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集:龍傲一落入七眼手裡 李清流隻身犯險赴約


待龍傲一醒來,已是將近兩日,她讓名為「順子」的小男孩拿著琉璃珠,前去大巴扎旁邊的牌樓找小芹。然而順子等在牌樓附近,始終未見小芹身影,倒是看見好幾個頭髮雪白的外地人四處打探龍傲一。

杜小仙看出李清流喜歡龍傲一,可她同樣愛慕李清流多年,根本不可能接受這個事實,尤其發現李清流對她逐漸疏遠,即傷心又憤怒。杜小仙意外發現父親杜長風與七眼暗中來往,於是對他加以指責,反遭杜長風掌捆,父女倆不歡而散,七眼也回幫派急於脫手蠶種,認為靠人不如靠自己。

炎彬想起周貨郎在走水當日來過絲綢庄,也有人目睹他曾去過煙館。如今銀城所有煙館都歸七眼管轄,所以此事太過突然,關乎蹊蹺,尤其每次得到些許線索都給巡捕干擾。

自從爭執過後,杜小仙欲要離家出走,杜長風聽聞立馬趕來,好說歹說甚至搬出故去夫人,總算讓杜小仙冷靜下來。杜長風表示大道之行,許多事非黑即白,希望杜小仙別再插手,畢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

次日,李清流帶著炎彬到下九流暗訪,從每個人口中了解到龍傲一的信息,並且綜合所有信息推斷龍傲一懼刀,怎麼可能拿刀刺殺比她高出兩尺的男兒。李清流不惜任何代價,命令炎彬務必找到龍傲一,隨後叮囑他切莫報官,以免打草驚蛇。

經由小乞丐們細心照顧,龍傲一傷勢逐漸痊愈,奈何七眼已拜託三哥追查行蹤,恰巧就在小順手裡發現龍傲一貼身琉璃珠。龍傲一察覺小順被人跟蹤,便讓他帶著弟弟妹妹藏到破廟裡,緊接獨自面對那群川北白毛團。

龍傲一妄圖逃跑無果,仍被抓住。三哥派人送信至李府,告知李清流單人攜帶官府特赦的新絲路通關物訖,根據地址趕到城郊燒窯坊,否則過時不候,龍傲一死無葬身之地。七眼確信李清流會如約到訪,但是龍傲一認為李清流不會因小失大,也自認在他心裡沒有地位。怎料話音剛落,李清流推門而入。

眼見李清流已將通關物訖帶來,七眼依舊不肯放人,甚至打算殺人滅口。情急之下,李清流知道七眼嗜賭如命,索性與他立下生死賭注,若是七眼選中寫有死字的紙團,便要信守承諾,放他們離開。

龍傲一熟悉李清流不會魯莽行事,必然已經分辨哪個紙團才是生字,所以故意搗亂,使得七眼不肯先選,而是把決定權交給李清流。最終李清流根據生宣和熟宣的細微差別,成功選中生字,沒曾想七眼出爾反爾,竟吩咐手下教訓李清流,甚至不能反抗,否則就把龍傲一丟進井里。

李清流生生扛過幾棍重擊,龍傲一掙脫蛇幫幫眾束縛,急忙跑過去扶起李清流,怒斥七眼偷盜金線栽贓龍竹幫,其中包括指使周貨郎放火。七眼坦然承認,卻因龍傲一的譏諷而惱羞成怒,於是將他倆關進窯口水室。

與此同時,炎彬想要通過寒蠶四方儀尋找李清流蹤跡,奈何在小女孩手裡發現李清流的貼身寒蠶錦囊,而此物所在位置正是銀城西北的老城區。杜小仙去求杜長風幫忙尋找李清流,杜長風表面答應,私底下又讓家丁看著杜小仙,不許隨意出門。

朱大人不滿七眼擅作主張,於是打算拋棄他這枚棋子,七眼怒不可遏,只能吃下啞巴虧。恰好線人回信告知有人想要購買蠶種,但要每顆降價一百文,七眼考慮再三,決定通知三哥立馬出貨,臨走前將龍傲一和李清流捆住,順帶封死水室洞口。

待七眼離開后,李清流輕而易舉解開繩索,他和龍傲一探查四周,發現水室地底埋有鎮墓石,說明窯口以前是個古墓群,此處土質嚴密,想要出去簡直天方夜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