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集:為了夢想與心血,鹿方寧誤飲迷藥


凌睿回到家與父母相聚,一家人生活美滿其樂融融。可自己的小姑姑雅之卻苦悶著臉,原來是雅之拿了與前夫的分家費去投資而虧了四百萬。債主正是鹿方寧的弟弟鹿方宇。雅之拜託凌睿隱藏秘密,凌睿向姑姑承諾自己將一同想辦法。另一邊,鹿方寧嚴厲指責弟弟的不懂事,但還是在內心暗喜這一切之中的緣分,看著文件夾中凌睿的所有資料,鹿方寧竊喜不已。

第二天,債主與欠款者相見,鹿方寧與凌睿坐在辦公室。鹿方寧終於正式提出自己的計劃,用全部債務換兩人一年的婚姻約定,在暗自的心理交鋒下,凌睿還是拒絕了鹿方寧的方案,決定自己安排還款計劃。此時,唐蘋蘋突然闖進辦公室,叫囂著讓鹿方寧給自己道歉,父親唐董事聞聲趕來,看著不成氣數的女兒,唐董事心火上涌,百般勸說不聽,血氣攻心,唐董事捂著胸口說不出話。一旁站著的凌睿扶過唐老先生,咨詢起病狀,這時唐蘋蘋才知道自己的行為過火,看著唐蘋蘋對凌睿的諸多問題,鹿方寧開始察覺到事情不對勁,便迅速讓凌睿離開。

凌睿與同事聊起天,同事再次八卦起上一次鹿方寧的事情,可債務纏身的凌睿無力陪笑,眼前的解決辦法顯然只有一個,便是被總裁娶進門…

跆拳道館中,鹿方寧泄憤般猛擊拳包,和凌睿談判的失敗給以往都百戰百勝的鹿方寧失落不已,在高爾凡的提醒下,鹿方寧選擇走談情路線。

凌睿下班后便遭到唐蘋蘋的阻攔,可猶如鐵牆一般的凌睿油煙不進,正準備賣苦肉計的唐蘋蘋被後來的鹿方寧抓了個正著,看著唐蘋蘋的垃圾演技,鹿方寧一言拆穿,可此時鹿方寧同樣捧著一大束玫瑰花,想要感動凌睿。凌睿無奈下只能叫走鹿方寧,兩人坐在咖啡店,鹿方寧以自己三寸不爛之舌繼續勸說凌睿,可凌睿仍放不下自己對婚姻的看法,婚姻必須是兩個相愛的人的結晶。在執著的凌睿反覆拒絕下,鹿方寧無奈地坐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凌睿無情地離開。

唐老先生勸說自己的女兒唐蘋蘋不要再去公司搗亂,可唐蘋蘋卻想到利用自己的父親去醫院檢查,順便滿足自己見見凌睿的想法。獨寵女兒的唐老先生如女兒的願,再次來到醫院…

看到朋友圈中唐蘋蘋偷拍到凌睿的照片,鹿方寧氣不打一處來,一怒之下便選擇採取高爾凡的建議,尋找律師追債。

寧靜的凌家被律師的到來攪亂,凌睿怒氣沖沖地找到鹿方寧,原以為凌睿即將就擒,可凌睿卻更堅定了自己拒絕鹿方寧的想法,遭到凌睿指責的鹿方寧頓時說不出話來,自己的做法確實有些強硬,但一貫的作風以及思維使得鹿方寧沒有別的做法。等到鹿方寧回到家,從沙發上驚醒時,眼角卻默默留下了眼淚。

家裡的氣氛顯得有些低沉,凌睿的沉默使得母親十分不滿,雅之心懷愧疚,內心仿佛處在熱鍋上,焦慮不已。家人的開朗與樂觀使得這家庭雖然有沉重的負擔在身,但一家人仍然在苦境中樂觀,其樂融融。

鹿方寧為了項目投票的事情開始與合作夥伴見面,油膩的外表以及十分唐突的行為使得鹿方寧在心裡更加思念凌睿。誰知這時,凌睿正巧出現在了同一家咖啡廳,原來是與教授見面。聽說了凌睿的難處,教授準備拿出自己的資產幫助凌睿,卻被凌睿冷靜拒絕。兩人談起正事,凌睿本應該擁有大好前途,到頂尖的研究所學習、增進技術,但一切卻很有可能被如今的狀況所擊破。想到這兒,凌睿忍不住望向鹿方寧的方向。鹿方寧向合作夥伴談起項目投票的事情,可另一邊卻想要以談合作的事情,約鹿方寧來到頂樓套房「深聊」,在廁所無意間聽到油膩男想要下藥來陷害鹿方寧,凌睿的內心糾結不已。

在頂樓套房中,油膩男提到兩人結婚的方法來保住項目,兩人身世與地位符合,觀念也相同,可鹿方寧此時卻提到了感情基礎,面對自己實在不喜歡的對象,鹿方寧也無可奈何,為了工作、為了夢想,鹿方寧只得端起那杯有問題的白開水,一飲而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