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蔡思雨與鹿亦堯冤家路窄


凌睿擲地有聲的話語讓鹿亦堯捏緊了拳頭,拿著熱好的牛奶走進房間,回想起鹿亦堯提到鹿方寧心中不為人知的故事,凌睿盯著鹿方寧的睡顏,久久無聲。

蔡思雨在電腦面前苦惱不已,原來,得到鹿方寧獨家允許進入婚禮現場作報道的蔡思雨在無意中錄下了鹿方寧與凌睿提到兩人合約婚姻的事情。不敢相信現實、不敢寫下事實,可另一邊卻又要面對著來自老闆的壓力,蔡思雨這可是想破了頭。

第二天,睡醒的鹿方寧糾結著自己的計劃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準備利用每分每秒再次出擊的鹿方寧解開了自己的拉鏈,向凌睿求助。可誰知凌睿這時卻碰上了醫院最繁忙的時候,表示自己一周都要加班,晚上不能夠回來睡覺。噩耗來襲,鹿方寧生子計劃遇上了前所未有的阻礙。

等來到公司巡查,蔡思雨追上了鹿方寧的背影,正準備趁著人群矇混過關,蔡思雨卻不小心抓住了鹿亦堯的衣領,兩人摔倒在地,蔡思雨甚至不小心吻上了鹿亦堯的耳垂。急忙逃開的蔡思雨意外地落下了自己的錄音筆。等想起這件事時,蔡思雨似乎很難再走進這大公司…

鹿亦堯與鹿方寧站在電梯中,鹿亦堯拿起手上的錄音筆,點開了播放鍵,聽到自己的聲音出現,鹿方寧警惕性十足地躲過錄音筆,向鹿亦堯解釋到自己與蔡思雨相識,準備將此物歸還。可實際上,鹿方寧迅速撥打了蔡思雨的電話。兩人坐在咖啡廳中,談判的氣勢再次出現,鹿方寧說道自己已經將所有錄音文件銷毀,可眼前的蔡思雨仍是一個麻煩。本想要好好勒索鹿方寧一番,可卻被鹿方寧提出的打工方案打動,看著眼前鹿方寧一副霸道總裁、說一不二的氣勢,蔡思雨迅速棄暗投明,選擇轉戰鹿鳴集團。

同事看著凌睿脫下婚戒,問起這神秘妻子的身份,可凌睿卻一臉沉默,說到自己對象的情況特殊,百般隱瞞。

唐蘋蘋在家十分不安分,唐董看著自己女兒即將又要發作,唐董說到自己醫院檢查結果出現問題。這時候,任性無比的唐蘋蘋才安頓下來,跑去醫院尋到凌睿,哀求凌睿儘快為自己的父親做手術。得到凌睿的口頭保證,唐蘋蘋這才放心離去,懷著滿滿的崇拜之情。

在鹿家的餐桌上,鹿文賓問到凌睿的取向,鹿方寧只能解釋道凌睿忙於工作,可碰巧此時凌睿又趕到了現場。本該是甜蜜夫婦的人設卻被兩人口供不一致的真相給打破,本來打算多說幾句的鹿文賓也一下沉默起來,鹿方寧也暗自惱怒,看著凌睿離去。

唐蘋蘋買來了一堆禮品,說是要犒勞醫院的工作人員,但實際還是心心念念那一位,一旁的同事早已認識唐蘋蘋幾次多番出現的身影,還特意幫凌睿留下了唐蘋蘋準備的心形麵包…

鹿方寧糾結于凌睿遲遲不回家,鹿方宇在一旁吹起風,提出讓鹿方寧主動出擊來搶回凌睿的方法。雖然嘴上拒絕,但鹿方寧還是認真裝扮,準備將凌睿接回家。可到了醫院,鹿方寧卻見到了唐蘋蘋,兩人在爭吵之下,唐蘋蘋故意刺激著鹿方寧,說到凌睿隱藏婚戒不過是為了日後更好分別。本該鎮定的鹿方寧還是被這三言兩語給刺激到,來到辦公室,看到了桌上的新型蛋糕,轉身望見凌睿走來,手指上果然空空如也,幾天以來受盡冷漠對待的鹿方寧一下便爆發,義正言辭指責起凌睿,隨後便揚長而去。凌睿在鹿方寧咄咄逼人的詞藻下也不禁懷疑自己的「避險」計劃是否過於僵硬。

第一天工作的蔡思雨又再次踢到鐵板,一杯咖啡把鹿亦堯從頭澆到腳,鹿亦堯很是無語,多虧路過的鹿方寧打了個圓場,可蔡思雨又無奈地失去了一個月的獎金。新人村出身的蔡思雨來到策劃部,林奇作為組長,忍不住對蔡思雨開始思想教育。順便給蔡思雨普及鹿亦堯的身世,包括鹿亦堯的身世以及那個突然分手的未婚妻。誰知道此時,鹿亦堯悄悄來到蔡思雨的背後,緊盯著滔滔不絕的林奇。林奇自知理虧,迅速閉上嘴,可是蔡思雨聽到興頭上,忍不住再逼問,卻聽到鹿亦堯的聲音從背後想起,一時情急,蔡思雨一轉身,便再一次給鹿亦堯潑了一身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