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韓德讓意外吻住蕭燕燕,蕭家投向耶律賢


耶律喜隱被蕭胡輦拒絕,轉過頭卻來了一個烏骨里,烏骨里看中了耶律喜隱的英武,耶律喜隱的甜言蜜語張口就來,他對烏骨里施糖衣炮彈,為烏骨里戴上了他剛剛未送得出手的耳環,並邀請烏骨里一同共舞,烏骨里臉上滿是小女兒家的嬌羞之色。

蕭胡輦將玉佩交給了韓德讓,十分意外韓德讓會輔佐耶律賢,韓德讓接過玉佩,稱他是他的選擇。另一邊,國醫肖古前見覲見主上,主上提起肖古之前進貢的香料,他自從停了香料之後便噩夢連連,香料雖然原難採摘,可主上卻要求肖古早日進貢香料。

蕭燕燕前來跟韓德讓比武,韓德讓笑著應下,二人上前比試,過招之間韓德讓不慎吻住了蕭燕燕柔軟的唇瓣,二人四目相對,就連一邊的達凜跟休哥都不可思議。韓德讓連忙向蕭燕燕道歉,蕭燕燕隻眼神略帶嬌羞地跑開。這事被烏骨里知道,烏骨里連忙前來跟蕭燕燕打聽,姐妹二人在房間里小打小鬧,蕭胡輦卻穩重成熟在另一邊跟蕭思溫談話,蕭思溫讓蕭胡輦務必管好兩個妹妹。

耶律賢隨駕捺缽,他得知蕭思溫願意見他,故讓韓德讓從中周旋設謀,好讓耶律賢前來見蕭思溫一面。蕭思溫見到耶律賢,不由得憶起耶律阮,當年先王正如同耶律賢一般野心勃勃,只是他們當年太過年輕,並未察覺到分割之亂。耶律賢此次是前來說服蕭思溫助他一臂之力,他想走先帝之路效仿漢制。看到耶律賢的成熟穩重,蕭思溫決定助耶律賢一臂之力。雖然韓德讓設謀周全,可耶律賢的行蹤還是被太平王罨撒葛知道,太平王率馬隊前往後族營賬,韓德讓先讓蕭胡輦設法攔住太平王,他獨自前來通知耶律賢。

耶律賢跟韓德讓離開后族營賬,太平王率馬隊追去,草原上的蕭燕燕看到韓德讓有麻煩,她放了馬匹助二人分散逃開。之後,蕭燕燕找到了落單的耶律賢,她看著耶律賢這副柔弱模樣,並不識得耶律賢身份的她好心將耶律賢送到了王賬,她有些意外耶律賢住在王賬,耶律賢只稱他是約了朋友在王賬這邊見面,並沒有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韓德讓在后族營賬中找不到耶律賢,他心底里頗有幾分焦急,在得知蕭燕燕將耶律賢送到了王賬后,韓德讓心底大鬆一口氣,也許諾給蕭燕燕一個人情。

太平王四處找著耶律賢的下落,他來到主上賬中,發現了耶律賢已經在賬中陪著主上。太平王有意提起今日耶律賢去見蕭思溫一事,耶律賢加以否認,主上也不想打草驚蛇,只讓太平王不要再提及此事。就在耶律賢走後,主上讓太平王徹查此事,明日他們便啟程回京,若耶律賢有異心,太平王直接處置便可。

耶律喜隱已經籠絡了烏骨里的心,他對烏骨里許下諾言,在無際的草原上親吻住了烏骨里。太平王一直想送蕭胡輦一份禮物,胡輦並不是南人姑娘般喜愛絲綢,只讓太平王先留著這份禮物,來日她想到再向太平王討要。太平王一讓胡輦有空多進宮,太平王的府門一直為胡輦開著,二讓胡輦在這豆蔻年華要好好為自己打算,莫只憂心妹妹無顧自己。與此同時的另一邊,韓德讓跟蕭燕燕同坐在草原上聊天,蕭燕燕提起自己心中所想之事,她只願自己有一天如述律皇后般聰明有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