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蕭燕燕韓德因馬結緣,韓德讓歸京


統和二十七年,幽州燕雲台,世宗皇帝耶律阮不顧祖制,冊立南人女子甄皇後為后,他向所有人展現了他效仿漢制的決心,卻沒有意識到舊權貴對改革的反對,那場被血色浸染的祭祀禮攪動了所有人的命運。

十八年後,草原上一片富饒,處處充滿著歡聲笑語,一豆蔻年華女子驕傲自信立於草原上,她是北府宰相蕭思溫與燕國長公主的幼女,名為蕭燕燕。她深得家中父母及二位姐姐的寵愛,故性子熱情樂觀,對所有的事情都執著熱情,不輕易放棄。為證明女子未必不如男,她同追求者六院部耶律虎古之子磨魯古較量起來,只見草原上蕭燕燕身輕如燕,她以巧制磨魯古的一身蠻力,將磨魯古重重摔到在地,贏得了眾人的歡呼聲。

燕雲台第1集劇照

遼幽軍兵營,長樂宮使韓匡嗣之子韓德正正在訓練士兵,他濃眉如墨,俊朗非凡,立於場上看著士兵制服新的軍馬。這時,一匹失控的軍馬瘋狂朝著韓德讓奔來,韓德讓身手不凡地馴服這匹軍馬,見這匹軍馬身子烏黑,四蹄呈白色,好似烏雲壓著山下的殘雪,故將這匹馬取名為「烏雲蓋雪」,同軍馬而來的還有一封信,信中人是他上京好友耶律賢,耶律賢希望他能速回上京,韓德讓不由得憶起幼時被磨魯古一行人欺負,還是耶律賢為他出頭,成為他唯一的朋友。

蕭燕燕在街上遇到了韓德讓,她看中了韓德讓的馬,故使了小計謀,不顧韓德讓的勸說,硬生生要以十兩銀子買下這匹烈馬。韓德讓再三提醒蕭燕燕,蕭燕燕自認草原上還沒有她駕馭不了的馬,故毫不猶豫翻身上馬背。馬兒性烈,蕭燕燕壓根就駕馭不了這匹馬,她騎著馬沿途亂沖,硬生生衝到了法場,被人當作劫法場之徒,幸虧韓德讓及時趕到,他護住了蕭燕燕,蕭燕燕也亮出自己的腰牌及身份,從監斬官的手中救下了韓德讓。

二人從法場離開,韓德讓歸還十兩金,不願意賣馬,蕭燕燕執意買下這匹馬,她以自己非凡的判斷力判斷出韓德讓是南邊的守衛軍,他此次是擅自進京。聽完蕭燕燕的話,韓德讓啞然一笑,也將烈馬讓給了蕭燕燕。

燕雲台第1集劇照

草原上,蕭思溫次女蕭烏骨里跟一群名門之女玩猜謎遊戲,賭的就是金釵首飾,可一名女子輸了卻不願意交出金釵,烏骨里上前和那名女子搶成一團,蕭思溫長女蕭胡輦這時前來阻止,她先讓烏骨里歸還金釵,再以蕭府的學識淵博令眾人心服口服,為蕭府贏回臉面。

韓德讓前來見耶律賢,二人闊別多年緊緊相擁在一起,十分珍惜彼此的情意。當年,耶律景兵變奪取了耶律賢父親的皇位,耶律賢這麼多年一直忍辱負重,為的就是復仇這一天,如今韓德讓回來了,有了韓德讓相助,他的大仇也即將得報。為了復仇,射柳大賽奪冠,拿到郎君軍統領,就有機會接受權力中樞。若要奪回王位,耶律賢必須得到后族的支持,他將一塊玉佩拿出,準備在射柳大賽之前先見一個人。

蕭家三姐妹在樹邊祭祀樹,蕭燕燕向姐妹們介紹自己十兩金買來的寶馬,也同樣提起不久后的射柳大賽,有意在大賽上大放光彩。隨後姐妹三人開始綁彩帶祈願,烏骨里自是祈求姻緣美滿,但蕭燕燕最終卻放棄祈禱,她希望女子不依靠別人,她要像述律太后一樣勇敢生活。這次的射柳大賽多人虎視眈眈,耶律李胡府里,皇太叔耶律李胡多次囑咐兒子耶律喜隱要拔得射柳大賽的頭籌,這是他們奪取兵權的重要一步,同時他還有意拉攏蕭思溫,讓蕭思溫在春捺缽期間助他一臂之力。

燕雲台第1集劇照

蕭溫思將信件燒毀,他多次囑咐府中三女在春捺缽期間不得隨意外出,包括射柳大賽也不得參加。之後,韓德讓代耶律賢來見蕭思溫,韓德讓在院中撞見了蕭燕燕,蕭燕燕誤以為韓德讓是來要馬的,她對韓德讓大呼小叫,韓德讓嘴角勾起,將十兩金歸還給了蕭燕燕。韓德前來見蕭思溫,他拿出了耶律賢的那塊玉佩,蕭思溫不由得回憶起當年那場祭祀禮,當年耶律阮執意推行漢制,屋質加以勸說,耶律阮卻一意孤行這才有了祥古山之變。二人談話談至一半,蕭燕燕闖了進來,將韓德讓拉了出來,她願意歸還烈馬,但希望韓德讓能夠讓她等射柳大賽后再歸還。韓德讓見蕭燕燕如此喜愛這匹馬,他嘴角帶笑將烏雲蓋雪讓給了蕭燕燕,並囑咐蕭燕燕要記得他今日是為了討馬而上的蕭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