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突現不明傳染病 張漢清帶病上前線


武漢。江漢醫院傳染病科醫生陸曼琪正在看兒子的擊劍比賽,突然接到院長譚松林打來的電話叫她趕緊回來,出大事了,老院長張漢清同時也接到了電話。疾控中心說要轉來兩個患有不知名病毒的病人,需要馬上治療。張漢清趕到醫院讓人把急診停掉,安排了不少防護措施,面對不知名病毒眾人都很緊張。這幾位病人都有乏力、乾咳的現象,張漢清決定自己先出措施,尋找病毒源,遏制傳染病就是和時間賽跑,他們耽誤不得。病人病情惡化很快,張漢清讓譚松林立刻給病人做肺泡灌洗,面對師父的話譚松林有些擔心,畢竟肺泡灌洗有一定創傷,病人和家屬都未必會同意。

在一起第1集劇照

張漢清在沙發上小睡了一會兒突然接到老朋友劉院長電話,說有幾例不明原因肺炎要轉去他們醫院。病人毛真真嚷嚷著不去那個傳染病醫院,她後天還要去北京參加面試!病毒爆發似的傳開了,陸曼琪在配合疾控中心調查病毒源中發現這些病人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的次數有十八次,這重合率太高了。陸曼琪問張漢清和譚松林這究竟是什麼病,張漢清斷言道這是烈性傳染病,即便疾控中心還沒有下定論。婦幼保健醫院又要轉來三個病人,ICU都要滿了,張漢清停止了全部門診、急診的掛號。可問題是他們現在人員和儀器都不夠用,陸曼琪有些怨氣地說道她們傳染科的人根本沒有做任何防護措施,張漢清連忙叫譚松林去簽字,做好防護措施。

這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衛健委下派了緊急任務,讓他們儘快找出診治方案。譚松林表示以他們醫院的配置恐怕很難做到,儘管江漢醫院是傳染病醫院,但是他們也只能收治少量輕症患者,這一次的病情真的太猛了。疾控中心鼓勵他們一起打一場殲滅戰,張漢清只能要了不少儀器設備和防護用品,對方一口答應了,譚松林攔都攔不住。到處瀰漫著消毒水的氣味,氛圍顯得越發緊張起來。

張漢清患有漸凍症,卻不肯讓別人看見自己的病發作,柳小可路過恰好看到張漢清步履蹣跚地爬樓梯這一幕,內心動容。一位八十三歲的老人家許奶奶問他們自己兒子的病情怎麼樣了,她還等著兒子回去置辦年貨呢,張漢清叫人給許奶奶拿個口罩來。毛真真在病床上發脾氣,覺得自己的一切都要在這裡結束了,柳小可連忙趕來安慰。陸曼琪和譚松林說張漢清已經住好幾天辦公室了,腿也明顯不利索了。救治過一位病人後,張漢清摸著自己的腿有些顫抖,卻還是朝著譚松林和陸曼琪等人揮揮手讓他們去救治病人。劉院長打電話來和張漢清討論疫情,還說備了一批監護器和呼吸機,派人給他送過去。

在一起第1集劇照

柳小可讓譚松林好好勸勸張漢清,他根本不適合高強度工作,可譚松林很了解他,他要是肯聽勸哪裡會得漸凍症。譚松林突然拐了個彎說要去轉轉,他們從結婚那天就說要去郊遊,無奈工作太忙到現在都沒實現,從今天開始,車就是他們的二人世界了。毛真真在醫院給男朋友長安打視頻電話,病毒這件事太過可怕,她開始後悔自己沒做過的事情,開始害怕死亡。譚松林和柳小可靜靜地坐在河邊,翻看著兒子陽陽的照片。

ICU護士小艾疑似感染,很多工作人員都鬧著要辭職,病人更是扎堆地往醫院跑,人群中一位病人倒下,人心惶惶。小艾確診了,儘管醫生護士已經超負荷了,張漢清還是果斷准了一位醫生的婚假,自己轉身投入了工作中。看著老婆劉芸發來充滿關心的微信,張漢清嘆了口氣。醫院已經申請了救援,譚松林鼓勵大家不要退縮,站在戰場第一線的只能是他們,他們是醫生,也是戰士,要不惜一切代價地搶救生命,面對這場戰爭,他們守土有責。女醫護人員為了方便紛紛剪了短髮,奔赴戰場。

在一起第1集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