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貼身扇子贈與心上人


安王也查到胡銘的存在,命文刑繼續查探。另一邊逃出京城的徐晉傅容已來到徐家村,村內有大片馬蹄印,在他們來之前應該有許多人來抓胡銘了。眼下先找農戶打聽情況,普通人家見他們這身裝束輕易不會開門,於是傅容在他唇角抹上血跡,推開一扇門,徐晉嘴角流血一副虛弱的樣子,說是帶著自己的妹妹經鷓鴣山被劫匪胖揍一頓。老婦人看著可憐便請他們進來,粗茶淡飯聊表心意。

被問起姓名兩人都支支吾吾,老婦人一眼就看出,這分明就是私奔出來的小兩口。於是二人只得將這個故事演下去,說的有鼻子有眼的,相公娘子叫的歡快,被家裡人拋棄所以來投奔表舅,順勢引出胡銘,這才得知胡銘傢具體住所。說著就要即刻動身,卻被老婦人挽留下,天色已晚,她為二人準備一床被子先安寢再說。

安王得知胡銘消失,瞬間就想到此事該是徐茂所為,他要殺人滅口。金翊衛也到了胡家村,他命文刑再派一隊自己人去,救下傅容,至於徐晉就不必管死活了。

老婦人只給一床被子可不太行,於是深夜徐晉傅容坐在床上乾瞪眼,誰都不睡。傅容忽然發現徐晉袖口上有女子衣服上的抽絲,看來他很在意這個呀。徐晉慢慢逼近他,一連問了三遍,距離無限貼近,傅容被擁的縮在一起,徐晉忽然吐氣吹滅了她身後的燈。外面有人,要立刻離開,傅容急忙掏出簪子留下感謝老婦人的招待,隨著徐晉離開。

暗處有箭矢飛來,為護傅容徐晉臂膀受傷,鮮血瞬間溢出,但他顧不得這些,白扇掏出擋下幾箭拉著傅容往偏僻山林跑去。身後一直有許多蒙面黑衣人提刀追命,跑了許久他們藏匿在草叢中悻悻躲過一劫,出來頭髮上沾著稻草滑稽又狼狽。徐晉發現這些黑衣人會躲著也來抓人的金翊衛,不敢明面上出現,所以現在回胡家反而是最安全的,說著便來到胡家。

胡家只有胡銘母親,她為徐晉處理傷口技藝嫻熟,兒子胡銘當仵作自然不會差。徐晉直言身份,請求胡銘母親告知胡銘下落,正好提刑司來人要抓胡銘母親,來者被徐晉一擊斃命后她趕忙告知胡銘就在山腳下道觀。

一入山林黑衣人便窮追不捨,追至一片湖實在無退路,二人跳湖逃離,被沖至岸邊,此時正值黑夜,湖邊水草豐盈,引來不少螢火蟲停留駐足,在夜空中盈盈繞繞,仿佛天上星河掉落人間。徐晉將白扇遞給傅容,這是他的貼身武器,還請傅容收下,今生今世扇子只此一把,心只此一顆,都交予傅容保管。

傅容收下扇子,提點他不許送別的女孩子一樣的東西。四周忽然圍上黑衣人,迫於形勢束手就擒為上策,徐晉就要妥協。郭銳帶著金翊衛將士殺退敵人,但救徐晉歸救,徐晉暫時還不能被抓回去,平日里他待各位將士仁義,此時眾將士相信他為人,願意放他離去,約定明日恆京見。讓郭銳派人保護胡銘母親,他與傅容速速去了道觀。

傅府沿牆上吳白起沖桌前的傅宣丟紙條,傅宣看完后將紙條燒掉,回房休息。吳白起有些失望,傅宣果然不會輕易信他。

來到道觀,堂前禮拜的人身影有些眼熟,正是那日為柳如意初驗屍的仵作胡銘。要他幫忙也不難,言明母親被抓一事,胡銘決定與他一道回去解決這件事情。幾人策馬回京,傅容本是要暫避的,但眼見徐晉一人進宮面見皇帝,她趕在城門關的一剎那與他一道進城。傅宣早在城內等她,吳白起也在,姐姐怎麼會知道她在這兒?其實那晚吳白起的紙條上寫的就是請她明日來東城門,傅宣信他便來了。

傅容還是回提刑司,安王聽見了直罵徐晉廢物,有能力保傅容回來,卻還讓他在提刑司受苦。轉眼安王又在皇宮裡與皇帝下棋,下面跪著挨杖責的徐晉,棍棒打的悶聲作響下棋也沒了心思。皇帝這才願意正眼看徐晉,傅容未殺人也沒有越獄,徐晉請求皇帝三堂會審查明真相。

提刑司公堂,皇帝坐在堂后聽審,丁鵬還是一口咬定傅容殺人越獄,有蔣仵作殃文為證,但徐晉當堂與丁鵬辯駁,他手中有胡銘的殃文,鐵證如山再加上常理推斷,丁鵬陷害傅容之事坐實。皇帝罰了丁鵬,降為一般捕快,又張貼榜文還傅容清白,但柳如意之死幕後真兇亦未揪出,還需繼續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