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譚松林被感染 張漢清堅守崗位


許奶奶依舊守在醫院等兒子江浩,還幫忙照顧醫院的綠植,柳小可給奶奶送來了水果。張漢清很擔心,這病毒專克老人,萬一染上病毒該怎麼辦。柳小可有些委屈,不敢喝水不敢上廁所每天累死累活的還沒人待見她們,可抱怨過後還是照舊消毒去幹活了,因為她知道自己必須堅持下去。去世的病人家屬都不願意簽解剖協議,這也是人之常情。毛真真躺在病床上鬧情緒,陸曼琪則耐心的在旁邊安慰,陪伴在病人身邊。所有護士的精力和體力都到了極限,越勞累感染的幾率就更大,還有很多新的病人等著入院,情勢危急。好在這時傳來了好次奧西,市委來電話,所有確診病人一分錢不收,交了錢的全額退款。

在一起第2集劇照

譚松林和柳小可在車裡叫了外賣,柳小可還沒吃幾口就接到電話說病人出事了。江浩因為病情惡化情緒崩潰,柳小可連忙拿出許奶奶在外面照顧綠植的視頻,她從江浩入院那一刻開始就沒離開過醫院,還告訴他們國家免費治療,江浩頓時看到了希望。毛真真突發急症,許奶奶不聽勸地一直睡在醫院的躺椅上。說要請婚假的大夫又回來了,他們夫妻都是醫護人員,自知有義務留下來。

譚松林的大學同學來支援,張漢清說起跟他們劉院長也是同學,同學猶豫的告訴他,說劉院長在前天晚上確診了。毛真真哭著和長安打電話,劉院長也躺在病床上和張漢清打視頻,他們一起見識過埃博拉、非典,二人還約好康復后一起喝酒。張漢清給老婆劉芸打了視頻,片刻后還是掛斷了。柳小可和譚松林在車裡和兒子陽陽打視頻,說爸爸媽媽是去打怪獸了,場面溫馨。柳小可臉上還有護目鏡留下來的印子,說起許奶奶,二人都很心疼,她在醫院躺椅上已經睡了二十多天了,每次看到她都感覺時間在流逝。柳小可沒等譚松林把話說完就睡著了,二人都疲憊不堪。

在一起第2集劇照
連續20天譚院長睡在車上,隨時待命

毛真真轉變了心態,在病床上畫了很多在醫院看到的情景,陸曼琪告訴她她的兩次核酸檢測都是陰性,已經可以出院了,毛真真開心的差點從床上蹦起來。離開醫院,毛真真果然看見了男友長安,原來他為了離毛真真近一點來保安科做志願者已經兩三天了。開完會後,張漢清和譚松林出去吃面,吃著熱乾麵感嘆吃一次少一次,等他身體逐漸沒了知覺縮成一個小球時,就指望著譚松林推他出來走走了。譚松林有些咳嗽,張漢清叫他回去檢查一下,非常時期不要大意。很快張漢清就接到了電話,譚松林的核酸檢測是陽性,張漢清連忙讓所有密切接觸者隔離並且做核酸檢測,包括他和陸曼琪。

柳小可穿著防護服來看譚松林,譚松林反覆叮囑她要記住自己說的那句話。柳小可走後,譚松林告訴陸曼琪,如果他這次挺不過去,他同意遺體進行醫學解剖。柳小可癱坐在地上,眼淚奪眶而出。江浩病情惡化突然去世,許奶奶得知這個消息很平靜,嘴裡念叨著沒受罪就好,說要把江浩的遺體捐獻,就當多救幾個人。喪失兒子的許奶奶起身朝陸曼琪和柳小可鞠躬,二人看著她蒼老離開的的背影抱在一起痛哭。

在一起第2集劇照

譚松林和被感染的醫護人員以及十多名重症感染患者都簽了遺體捐獻協議,這時又傳來了一個不幸的消息,五十三歲的劉院長因被感染搶救無效去世。張漢清帶著悲痛繼續前行,並且鼓勵醫護人員道,作為醫護者,他們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鬆懈,人生下來都是要死的,所謂生命就是走向死亡的倒計時,正因為這樣每一分鐘的生命都是寶貴的,他們這些人的使命就是把這一分鐘一分鐘搶回來。人類不能讓時間暫停,但人類可以創造拐點。

為防護新型冠狀病毒,武漢封城,這個春節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都是難熬的的,除夕之夜,柳小可和譚松林不約而同的看著兒子的照片哭,陸曼琪和兒子打著視頻電話,享受著難得的時光。毛真真叫外賣給長安送了愛心口罩,每一個人都牽掛著彼此最愛的人。

兩個月后,疫情逐漸平穩,在救治過程中不幸被感染的譚松林和劉芸紛紛痊愈,劉芸趕來看望張漢清,摘下口罩那一刻滿眼都是動容。他們終於迎來了疫情的拐點,生命的拐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