宮娥將皇子送給膝下無子的李家,隱姓埋名成為奶娘。後來皇子長成,高調經商才讓呂二爺有機會目睹他與皇帝較為相像的長相,因為有所懷疑,恰好龍竹幫與新絲路結下樑子,於是趁機進庄調查,意外看到奶娘,才知奶娘曾在出宮前將皇子隨身信物豹首符摔為兩截,其中一截拓燙在皇子左臂上,而另一截就在皇帝手中。

此話一出,在場之人無不震驚,尤其是李清流實在難以置信,杜長風更是狗急跳牆,誣陷呂二爺故意冒充朝臣,直至宰相元載奉天子口諭到場,故而證實李清流真實身份。杜長風沒想到害人不成反害己,因他擔心會被問罪,於是趕忙推脫責任,導致縣令背下黑鍋,當場問斬。

如今真相大白,李清流貴為一朝皇子,五雲閣自是熱鬧非凡,整個南北城都知龍傲一與李清流有私情,更稱她為「王的女人」。然而龍傲一獨自坐在五雲閣後院,落寞地喝酒看天,回想此行點滴,包括李清流對她的溫柔體貼,以及還未說完的愛意。

鳳姐趁夜來到山上,從土裡挖出錦帕,裡面包著一塊白玉錦鯉,隨即跪在師父墓前,自愧沒能完成使命,反而擅自收養龍傲一,親自傳授縱橫術要訣。好在龍傲一不負所望,懂得以柔克剛,顧念人心,可是鳳姐藏身五雲閣多年,從未想到李清流竟是皇子,也不知是否應該將白錦鯉傳給龍傲一,就怕她若是回到長安,會步前人後塵。

杜長風擔心李清流如果進宮面聖,恐怕他將面臨滅頂之災,雖然想過攀上皇室姻親,撮合李昭與杜小仙,可惜李昭全部心思都在龍傲一身上。正當杜長風煩悶之際,忽然想到大唐有規定皇子不得經商,於是便想趁此機會讓新絲路清戶關閉,順理成章將通關物訖佔為己有。

李清流還在掛念龍傲一,正巧奶娘過來看他,繼而聊起李清流生母,希望他能認祖歸宗。次日呂二爺已安排好回京事項,李清流想在臨走前去見龍傲一,索性拜託呂二爺代為轉交字條。龍傲一收到消息后,難掩欣喜,當天晚上夢見李清流向她表白。

結果就在龍傲一精心梳洗打扮,準備前去赴約之時,忽然聽見鳳姐房內傳出打鬥聲。其他青樓女子聞訊趕來,表示今日譚木匠找鳳姐喝酒,倆人應在興頭上,可龍傲一察覺異樣,急忙踹開房門,正好看見譚木匠被殺,刺客拿出匕首殺害鳳姐。

刺客奪門而出,龍傲一來不及追去,直接扶住即將倒下的鳳姐。臨終之際,鳳姐叮囑龍傲一避開長安,遠離是非。隨著白錦鯉掉落,鳳姐終是咽氣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