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蒙山金礦關福星鎖煞星


金槍接過,昭武校尉實至名歸,在一眾人群鼓掌賀喜之中,吳白起似乎瞥見了傅宣,等能湊身近前時,傅宣又不知所蹤,吳白起有些失落。

今日傅容梳妝時,母親特地來替她斟酌,挑了一隻明艷的簪子給她,說今日有姚大人一家來赴宴,這不是就要給他相親嘛,傅容不願意,於是鬼主意立刻想出,又是會心一笑。正廳設宴,傅品言當初在宣城時多受姚大人招撫,如今姚大人家的公子姚俊也長大成人,不叫傅宣只叫傅容前來,兩個小年起互相打量。傅容膩了,就在父親祝酒期間,手中暗暗攥著一個小玩意兒,捏一下就有放屁的聲音,大家一陣尷尬,傅容順著局勢說肚子疼,溜出府買棗子吃去了。

如意芳霏第13集劇照
傅容假裝肚子疼溜出府

出來發現徐晉一身粗布麻衣套了輛馬車,董方禮讓他去蒙山。為避傅府家丁,傅容舔著臉要一起去。蒙山有一線天,還有空曠樹林,陽光甚好,空氣清新。這樣跑出來到荒郊野外,傅容就不怕被父母一通數落?誰知徐晉一問,傅容想也不想就找好了說辭,是徐晉拐來的。

傅容恨不得掛在徐晉身上,來到了一線天,突然上方亂石砸下,徐晉趕忙護著傅容跑了過去,來到一片空曠的山洞,崖壁四周淅淅瀝瀝滴著水滴。徐晉除去衣服,傅容為她處理剛才擦傷的創口,這具身體當時在金翊衛營朦朦朧朧也看過,現在徐晉光著膀子,傅容還安慰她自己早都看過了。

說來也奇怪,進入一線天一通亂世巨響,現在都在山谷內了,居然什麼動靜都沒了。往前走是斷崖,往後退是亂石,恍惚之間一塊石頭折射著光芒,亮的刺眼。沒成想這蒙山之內竟然是一座金礦,金礦為國家所有,如果有人打這金礦的注意,也並不為奇。但董方禮絕不是貪財之人,引他來一定是有什麼苦衷。

如意芳霏第13集劇照
徐晉發現蒙山為金礦山

傅品言知道傅容不見,將丫鬟蘭香吼的差點哭出來。傅宣趕忙帶著她去如意樓問問,誰知柳如意也不知道傅容去向,瞞過了傅府,柳如意思忖片刻。如意樓夥計打聽到傅容上了一位公子套的馬車,公子,難道是安王?

西河郡主來到肅王府,又是找不到人,急得在門口大喊大叫,搞得人盡皆知徐晉失蹤,文刑在暗處也聽到了。肅王府所有人被西河郡主吵得頭疼,正是煩擾,許嘉歸來,說徐晉留下口信,如果找不到他就去書桌翻找,有張圖紙上正是他所去之處。

徐晉想,自己還真是像傅容所說的是個掃把星,從前去弘福寺祈福打翻了燭台引了一場大火;現在帶著傅容又被困於此,誰接近他好像都要倒霉。傅容不以為然,說了好多吉祥如意的話,她出生后父親高陞,母親有了弟弟,還得了柳如意這樣的師父,怎麼說也是個小福星。於是她搭上徐晉的手,將她的好運分給徐晉一半。夜裡兩人和衣而眠,合的還是徐晉的外衣,篝火紅彤,傅容靠在徐晉肩頭眉眼微合。

如意芳霏第13集劇照
傅容和徐晉被困蒙山山谷

西河郡主跟著一眾人踏開了一線天的路,肅王一出來,她歡喜的很,結果看到徐晉身後跟著的傅容,瞬間變臉。柳如意與傅宣也趕馬車來了,聽見西河郡主要刻薄傅家,傅宣還未搭話,吳白起第一個張口噎得西河郡主不知說什麼。

回府的馬車上,傅宣這才問起傅容為何會與肅王在一起,她能說這一切是巧合嗎?但是那個手鐲,還有柳如意怎麼會突然找到這裡,傅容旁敲側擊的問了問,柳如意只當未聽出其中意安慰兩句便做罷。

成王府,董方禮滿身淤青的被押到徐茂面前,因為蒙山之事,本來徐晉入一線天,只要將炸藥全部點燃,不愁他不死在裡面。董方禮卻突然倒戈阻止,刺殺手下卻未成功。

成王私自開鑿金礦,此事必會驚動皇上,不如借此機會以董聞要挾,逼董方禮擔責。徐晉發現董聞不見,也意識到有人可能用董聞要挾董方禮,派許嘉去查看。董方禮與董聞打鬧,玩累了哄他睡覺,輕拍細看,老淚默默在眼眶打轉。

果然,第二日早朝,皇帝問起蒙山一事,董方禮果決卸下官帽,撞柱自裁謝罪。如今蒙山之事敗露,徐茂將金礦全權交予如意樓。安王又通過如意樓收下金礦,但拿來做什麼安王不多言,還有董方禮的死,柳如意也覺得蹊蹺,如果不是誰在背後推波助瀾渾水摸魚,董方禮不會死。

送走柳如意,文刑說如意樓一眾都是聽從於一個令牌,柳如意現在掌管著令牌,如果安王能拿到令牌,那取而代之柳如意也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