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一眼相中對象,霸道總裁追夫之路開始


婚禮現場,服務生紛紛猜測著今天的新娘:鹿方寧,作為鹿鳴集團的總經理,鹿家千金。其雷厲風行的行為舉止引來眾人猜測,這樣完美到不可思議的新娘將會走向誰的懷抱呢?走過潔白的長廊,鹿方寧穿著潔白婚紗,端莊地走向對面的身影,待凌睿與鹿方寧並排站住,鹿方寧果然不同常人一般,將凌睿拉入懷中,向眾賓客大聲宣示主權…

兩周前,鹿方寧來到公司巡查,有條不紊地安排工作,並且對自己弟弟鹿方宇亂花錢亂借錢的行為嚴加管教。可老鹿總卻仍催促著女兒相親。不顧父親的建議,鹿方寧來到董事會,董事們不滿年輕的鹿方寧主管大權,可鹿方寧同時也看不慣這幫老頑固,可自己所重視的英菲尼特項目卻被卡在了董事會投票的環節,為了拉票,鹿方寧帶著助手來看望剛生完孩子的董事之一:肖穎之,可肖穎之還未等鹿方寧開始勸說,便表示自己不會投贊成票。鹿方寧不屑於肖穎之口中的生兒育女圓滿生活,肖穎之卻莞爾一笑,讓鹿方寧與自己的孩子嘗試著共處一室。第一次近距離接受嬰兒的鹿方寧剎那間便被孩童稚嫩的哭聲打得落花流水。懵得團團轉得鹿方寧正手足無措,醫生凌睿便走進來緩緩地將嬰兒抱起,溫柔哄著,原本不停哭喊著得嬰兒看見凌睿得臉后卻面露笑容。為了哄小孩,兩人親密地湊在一起看著孩童,這一幕便被肖穎之拍了下來。見母親來到,鹿方寧扔下一張銀行卡便離開,根本不給肖穎之說話的機會。

一邊接著電話,一邊走在醫院中,誤打誤撞之下,鹿方寧走到了凌睿的辦公室,看到了凌睿更衣現場。凌睿對於眼前這個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的女人,感到十分神奇。鹿方寧不僅不避嫌,甚至饒有興趣地提醒凌睿繼續,本打算質問鹿方寧,可誰知此時,同事帶著文件來到了凌睿辦公室,情急之下,凌睿與鹿方寧躲在更衣簾后,本想和凌睿開個玩笑,誰知一拉開帘子,同事便看見了衣冠不整的凌睿以及貌美如花的鹿方寧。看著同事匆匆逃走,凌睿害羞不已,可鹿方寧卻一直大方地向凌睿表達自己想要與其相識的心思,主動要起聯絡方式。老實正經的凌睿只是勸告鹿方寧下次小心以防遇見有心人而吃虧。嘴上答應著,但鹿方寧的心頭終究是多了一個念頭。

離開醫院,鹿方寧去見自己的父親,與父親的關係不合,鹿方寧與父親針對結婚的事情吵了起來,父親以一票否定英菲尼特方案的條件命令鹿方寧在一年內結婚生子。與父親的矛盾,與後母的生疏以及弟弟的不爭氣,單獨一人回家的鹿方寧並不是住在完美的城堡里。微波爐發出的暗淡燈光顯示出鹿方寧獨身一人的孤獨。癱坐在沙發上啃著薯片。回想到父親的話語,鹿方寧有些悶悶不樂,此時助手高爾凡的來電通知到父親果真暫停了自己的心血,鹿方寧徹底癱倒在沙發上。自己心心念念想要創造的家居品牌並不能就這樣倒下,鹿方寧一咬牙拿起電話,憤憤地給父親打起電話,雖然自己接受了父親的要求,但仍不會選擇向命運低頭。

一邊激烈運動,一邊篩選著自己的相親名單,完美主義至上的鹿方寧一味拒絕,始終沒有定下合使的人選。正在直播的「小萍萍」來到跆拳道練習場,為了向直播粉絲展示自己的訓練成果,卻又無奈于教練的缺席,「小萍萍」只能被迫與鹿方寧一同訓練。看著眼前的女強人,小萍萍一秒就被放倒。被再一次過肩摔的唐蘋蘋一秒就哭出聲,哀求著鹿方寧送自己去醫院,無奈于其身份為董事千金,鹿方寧本是千萬個不甘心,可轉念一想,醫院中的主任凌睿正是自己心儀的結婚對象,鹿方寧駕車帶唐蘋蘋來到醫院。

唐蘋蘋一到醫院便開始大吵大鬧,引來凌睿的注意,認真制止唐蘋蘋無理行為的凌睿再次引起鹿方寧的注意,可一心工作的凌睿並沒有再注意到鹿方寧,原本是即將錯開的兩人,可凌睿卻突然注意到鹿方寧脖子上被唐蘋蘋撓出來的傷口,賣起苦肉計的鹿方寧如願地回到凌睿的辦公室,上藥之後,鹿方寧一開口便問起凌睿的婚姻狀況。又一次莫名其妙的對話,凌睿覺得眼前這女人很是突然,但胸有成竹的鹿方寧不顧凌睿充滿疑惑的神情以及滿口的拒絕,滿面笑容地向凌睿告別。等出了辦公室,轉頭便吩咐自己的助手高爾凡查清凌睿的家世。看來無論如何,凌睿都無法飛出鹿方寧布下的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