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龍傲一為李清流護鏢 李昭受制德妃難查案


三十張女兒圖按時交貨,李清流與龍竹幫眾齊聚,以酒相敬,表達感謝。期間李清流肯放下架子,與大家吃「蟲」划拳,博得好感,可又因醉酒失言,竟惋惜龍傲一沒有女人味,惹得龍傲一十分不爽,便提出清瀧號散夥。

幸好李清流自知有錯,霸道拉住龍傲一表白,既讓在場之人悠然升起八卦之心,也讓龍傲一不知如何應對,最後答應留下清瀧號替他除掉走狗奸商。當天夜裡,李清流借醉非要與龍傲一同乘馬車,結果變成李清流拉車拖著龍傲一回家,身後跟著炎彬和小芹。

正當小芹打趣自家主子與李清流的關係,沒想到杜小仙突然出現,本欲伸手扶他,怎料李清流甩開杜小仙,反而抓住龍傲一的手腕,三人之間的關係高下立見。待炎彬將李清流送去休息,呂二爺偷偷溜進房間拓下李清流的胎記,隨後秘見手下,吩咐他留在銀城靜觀事態發展,隨時飛鴿傳書。

杜小仙不告而別,臨別留有書信讓炎彬交於李清流,深知他志存高遠,近幾年總在籌碼如何將新絲路進一步壯大,所以杜小仙願親自前往長安,假借履新為由,實則是在列鼎重裀,五侯七貴之中一探前景。

戶部侍中龐大人將檢舉函截下,隨即向杜長風傳達消息,表示有人暗中向朝廷提交密函檢舉,而此人對他納賄銀城富商知之甚多,便猜測應與新絲路有關。杜長風為在履新之前斬草除根,於是派遣李清流以商使身份為朝廷往嘉爾木運送女兒圖,原本李清流有意推卻,可杜長風竟拿杜小仙賣人情賬,令他被迫應下。

由於此去嘉爾木陸途遙遠,再加上嘉爾木因地處要衝,素多紛爭,李清流想在下九流雇傭可靠鏢局,恰好龍傲一做的正是這等買賣,所以李清流請她當鏢師,陪同自己前去嘉爾木。經過再三思量,龍傲一先與李清流約法三章,霸王條款出的炎彬怨聲載道,結果李清流倒是欣然同意。

四人收拾行李準備趕路,奈何縣令提前將女兒圖封箱加上火漆,李清流掩下內心疑惑,卻不知杜長風早已命人在關頭設伏。小芹和炎彬坐在馬車上,倆人看著自家主子騎高頭大馬走在前面,只覺得無比般配,恰好一夥流民從此路過,竟然誤會李清流與龍傲一是夫妻,李清流沒有解釋,從而默認。

李昭擔心龍傲一安危,欲要同行,怎料杜長風百般阻撓,甚至拿出德妃送來的密信,召他立即動身回京。李昭不敢違抗母妃,只得先行進宮,杜長風待他走後,更加肆意妄為,暗中盤算將龍傲一和李清流徹底除掉。

回到皇宮后,李昭質疑母妃為何要求停止調查杜長風,明明現在已有他貪贓枉法的線索。正當李昭想要繼續追問,沒想到舅舅突然出現,德妃強忍怒火,命令李昭回府思過。然而李昭躲在門口偷聽,意外發現德妃才是幕後之人,似乎與杜長風有所密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