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李牆纏著陳瓦兒,陳瓦兒吳西躍越走越近


李牆心底里一直憋著一股勁,他非但半夜一直敲著陳瓦兒的牆不讓她睡,更是一直帶著夏天跟陳瓦兒反著來,在陳瓦兒面前刷存在感。陳瓦兒在飯館里忙活著,吳西躍過來飯館吃飯,他送了陳瓦兒兩張票,讓陳瓦兒帶夏天去看歌劇,等下次他買著了三張票,再帶夏天跟陳瓦兒一起去看。

陳瓦兒將票拿回家了,周大媽聽到票是吳西躍送的,她二話不說就要幫陳瓦兒帶夏天,讓陳瓦兒跟吳西躍去看歌劇,不要錯過這麼好的時機。陳瓦兒本不想過去,可執拗不過周大媽,再加上她本身就喜歡看歌劇,她還是去赴約了。李牆在房間里敲著牆找陳瓦兒,夏天過來這屋,將陳瓦兒跟吳西躍去看歌劇的消息告訴李牆,李牆也在直播上看到了在二人並坐在劇院里的身影,他心底複雜,只讓夏天陪他一會兒。正在這時,周大媽過來帶走了夏天,她讓夏天以後少過來這屋子裡,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陳瓦兒要走,李牆也攔不住。

吳西凱送陳瓦兒回家,二人有說有笑並肩回來,李牆披著棉被在外邊看著二人,他語氣酸澀,陳瓦兒卻沒有給李牆半分好臉色。回到房間,二人還是隔著一堵牆吵了起來,周大爺被二人吵得不耐煩,乾脆唱起快板來。陳瓦兒在房間里跟夏天唱起歌劇,李牆也不甘示弱唱起歌來,院子里亂騰騰地吵成一通。

李牆過來幼兒園接夏天,卻得知夏天已經被陳瓦兒接走。陳瓦兒跟吳西躍帶著夏天去看音樂劇,還帶夏天一同去吃飯,陳瓦兒電話打不通,李牆打電話給鼠三彪子,二人也避著李牆不接電話。李牆坐在家裡一臉煩燥,金大爺過來勸李牆不要再鬧脾氣只顧眼前,李牆根本聽不進金大爺的話,只不停地打電話給陳瓦兒。

夏天肚子不舒服,陳瓦兒跟吳西躍匆忙帶著夏天去醫院。二人在醫院忙活著到半夜,吳西躍 抱著夏天回來。二人推開門就看到了李牆,李牆抱回夏天,陳瓦兒也爭著將夏天抱回來,她跟李牆發了脾氣,認為李牆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瞎管。李牆氣上心頭,他打了吳西躍一拳,陳瓦兒讓李牆跟吳西躍道歉,李牆頭都不願意低一下,陳瓦兒半夜在房間里更是數落起了李牆,為此還氣沖沖撂下話來,本來她跟吳西躍什麼都沒有,但李牆這樣作,她明天就跟吳西躍領證去。

次日,李牆得知陳瓦兒帶夏天去醫院了,他也匆忙趕過去醫院,卻發現吳西躍也在病房裡。李牆生氣地問起陳瓦兒給夏天吃什麼吃到發燒了,吳西躍讓陳瓦兒跟李牆好好談談。陳瓦兒主動要送吳西躍離開,她感謝吳西躍的幫忙,可在看到李牆站在身後時,陳瓦兒跟吳西躍敞開來聊,跟彼此表明了心底里的想法。聽到陳瓦兒有意願跟吳西躍試一試,李牆只紅著個眼睛,一言不發。

吳西躍抱著夏天回家,陳瓦兒帶著吳西躍看了她家的情況,如果吳西躍不願意接受她,她也無話可說。吳西躍在看完一切之後,他並沒有嫌棄陳瓦兒,只向陳大媽保證他會好好照顧陳瓦兒。吳西躍的到來令李牆心底里十分不爽,李牆卻不願意離開陳瓦兒,他告訴陳瓦兒,從今以後陳瓦兒走哪兒,他就走哪兒。陳瓦兒心累至極,她讓李牆不要再繼續鬧了,貸款利息不低,都是吳西躍幫忙墊上的,她不想再聽李牆說什麼了。

李牆知道自己如今身無分文,他想將金大爺留下來的那本納蘭孤藏本賣掉。本來李牆是想拜託鼠三彪子,可二人看不起如今李牆的這股賴皮勁,紛紛不願意理睬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