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集:凌睿與鹿亦堯暗中較量,互相嗆聲


鹿方寧望著凌睿貼心的為自己揉著腳踝,不禁在腦子裡想入非非。等回過神來,自己便開始實施小姑姑雅之送來的「新婚指南」的建議,決定以酒精為開局方式。等拿出酒盃,凌睿卻不中鹿方寧的圈套,以自己為誘餌,凌睿不忍鹿方寧胃病未痊愈卻仍狂喝酒,於是凌睿便奪過鹿方寧的酒盃。酒過三巡,凌睿醉的不省人事,嘴裡念念有詞那些醫科術語。糾結于最基礎的道德倫理,鹿方寧最後還是放過了凌睿的衣服扣子…

一大早醒來,凌睿便衣冠楚楚地躺在床上,兩人的新婚生活也正式開始。一出門,兩人便十指相扣,鹿方寧的笑容還未持續多久,便看到了自己的叔叔鹿亦堯,凌睿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老婆跑向一個年輕英俊男子的懷中。望見鹿亦堯與鹿方寧親切的動作,凌睿的心中充滿了疑惑與不滿。聽著鹿方寧介紹著鹿亦堯的身世,鹿亦堯是領養而來,與鹿方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聽著鹿方寧滿心歡喜的語氣,凌睿不禁醋意橫生。堅持向鹿方寧提出自己為兩人的新婚假象而著想的人設:恩愛夫妻。

鹿方寧的後母、鹿方宇的生母楊宜走進鹿方宇的房間,即使鹿方宇一心向著芭蕾,楊宜仍是幻想著讓自己的兒子鹿方宇從鹿方寧的手中接過公司,千方百計地思索著。

一家人來到了飯桌前,鹿亦堯與凌睿坐在鹿方寧的兩旁,可此時的鹿方寧只顧著與剛回來的鹿亦堯聊天。此時的楊宜鼓勵凌睿與鹿方寧早些準備生孩子的事情。鹿方寧見招拆招,接過話頭,鹿亦堯看著凌睿與鹿方寧之間的親密互動,心裡不禁感覺堵得慌,兩個見面不過幾個小時的男人正暗自較勁。

來到海邊,鹿方寧與凌睿正交談到兩人的計劃,鹿亦堯提出敘舊,插進鹿方寧的身邊,凌睿說是讓出機會給兩人敘舊,但看著兩人走近的身影,凌睿化身為巨大醋罈,迅速打開了噴水裝置,讓兩人遭遇一場急雨,凌睿也趁機出現,將鹿方寧接到懷中,鹿亦堯見到凌睿暗自認真的模樣,便不準備再糾纏,簡單道別後便低頭離開。

夜晚來到,鹿方寧點起香薰,噴起香水,為了勾引凌睿到床鋪上,鹿方寧可謂是想盡了辦法。可凌睿硬是油鹽不進,抱著枕頭被褥打起地鋪,無論鹿方寧怎樣瞎鬧,凌睿都無動於衷。想到了那本寶貴的婚後幸福指南,鹿方寧準備主動出擊,一個翻身便滾到了地鋪上,可誰知棋高一著,凌睿迅速將鹿方寧「五花大綁」,用硬招讓她冷靜。

走出房間,凌睿遇見了鹿亦堯,兩個男人又激起暗戰,鹿亦堯自顧自地聊起從小對鹿方寧的印象,看似自強但實際脆弱的鹿方寧是鹿亦堯再清楚不過的性格,雖然不太清楚凌睿與鹿方寧之間到底存在著怎樣的隱情。鹿亦堯堅持向凌睿警告著不要傷害鹿方寧,聽著鹿亦堯頗具敵意的發言,凌睿同時也不甘示弱,語氣堅定無比,說道自己絕對不會成為傷害鹿方寧的那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