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集:陳瓦兒失蹤,李牆發瘋找陳瓦兒


李牆準備將孤本變賣,對方鑒定出這本書的價值連城,他不願意在收這本收。李牆坦言,就算今天對方不收他也會到其他家賣掉這本書,與其讓這本書流落市場,倒不如先放在懂書之中手中,待來日他有錢了,必定會以十倍百倍的價錢買回書。

吳西躍為陳瓦兒租了一大房子,陳瓦兒心底里十分意外感動,她知道這麼大的房子租金不便宜,她住不起。吳西躍卻讓陳瓦兒坦然接受,自打十幾年前他見陳瓦兒的第一面起就被瓦兒吸引,瓦兒身上背負太多了,他想要幫助瓦兒。

李牆賣了孤本,他回到家找瓦兒,卻發現瓦兒搬走了。周大爺周大媽堅決不肯透露瓦兒的行蹤,李牆心底生氣將一腔怒火發泄出來,周大媽跟周大爺自打吳西躍出現后就一直看不起他,他將十萬塊錢砸到桌上,讓二人將瓦兒找回來。李牆說的話難聽至極,金大爺也出來斥責李牆,他十分意外李牆身上有那麼錢,在得知李牆將《納蘭詞》賣了十萬塊錢之後,金大爺氣極給了李牆一巴掌,院子里的人連忙勸架。

李牆到飯館等陳瓦兒,陳瓦兒卻將飯館交給了李大勝打理。李牆四處找不到陳瓦兒,就連夏天都沒有去學校了。陳瓦兒徹底消失在李牆的生活中,吳西凱一行人則計劃著婚禮,他們如今都轉變了立場,認為陳瓦兒跟吳西躍在一起十分合適,反倒是對從小一起長大的李牆避之不及。

吳西躍對陳瓦兒十分柔情,他想要讓陳瓦兒跟他回家見父母,陳瓦兒才剛結束婚姻不久,她在婚姻這個問題上十分小心謹慎,沒有辦法立馬接受吳西躍。吳西躍知道陳瓦兒心底里的顧慮,他牽著陳瓦兒的手,決定等待陳瓦兒,陳瓦兒與吳西躍四目相對,只慌忙抽出自己的手,從吳西躍面前跑開。

李牆來找吳西凱,查起吳西凱跟陳瓦兒的信息。吳西凱徹底被李牆逼瘋了,他明明白白告訴李牆,他沒有跟陳瓦兒聯繫,而且李牆跟陳瓦兒二人已經離婚了,不管陳瓦兒跟吳西躍有什麼關係,都跟李牆無關,他們都站吳西躍跟陳瓦兒那一邊。看著眼前完全不幫他的這一幫朋友,李牆心底里失望,他明確告訴幾人,就算他今天找不到陳瓦兒,他明天也會繼續接著找,如果一輩子找不到陳瓦兒,他就一輩子什麼都不幹了。

周大爺周大媽請了金大爺吃飯,二人準備搬離幸福里,住小區樓房。金大爺知道二人搬走的決心,只讓周大爺最後給他唱一段,他悶頭喝了一頓悶酒。吃完飯回院子,三人看到胡美中大包小包的,這才得知胡美中跟李大勝租了飯店後頭的一房子,她準備帶著李想過去住,院子里接二連三都有人搬離,金大爺心底里十分不是滋味。

李牆四處找不到陳瓦兒,他只好放下尊嚴來求吳西躍,讓吳西躍將陳瓦兒的下落告訴他。吳西躍帶著李牆到陳瓦兒住的房子里,陳瓦兒和夏天已經不在。吳西躍告訴李牆,陳瓦兒已經帶夏天離開了,走之前瓦兒給李牆留了一封信。房間里只有陳大媽在,李牆看完了信推著陳大媽離開,周大媽跟周大爺得知消息后一臉的憂心,生怕李牆會做出什麼事情來,李牆卻在不久后將陳大媽推了回來,不再露面。

金大爺也獨自一人離開了幸福里,幸福里所有人都離開了,只剩下李牆一人獨自看著白石塔發獃。之後,李牆抱著兩個大西瓜回院子,他請了吳西躍過來吃西瓜泡饃,這還是當年老姚教給他的,希望他記住生活里的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