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李牆陳瓦兒掀桌子,陳瓦兒借酒消愁


同學聚會上的每一個人都撮合著李牆跟陳瓦兒,將二人當成神仙眷侶的榜樣,想讓二人當這個集體婚禮的證婚人。在眾人的起鬨聲中,二人強顏歡笑同拍了張照片,就在眾人強按著二人喝交杯酒親吻時,二人將桌子掀翻,神仙眷侶,一對璧人,他們離婚了。

李牆一直住在彪三家裡,彪三還有女朋友,他苦不堪言讓李牆跟瓦兒復婚,李牆堅決不復婚,彪三隻好勸李牆去其他人家裡住。鼠仨聽到李牆要來自己家裡住,他堅決反對,吳西凱也對李牆避之不及,讓李牆回家住。

陳瓦兒給金大爺準備早餐,金大爺有些落寞地道瓦兒已經許久沒有喊他爸了,陳瓦兒一個勁地喊著金大爺,她向金大爺許諾,就算她跟李牆分開了,金大爺也還是她的爸爸。另一邊,夏天喂陳大媽吃飯,陳大媽將飯碗打翻,陳瓦兒誤以為是夏天打翻的。夏天出聲解釋,周大爺聽到聲音趕來,他看著陳瓦兒這陣仗,誤以為是陳瓦兒在打孩子,他提起了李牆,陳瓦兒氣不打一處來,讓幾人都不要再提李牆,如果他們嫌陳大媽麻煩,直接用繩子將她拴椅子上就好了,李牆能照顧得來,她也可以照顧得來。

鼠三、彪子跟吳西凱一直在商量著李牆的住處,三人如今都有女朋友了,不願意留李牆住,李牆也知道了三人的意思。看著李牆這樣,彪子決定出錢,讓鼠三給李牆租房子住。正在這時,楊飛燕打電話給李牆,她認為李牆如今需要新的出口新的方向,他必須走出去,不能一直這麼頹廢下去,所有道理李牆都懂,但他一直邁不過這個坎。楊飛燕提起公司如今的關鍵階段,想讓李牆跟她去深圳,李牆雖然跟瓦兒離婚了,但他還是沒有辦法跟楊飛燕走,哪怕他現在特別需要一份工作。

金大爺跟周家老兩口一直琢磨著李牆跟陳瓦兒的事情,他們三人都不願意小兩口離婚,金大爺知道李牆從小被慣壞了,文的不行,他們只能來武的。二人雖然離婚,可二人的日子並不好過,李牆知道自己沒有家了,也認為如今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出來的,他給瓦兒的承諾沒有做到,他不配擁有家,只配在這大街上遊蕩,而瓦兒心底里也空落落的,一直借酒消愁。

院子里三位老人找來彪子,想讓彪子出面嚇唬嚇唬李牆,好讓李牆復婚。彪子應下后,周大爺準備拿出收藏多年的好酒給他們辦集體婚禮,卻發現了這些酒都被瓦兒偷喝了。瓦兒借酒消愁,借著酒瘋跟眾人說起她心中的苦,她生活苦,身邊有著愛她的男人,待她如親生女兒的公公婆婆,處處幫著她的舅舅媽媽,但她卻將自己的婆婆給害死了,那是李牆的親媽阿,是她孫女的奶奶,她不配擁有大家的愛。

楊飛燕找到陳瓦兒,她想讓陳瓦兒答應李牆去她公司上班,陳瓦兒只稱她跟李牆已經沒有關係了,但她知道李牆這會的脆弱,所以她讓楊飛燕去幫李牆,這會兒能幫李牆的也只有楊飛燕了,為了讓李牆去楊飛燕那裡上班,陳瓦兒還拿出了李牆送她的那枚易拉罐戒指,將戒指交給了楊飛燕。

李牆被彪子一行人綁著扔到了院門口,李牆剛進門就看到了楊飛燕,楊飛燕稱她剛將喝醉的陳瓦兒送回來,陳瓦兒跟她說了很多,也支持李牆去她那裡工作。拿出陳瓦兒給的那枚易拉罐戒指,楊飛燕讓李牆好好珍惜,人活一世爭一口氣,李牆就是陳瓦兒的那口氣。楊飛燕走後,李牆回家給醉醺醺的陳瓦兒做了一頓飯,還為她跟夏天做了早飯。

鼠三跟彪子一行人得知楊飛燕重新給了李牆一工作機會,他們一幫男人都讚同李牆出去闖盪,胡美華卻堅決不同意,如果沒有楊飛燕也不會有二人後來的那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