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集:李清流擺茶陣談生意 部落女子示愛李清流


運貨途中近至沱江碼頭,李清流從幫工口中得知近來災荒,前方舟船滿漕,便想起朝廷規定災年往後需將陸運改為漕運,全國將會圍繞水道展開,於是他和龍傲一看準眼前商機,立馬商議如何借勢賺錢。

如果用長江做漕運,便有十個點最為關鍵,分別由四大漕幫管轄,其中尤以長江上游水系的漢水漕幫翁大有。恰好龍傲一先前救過幫主翁大有,因他飲用龍虎精進的藥酒,導致丹毒過量,所以這救命之恩可助他們達成所願。

由於此行嘉爾木往返久達月余,李清流決定趕在嘉爾木返回銀城之前完成整個布局,所以安排炎彬和小芹秘密回城,分別負責租倉以及盯著聯絡。待倆人離開后,李清流與龍傲一去見翁大有,開門見山地表明來意,打算在各大碼頭租下大片倉庫,達成兩幫倉庫共享,皆時可在每單中抽取傭金和提成,甚至會給漕幫提供額外活計。

雖然李清流開出的條件豐厚,可翁大有自知幫派兄弟是靠江湖義氣維繫,所以擔心若與商人為伍,難免落人口實。然而李清流為打消翁大有的顧忌,直接擺出茶碗陣,端起代表「忠義」的茶碗遞給翁大有,聲稱經商如做人,而人靠奸良分品,絕非行業。

翁大有尚未料到身為上九流的富甲之商居然懂得江湖規矩,也便飲下這碗茶,隨即拿出漕幫聖物盤龍棍,叮囑他們可憑此物號令全國水運關閘,一路暢通無阻。龍傲一對李清流大有改觀,結果翁大有也在龍傲一面前誇讚,稱她釣得金龜婿,實屬上品。

德妃攜龐侍中前來,倆人故意在李昭面前談及今年科考主考官梁宏圖徇私舞弊,竟讓兒子同時金榜題名,位列三甲,並且將全榜除前十名以外全都賣給富商巨賈子弟,得利銀錢數百萬兩。

李昭信以為真,繼而憤憤不平,又聞刑部侍郎趙晉上報彈劾梁宏圖,再加上樑宏圖屬於太子面前的紅人,已與德妃母族積怨已久,龐侍中認為眼下正是拉攏刑部,鏟除異己的好時機,結果德妃竟將李昭珍藏的雲龍紋劍當做禮物送給趙晉。

而在另一邊,旁人都在忙於公事,唯獨劉清流悠閑自得,竟為討龍傲一這位佳人的歡心,不顧形象地赤腳進湖,手拿木叉尋魚。別看李清流平日善綉習武,可在關鍵時刻,居然在魚身上屢次受挫,遲遲未能扎中。

龍傲一見此情形,忍不住過去搗亂,李清流失敗告終,只得走上岸來,故意湊近龍傲一,令她慌亂羞澀。李清流戲弄一番,適可而止,拿起烤魚說起情話,倒讓龍傲一有些大跌眼鏡,好奇他先前話少且傷人,如今怎會變得油腔滑調,就連語氣也都溫柔。

之後二人遇到搶馬男子,詢問后才知竟是從部落逃婚。眼見男子又被抓回去,李清流與龍傲一繞道關口,直接來到名為「哲羅」的狩獵部落。由於部落乃母係為主,女子善好武且地位尊崇,可憑借摔跤贏得男子婚配權,也不管對方是否已有心上人。

逃婚男子叫做阿尼姆,眼見即將被達巴汝強取豪奪,龍傲一為阿尼姆打抱不平,上去與達巴汝爭執。因龍傲一男裝示人,頭人女兒玉烏阿吉對她產生好感,便允許她和達巴汝較量,只要取得勝利可改決定權。

龍傲一不是達巴汝對手,李清流代她比武,輕而易舉打敗對方,怎料達巴汝喜歡上李清流,更在走婚夜來到李清流門外示愛,驚得李清流連連拒絕,將她趕走。與此同時,杜長風查封全城大小商鋪,其中包括新絲路,小芹跟著炎彬連夜潛入倉庫,趁官兵不注意,帶人搬運貨物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