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集:凌睿與鹿方寧開始「造人」嘗試


鹿亦堯看著自己濕漉漉的西服,也不想再多言,只是冷靜地給林奇加大了工作量,便沉默地離開。暗自苦惱于自己的厄運,鹿亦堯與蔡思雨都不禁苦惱起來。

凌睿向同事楊醫師問起新婚夫婦應有的模樣,兩人的話語惹得凌睿不禁思考起來。自己始種要做出一些改變,於是凌睿便主動來到了鹿鳴公司。看著鹿方寧一絲不苟檢查著商場中的傢具擺放以及產品性能等等,凌睿凝視著鹿方寧認真的模樣,不禁思索起來。

等鹿方寧工作結束,已經天色已晚,等找到凌睿,鹿方寧與凌睿正準備離開,鹿方宇作為僚機,便迅速將一切電源關閉,存心為兩人製造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帶著凌睿來到自己創辦的傢具世界,兩人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下,兩人玩起遊戲,順便互相問起問題增進感情。鹿方寧問起凌睿關於唐蘋的想法,凌睿卻只是說到無感,等兩人的遊戲繼續,問題越來越深刻。被問到結婚目的,鹿方寧直白地說道想要與凌睿有更深入的了解,凌睿聽著便紅了耳根。

遊戲結束,兩人坐在沙發上一齊看著視頻,就如同居家小情侶一般。疲憊襲來,鹿方寧打起瞌睡,倒在凌睿的肩頭,在鹿方寧打造的舒適傢具世界中,兩人在沉默中感受到情愫暗生,幸福感襲來。

兩人一覺睡到天亮,凌睿看著員工走近,故意裝睡,讓員工看清兩人親密的模樣。凌睿甚至提出讓鹿方寧與自己來到醫院一齊吃早飯。此時的凌睿在心底已經下定決心,為鹿方寧在醫院定下一個名分。眾人看到鹿方寧的出現果然議論紛紛,在凌睿的肯定下,鹿方寧在心裡暗爽。凌睿解釋道自己當初摘下婚戒不過是為了手術方便,自己低調的性格同樣導致鹿方寧的身份被隱瞞,但今時不同往日,此時的凌睿已經放下一切芥蒂,大大方方地牽著鹿方寧的手,在醫院中和同事介紹著鹿方寧。在眾人的祝福下,兩人這才有了蜜月期的喜悅感受。

告別了凌睿,鹿方寧來到唐董的病房,看望生病的長輩。可這時出現的唐蘋卻氣不打一處來,急忙拉出鹿方寧,此時的鹿方寧看著氣急敗壞的唐蘋,還特意現出自己與凌睿的結婚戒指,果然又惹來一陣哀嚎…

蔡思雨被林奇指揮著去西餐廳排隊,等下樓,蔡思雨便瞄到了一旁的鹿亦堯,為了不再讓水的魔咒發生,蔡思雨像是魔怔了一般撲向鹿亦堯,想要防止其被水淋到。鹿亦堯看著蔡思雨鬼鬼祟祟的模樣,感覺奇怪不已,想著還是保持距離為妙,鹿亦堯專門與蔡思雨保持距離。可蔡思雨卻對眼前這神秘帥氣又多金的鹿亦堯產生了興趣。

唐蘋來到凌睿的辦公室,故意想要湊近更加親近凌睿,同事捲毛幫助凌睿躲避這爛桃花,還順便支走了凌睿、逃離地獄。看著自己的詭計紛紛失敗,唐蘋氣得憤怒離開,可捲毛拿起錦旗,仔細閱讀起來,覺得眼前這唐蘋頗有意思。

鹿方寧想到用廚藝來鎖住凌睿的心。喝了鹿方寧專門準備的湯,凌睿還頗為滿意。可等到鹿方寧叫凌睿來到浴室為自己送毛巾來時,凌睿卻仍是刀槍不入,用桿子吊著毛巾送進浴室。凌睿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燥熱從心底竄上腦袋。看著桌上空空如也的湯碗,鹿方寧知道自己的計謀奏效,迅速開始了「誘惑」階段,不光是言語上的刺激,加上身體接觸以及眼神暗示,凌睿終於忍受不住,一把將鹿方寧抱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