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蕭燕燕大放光彩,韓德讓拔得頭籌


蕭燕燕回家問起蕭思溫關於祥古山之事,蕭思溫聞言色變,讓蕭燕燕不要胡亂猜測。蕭家二女聽到動靜前來,蕭燕燕還在爭取著參加射柳大賽一事,蕭思溫臉上已有幾分慍氣,烏骨里連忙帶走蕭燕燕。蕭胡輦知道韓德正的到來原因,她問起蕭思溫的打算,一邊是天下蒼生,一邊是太祖系三支爭權奪位,蕭思溫難以抉擇,生怕稍有不慎蕭氏后族會迎來滅頂之災。與天下蒼生相比,蕭氏后族算不得什麼,蕭思溫一番考量后還是讓蕭胡輦找機會歸還玉佩給韓德正,他願意跟玉佩的主人見面。

射柳大賽上,一位位身手矯捷的好男兒都陸續上場,蕭思溫之侄蕭達凜、先帝遼世宗三子耶律只沒、仲父房耶律休哥、李胡家的耶律喜隱、遼穆宗之弟耶律敵烈、磨魯古都進入決賽。而蕭燕燕看到韓德讓不由得臉上一喜,認為韓德讓十分厲害,而烏骨里則一邊為太祖系的達凜吶喊加油,一邊感慨于耶律喜隱的英武。看台上,耶律璟和其弟罨撒葛閑聊,得知耶律賢稱病未來射柳大會,罨撒葛打算之後探望侄兒。而看到射柳決賽榜單上有李胡家的耶律喜隱,耶律璟心生憂慮,罨撒葛卻認為皇叔一家已無爭權之心。

燕雲台第2集劇照

比賽開始,磨魯古卻遲遲不到,蕭燕燕身騎烏雲蓋雪,拿著磨魯古的腰牌進了賽場,與剩下六位男兒相互比拼。比賽熱烈非凡,接二連三都有人落馬退出比賽,就連達凜也落馬退賽,耶律喜隱同樣落馬,只剩下蕭燕燕跟韓德讓爭著頭名。耶律喜隱雖落馬,還是從中動了手腳,他射向蕭燕燕的馬,蕭燕燕險些落馬,幸虧韓德讓扶了蕭燕燕一馬,蕭燕燕雖未落馬,可韓德讓還是先一步拿到了柳枝,成為本場的奪冠者。

蕭燕燕輸了比賽卻不心服口服,韓德讓提醒蕭燕燕趕緊離開,這是欺君之罪,蕭燕燕卻不願意離開。二人被主上召見,韓德讓得主上親自配刀,封為郎君右統帥,而蕭燕燕卻因磨魯古的出現而被當成刺客。蕭思溫連忙上前護住蕭燕燕,蕭家二女也連忙引咎其自責,希望主上能放過蕭燕燕在。主上本是十分忌憚蕭燕燕的欺君犯上,可蕭燕燕卻坦蕩起身,她提起自己一番想為大遼效忠的心,令主上刮目相看,當場賜酒,而主上身邊的罨撒葛卻對蕭胡輦另眼相看,親自上前扶起蕭胡輦。

燕雲台第2集劇照

主上警惕心強,他認為身邊有著無數個想要謀殺他的人。如今太祖系三支都想要將皇位取而代之,主上來到耶律賢府中,耶律賢本是跟韓德正在議事,韓德讓聽到主上的到來連忙躲至一邊,雖然這麼多年耶律賢一直以體弱示人,可主上一直都沒有對耶律賢放鬆警惕,他以送葯之名讓耶律賢好友只沒親手為耶律賢送上毒藥,耶律賢服了毒藥,主上這才放心離開,可韓德讓在暗處不慎掉落一卷書卷,引來了主上的猜疑,幸虧韓德讓的父親韓匡嗣從中周旋,這才讓二人躲過一劫。主上離開后,韓德讓提起只沒是先皇子嗣一事,耶律賢並沒有將只沒的真實身份道出,他認為如今並不是時候,他們如今還需要忍氣吞聲。

捺缽的跳月大會是眾年輕女子最期盼之事,韓德讓身為郎君統領,他奉命巡查各營賬,侍奉主上婢女安只被主上的亂殺人及瘋狂猜疑嚇到,她慌忙跑出外邊,讓另一大王早日救她出來。跳月大會上,耶律喜隱想起自己父親的叮囑,他要拉攏蕭思溫就必須靠近蕭家三女,故他對蕭胡輦施以甜言蜜語,蕭胡輦卻無動於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