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集:凌家眾人齊上陣,鹿方寧「被迫」進浴室偷看凌睿


凌睿正緩緩湊近鹿方寧,可鼻腔卻湧出一股熱流,看著流鼻血的凌睿,鹿方寧隱隱感嘆到自己準備的湯竟然這樣上頭,聽到此話的凌睿這才明白鹿方寧的意圖,正是為了與自己有結晶。準備與鹿方寧正經商談,聽到鹿方寧說道願意生養孩子,並且不需要凌睿負責。聽著鹿方寧冷血又缺乏考慮的計劃。凌睿這才發現自己成了鹿方寧的「工具人」,性格不合且觀念不合的兩人展開了爭吵,凌睿甩下一句拒絕後,便匆匆離開了鹿家。回到自己的家中。

凌母自從看著凌睿半夜回家的時候便心生疑問,誰知一大早,凌睿竟然埋頭做起家務,一絲不苟且一言不發。眾人疑惑,紛紛上前詢問起凌睿關於個中緣由。此時,鹿方寧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來到凌家,笑臉相迎。鹿方寧並不打無準備之戰。打開禮盒,全部都是準備好的嬰兒用品,鹿方寧用動作以及言語刺激著凌母,想要借父母的壓力逼迫凌睿從了自己,可凌睿也心生計謀,用言語勸說自己的母親。實在搞不懂情形的凌母不準備參加這場混戰,在凌家百戰百輸的鹿方寧無計可施,看著凌睿得意的笑容,鹿方寧還是準備從凌母繼續深挖。

來到凌母房間,鹿方寧與凌母偷偷交流起來,凌母的內心實際十分想要一個孫輩,可此時鹿方寧卻告訴自己,不「靠譜」的正是凌睿一方。聽在耳里、擔憂在心裡的凌母迅速為凌睿泡起「自強」的藥方。礙於母親壓力,凌睿也只好一飲而盡。

凌睿來到浴室洗澡,眾人迅速給鹿方寧打起暗號,幫鹿方寧布置場景,製造氣氛,凌母親自將鹿方寧送進浴室。看著浴簾後面若隱若現赤裸的身影,凌睿此時一把便拉開了帘子。鹿方寧緊張地往下看,誰知凌睿早有準備,穿上了一切護身的衣服…

凌睿與鹿方寧坐在房間中,凌睿仍然在頑強抵抗。鹿方寧想要拿合約來說事,卻無奈一切有利於自己的條款已經被凌睿改變。鐵娘子也有撞鐵板的一天,鹿方寧此時也無可奈何。

蔡思雨對自己準備提交給鹿亦堯的方案信心百倍。可展會準備的瑣事導致所有員工必須留下來布置展會。看著鹿亦堯身先士卒,脫下西裝親歷親為的模樣。蔡思雨心動不已。在工作中,蔡思雨發現了產品標籤的錯誤。為了防止錯誤繼續,蔡思雨只得一人將標籤全部換下。原以為一切只是自己的默默付出,但其實一切都被鹿亦堯看在眼中,在最後的集合中,鹿亦堯也即刻提到這件事,聽到鹿亦堯的話語,蔡思雨不禁滋生好感。拿著餐食遞給鹿亦堯,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那樣恰巧、那樣頗具偶像劇氣氛,蔡思雨不禁在心裡暗自感嘆兩人奇妙又老套的緣分,也正是此時,一顆吊燈鬆動墜落,鹿亦堯眼疾手快將蔡思雨一把拉開,躲過一劫。蔡思雨倒在鹿亦堯的懷裡,英雄救美的情節雖然老套卻百試百靈,蔡思雨嬌羞地拋開,可鹿亦堯卻看著頭頂上的吊燈組,仔細思考著。

布置到了尾聲,鹿方寧突然出現提出要檢查,眾人來到沙發前,提出讓負責人李總坐在沙發上。李總雖然保持臉上笑容,但頭頂上晃悠悠的吊燈卻暗示著危險。原來是吊燈被人刻意做了手腳。李總雖然明白一切都是自食其果,但是看著詭計被拆穿,李總惱羞成怒,迅速離開。

鹿方寧與鹿亦堯閑聊著,看著一旁路過的蔡思雨,鹿方寧突然心生一計,一把拉走蔡思雨,匆匆與鹿亦堯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