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雨後拉鉤起誓不賴賬


吉昌城內人多,馬車進城便跟丟了。跟丟柳如意傅容遇見正在坊間抓姑娘給肅王的人,一聽是見肅王,正好替換這個女子,反正與肅王也算是老相識。

徐晉跟著尚開陽來到十里長亭,這裡的御華亭建造一半便被炸毀,他發現那裡還有殘留的硫磺。尚開陽說御華亭是用白玉石建造,但他看未必,而且賬目也被動過手腳,很明顯是不想讓他查出些什麼,但越是欲蓋彌彰就越是有問題。

如意芳霏第15集劇照
徐晉發現尚開陽在欲蓋彌彰

吳白起與傅宣來到雲羅寺也沒見傅容,眼看著天色要下雨,趕忙駕馬車回去。但路行一半大雨忽落,車輪陷在了大坑裡。吳白起濕淋淋的推著馬車,傅宣也下來一起,淋著雨使勁將馬車推出深坑。慣性之下馬車溜出一截,二人均是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傅宣摔在吳白起身上,他還從沒見過傅宣這樣狼狽的模樣。

晚上徐晉回吉昌府,傅容手腳被綁扔在床上,有人在徐晉進去之後鎖了門吹了迷煙。徐晉眼神越來越迷離,傅容趁機奪過她的帶刃扇子割掉繩子,一看徐晉被迷藥害的意識不清。

徐晉翻身吻她,傅容眼睛瞪得大大的,趕忙撓他癢癢。真不知道是誰要用下三濫手段害徐晉。

柳如意一身黑衣潛進吉昌府,發現傅容竟然在這裡。這時安王趕來,一看也是意外不已,害誰也不能害傅容,就算是可以讓徐晉身敗名裂,但也不能利用傅容。於是帶了傅容出去,只是走的著急,剛才在床上掙扎掉落的鞋也忘了穿,那是娘親韓素娘綉給她的。想起剛才徐晉的那個吻,傅容又是一陣頭痛。

如意芳霏第15集劇照
安王徐平帶走傅容

馬受驚了,所以只有車沒有馬。為避大雨,吳白起只好和傅宣在附近的破廟暫避,篝火生起,身上衣服濕噠噠的,兩個人都難受,但男女授受不親,脫衣服是行不通。吳白起又不吃人,傅宣坐那麼遠幹嘛。叫來她一起烤篝火,說起了吳白起與信都侯的恩怨。

鳳來儀本是他母親的嫁妝,母親為家操勞,吳白起很早就幫母親四處打理生意,擴張店面。再一次出去時信都侯逼死母親,待他回來又將這一切罪孽歸咎於他。隨後向他索要鳳來儀地契,帶著章晏母子入主信都侯府,這樣的人不配為父,割發斷義自此他隨母姓名曰吳白起。傅宣聽著又覺得自己上次在信都侯誤會了他,誠誠懇懇的道歉。吳白起將外衣烤乾披給她,自己窩在角落抱臂睡了。

如意芳霏第15集劇照
傅宣真誠的給吳白起道歉

西河郡主連夜趕到西昌府見肅王,看見床邊的繡花鞋,定是哪個女子想攀高枝。

徐晉半夢半醒,夢見一個紅衣嫁娘,穿著粉色芙蓉的繡花鞋,他正要挑開蓋頭,此時西河郡主大吼大叫衝進來,硬是將夢止於此。抬頭一看拿著這雙繡鞋的竟是西河郡主,夢裡他挑起蓋頭的新娘是她?方才的女子也不見,他也記不得印象。出來西河郡主命丫鬟將這雙修鞋燒了,徐晉好似也不記得是誰,這件事不風光,還是燒了的好。

柳如意繼續竊聽,得知真正的賬本就在地窖,但就算找到了也暗藏玄機,一般人看不懂。於是一番推敲翻找她拿到賬本,正要出走,許嘉帶著侍衛將她圍住。情急之下銀針飛出,連帶著她隨身帶的藤銀針也作為武器飛了出去。但賬本脫手,她只得人先逃離。

成王一早來抓徐晉的奸,誰知徐晉安然無恙睡了個好覺,倒是他擅離皇陵要被責罰。奇怪的是尚開陽見到成王也是十分驚訝,應該不是一夥。

如意芳霏第15集劇照
成王反被將了一軍

藏匿的賬本現在就在徐晉手裡,但看不出什麼問題,他又看一遍,這個賬本數字無漏,但文字似乎有疑。

一輛茅草板車將傅宣送到傅府,與吳白起告別時,吳白起順嘴說請他去鳳來儀管賬,誰知這次傅宣竟然同意了。他們拉鉤起誓,不許賴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