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辜勇半夜給醫護送外賣 辜勇文靜留在武漢


2019年12月30日,外賣員辜勇和老婆文靜在武漢生活,最近武漢發生不明病毒的事情鬧得人心惶惶,不過現在大多數人並沒有放在心上,辜勇卻在較早時就感受到了危險的到來,當他去藥店幫客戶買口罩、消毒洗手液等物品時卻被告知店里的庫存都已經被搶完了。辜勇跑了十幾公里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賣醫用口罩的藥房,給客戶打去了電話詢問,原來客戶是醫生,買這些是給父母的,還好心囑咐辜勇帶好口罩別去醫院。

於是,辜勇囤了不少藥品和口罩回家,文靜覺得這事兒一定是假的,也沒放在心上。父母都要他們過年回家,當然要花不少錢,辜勇說大不了不回家了,他們平台在過年期間有鼓勵,能多掙不少錢呢。

2020年1月中旬,所有人都在準備過年,辜勇留了個心眼,跑醫院的單子一個都沒接。文靜晚上兼職做直播賣貨,辜勇突然看到了一條新聞連忙叫她來看。新聞上播著病毒會人傳人的新聞,文靜有些慌了,忙給辜勇測了體溫。1月21日早,辜勇拿起一包口罩開始工作,就是這幾天開始,滿城戴上了口罩,病人毫無徵兆地突然冒了出來。辜勇本不打算接醫院的單子,但是看到高額配送費,辜勇還是戴上護目鏡接了。醫院里人滿為患,大家都求著護士,不是要口罩就是在求治病。辜勇看到醫院一位大姐用衣服圍在臉上勉強做口罩,想了很久還是折身回去送了她一個身上的口罩。心神不寧地回到家后,辜勇把全身上下都噴了消毒水,緊接著又看到同學群里的消息,武漢要在明早十點封城了。文靜一聽連忙收拾東西要回老家,埋怨他不早些回去。

在一起第3集劇照

凌晨,武漢的出城高速因這條消息嚴重擁堵,辜勇和文靜也在其中,他們都抱著同一個心態,離開這裡。辜勇囑咐文靜回家后隔離十四天,別和爸媽住一起,後備箱里的用品應該能挺到年後。辜勇毅然下了車要回家,文靜無奈的開車追了回來,儘管嘴上都是埋怨,但還是選擇和他在一起。

除夕夜。文靜和辜勇和父母互相道了平安,老郝突然打電話來說接到了北京一位好心人捐贈,大半夜起來做了五十份飯想給醫護人員送過去,結果下了單一個多小時都沒人接,所以想讓辜勇幫忙。文靜頓時急了,拿起手機就把老郝罵了一頓,畢竟誰都不願意去冒險。可一轉頭,辜勇已經穿好了衣服要去送外賣,說自己開車去保證不下車文靜才勉強答應。

在一起第3集劇照

辜勇去老郝那裡拿了外賣,老郝真心佩服他,還說開業后要免他一個月飯錢。醫護人員叫辜勇把外賣放到那裡別上前,這樣對他也安全。淚眼汪汪地結果外賣,辜勇的一句「你們是武漢的防洪大壩」又讓醫護人員濕了眼睛。離開時,有為剛下班的醫護人員平小安等不到車,辜勇便好心的要送她回去,平小安很驚訝,沒想到現在這種情況還有人不嫌棄他們。平小安剛要上車,師父衝過來勸她回去,平小安哭著說她害怕,受不了自己的病人死在病床上,更受不了自己的同事都被感染。師父有些失望地讓她走了,如果因為怕就選擇逃跑,那她們一開始就沒有資格穿這身衣服。平小安哽咽地上了車,卻又不說去哪兒,辜勇說自己還要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平小安一氣之下下了車,咆哮著說她也是個人,難道就不能害怕嗎!她拼盡全力去救助病人,可誰來保護她們,是爛掉的口罩還是穿在身上的垃圾袋啊!平小安在空無一人的馬路上哭了很久,她父母年紀已經很大了還在等她回家過年,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這些天她經歷了什麼根本無人體會,看著前一天還好好的同事轉眼就病倒了,誰的心能不崩潰!平小安強制付了辜勇車費,倔強的轉身離開。

在一起第3集劇照

辜勇打算去小帥那裡住,那裡沒人不受影響,文靜也會更安全些。文靜鬧起了脾氣,一句話都不肯說,辜勇安慰了她幾句便走了。離開時,樓上傳來了文靜的聲音,叫他逞完能平平安安地滾回來。半夜熟睡的辜勇突然被小帥叫醒,他硬是騎車趕回來的,說覺得武漢需要他。一月底,大家買不到的東西越來越多,口罩和藥品更是奢求。辜勇來到一棟居民樓,有人正在那裡消毒,辜勇明白這裡多半有人被感染了,連忙又戴了層口罩和防護鏡。開門的是一個小女孩兒,說奶奶死了,藥用不上了,讓他給其他需要的人用。辜勇很擔心這個小女孩兒,她爸爸被確診了,奶奶也死了,家裡只剩下她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