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集:孫隼從高樓跳下受傷情緒失落,歐小劍卧底身份被阿飛懷疑


孫隼從樓上跳下去後腳腕受傷,不能走路,易東東趕緊將他送去醫院搶救,結果孫隼因為從兩米高的樓上跳下后,腳踝韌帶撕裂,無法參加體校的保送資格,也徹底失去了運動員的夢想。每當孫隼拄著拐杖經過體育館,內心有種莫名的憂傷。馬達達本想逗孫隼開心,但孫隼卻向馬達達發火,認為全世界的人都覺得他是廢人。

易東東氣不過,獨自找到錄像廳,如果不是當初錄像廳門口放的亂七八的《玉卿嫂》影片,也不會吸引來警察的抓捕,孫隼就不會受傷,也不會失去保送資格。易東東越想越氣,跟錄像廳的人大吵大鬧,他掀掉錄像廳門口的牌子,撒腿就跑。幸好遇到歐小劍,不然錄像廳的人肯定把易東東打成肉餅。

易東東一直很自責,如果當初自己態度堅定不看錄像,如果在孫隼跳樓的一瞬間抓住他,也許孫隼就不會受傷,易東東感覺是自己害了孫隼。歐小劍開導他,人生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和偶然,我們能做的就是相信自己,不要做後悔的事情,希望易東東能勇往直前,將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

馬達達很無聊,找馬曉曉吐槽,孫隼內心太過脆弱,感覺全世界都欠他,自己的好心也被辜負。馬達達擔心孫隼一直這樣內心不忍,畢竟大家都是鄰居夥伴,她不希望孫隼就此放棄自己,馬曉曉認為應該給孫隼一點時間思考。

陳莉莉一直安慰自己,雖然孫隼體育保送資格沒有了,但最重要的是人沒事。孫隼找陳莉莉要錢,不顧天下著雨,孫隼拿著錢就往外跑,陳莉莉特別傷心,郝樸實給陳莉莉送來雨傘,希望她能給孫隼一點空間靜靜。

孫隼獨自一人在街上坐著,經過錄像廳的他很後悔,他走到檯球室打球,遇到一群小混混用言語侮辱他。幸好歐小劍出現,幫孫隼教訓了小混混。孫隼自暴自棄的樣子,歐小劍也見不慣他,他開導孫隼,讓他到自己的修理廠混混,孫隼似乎重新感受到被重用的感覺。

孫隼拄著拐杖,歐小劍凶狠的看著他,問他是否確定要混社會,混社會要麼混最好,要麼被挨揍,孫隼表示自己有力氣,腳也會好,什麼都不怕。恰好有人到修理廠找歐小劍麻煩,雙方一言不和就單挑,大胖受傷。孫隼看到這一幕嚇得目瞪口呆,趕緊逃跑,原來是歐小劍設計的一場戲。

歐小劍找到嚇走的孫隼,跟他好好談心,鼓勵他堅持下去,不管做任何事情。孫隼聽后豁然開朗,他一直記住歐小劍的話,做事要儘力。第二天,孫隼整個人氣色好多了,他開始認真學習,為高考最後衝刺做準備。陳莉莉本打算讓孫隼讀中專,但被曾奶奶制止,有些事情要看到最後,她也相信孫隼可以考上大學。

歐小劍再次將出貨的錢帶去給阿飛,卻沒想到這一次被阿飛控制,阿飛早就懷疑歐小劍出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