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新初段賽中俞亮輸給趙冰封 時光和江河幫沈一朗找工作


這天大家正在道場里下棋,時光突然開心地站起身來原來他贏了,這可是他在道場的首次勝利。江河拉著他去看新初段賽,所謂新初段賽就是新定段的職業棋手要和幾大高手過過招,算是一種傳承吧,褚贏聽了很興奮不知道能不能見到俞曉暘,時光猜測俞亮應該也會去。

時光跟江河來到棋院,看到一些人邊走邊討論輸贏,他沒聽清還以為是俞亮輸了,江河告訴他今天是王翀和桑原棋聖的對決。接著江河帶他來到一個更厲害的地方那就是幽玄棋室,這是所有棋手都夢寐以求的下棋聖地。江河告訴他這裡是舉行重要比賽的地方,像天元、棋聖、霸王等頭銜戰。褚贏看著棋桌不禁伸手觸摸,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他很想在這下棋。

衛冕天元成功的趙冰封也參加了新初段賽,接受媒體採訪時他說新初段賽的目的就是鼓勵新人,當記者問他和俞曉暘之子俞亮的對決是否會手下留情時,他說會主動輸他半目,好讓這個天之驕子保護好他的名聲。

到了俞亮和趙冰封對決這天,江河、沈一朗都去觀戰,時光也很想去,他在道場好不容易贏了對手正要走卻被班老師拉著復盤。而俞亮和趙冰封的對決也在激烈地進行著,趙冰封使出了很厲害的招數,面對俞亮來勢洶洶的攻勢他不禁有些退縮。觀戰間里王翀試圖為老師趙冰封辯解,江河故意說他師傅被俞亮逼得都耳赤了。

這時時光匆匆趕來,沈一朗看著棋盤分析道只要俞亮保持現在的優勢,那麼勝出的機會將很大。忽然俞亮的招數變了,大家都很奇怪明明穩守就可以贏了。褚贏告訴時光小亮的勝算不到五成,如果說有什麼比勝負更重要的話,那就是他想讓時光看到他的最強實力。時光這才知道俞亮在向自己宣戰,於是他坐直身子更認真地觀看棋局的變化。趙冰封看透了俞亮的心思,沒有上當反而把棋子落在別處,最後俞亮輸了。

賽后時光正要離開,忽聽身後記者採訪俞亮,他不禁停住了腳步。俞亮今天一改往日的棋風,似乎十分的激進,記者問他原因,俞亮稱如果不做出改變就會被人追上,他還想繼續進步和提高,說著正要往前走卻看到了時光,他沒再說話就匆匆走了。褚贏笑道他們倆在這一追一趕間都已經向前了。

江河掉溝里把臉弄傷了,時光在寢室為他擦藥,沈一朗回來了,他辭了兼職要去職業隊報到。時光和江河看他給家裡打電話很費勁就勸他趕緊換個新手機,沈一朗本來打算等去職業隊發了工資再買,沒想到卻被兩人拉著去了手機店。

沈一朗買了新手機后,時光和江河跟他來到職業隊想看看他們咋訓練的。他們看到王翀在裡面坐著覺得很奇怪,原來沈一朗沒定上段,職業隊經理覺得和他簽約有風險就改簽了王翀。沈一朗一直靠打工掙學費,這次職業隊簽約沒戲,兼職的工作也回不去了, 他只好重新找工作。

為了省錢他就去退掉剛買的手機,但老闆說只能按半價退錢,沈一朗無奈地答應了。退之前他用這個手機給媽媽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自己參加職業隊了,不僅有工資比賽還有獎金。

白瀟瀟告訴一朗下周一要進行死活題考試,問他最近怎麼沒來對局,一朗淡淡地說自己有事。江河給他介紹一個活兒,讓他冒充職業棋手教老闆下指導棋,職業棋手這個詞再次戳中他的痛處,一朗有些懊惱地說自己不是職業棋手做不了。

死活題考試那天,一朗用老闆的手機打電話給時光,讓他轉告江河幫自己請個假,時光放下電話卻見江河慌張跑來翻找一朗的作業,他讓時光趕緊打電話讓一朗回來,因為嚴厲的大老師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時光按剛才的來電打回去卻被告知是洗車行。江河把一朗的作業交給大老師,謊稱一朗在廁所拉肚子,生氣的大老師讓一朗不用來了,這次考試零分。

時光趕到洗車行,遠遠地看到一朗在擦車還挨老闆訓斥,他正要過去卻被褚贏勸住,他說一朗這會肯定不想讓時光看到自己這副模樣。時光忽然想到辦法幫一朗了,他轉身跑了回去。隨後疲憊的一朗回到寢室,他看到桌上有份招聘啟事旁邊還有部新手機,猜到是江河和時光在幫自己心裡感覺很溫暖。他拿起手機撥通招聘電話,電話那端傳來市少年宮白川老師的聲音,一朗說他想應聘圍棋助教的職位。晚上白瀟瀟一直在棋室等一朗,看到他手受傷就拿出藥膏給他,這時時光和江河走進來,看到白瀟瀟離開的身影,他們笑道這是愛情的力量嗎。一朗很感謝他們的幫助,他會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專心下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