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集:周大爺藏起陳大媽,李牆陳瓦兒準備離婚


金大爺在家裡思念金大媽,他深深自責,如果不是他非要跟去居委會的話,金大媽不會為了他那麼快回家,也就不會發生這個悲劇。所有人都說金大媽是英雄,是烈士,他卻不想參加金大媽的追悼會,他只是想讓金大媽當他老伴,陪他安享晚年而已,但凡金大媽要是覺悟低一點,他們夫妻二人也不至於這麼陰陽兩隔。

金大媽的離世令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唏噓不已,周大爺周大媽也知道了彼此的重要性,好好地珍惜著對方,而李牆則把自己泡在遊戲廳跟歌舞廳里,他借著酒精麻痹著自己的痛苦,醉倒在了天橋上,還是被路邊的人發現。李牆喝了不少,他一邊走一邊吐,地轉天旋之間夏天的電話打了進來,她將自己的愛意告訴李牆,讓李牆儘快回家。

金大爺的眼紗到了拆線時期,許衛紅都帶著醫生上門,可金大爺卻不願意拆線,哪怕感染了瞎了他都無所謂。許衛紅離開后,金大爺問起了李牆,他讓瓦兒將李牆找回家,李牆回家他就拆線,李牆不回家他就寧願瞎著。

李牆回了家,他緊緊地抱著夏天,眼眶紅紅地告訴夏天他之所以沒回家的原因,他再也沒有媽媽了。正在這時,陳大媽坐在輪椅上,她依舊還神智不清,卻也知道很久沒有看到金大媽了,她讓李牆轉告金大媽,她想金大媽了。李牆聽著陳大媽的話淚水忍不住掉了下來,他跟陳瓦兒站在門口好好談了談,一個媽的命救了另一個媽的命,雖然都是媽,可他媽卻沒了,他都沒有好好孝敬過他媽媽,他媽媽就這樣離開他了,父母去,人生也只剩下歸途了。

踏進屋子,李牆知道金大爺心底里不好受,他帶著金大爺去拆線,看著李牆攙扶著金大爺離開的模樣,陳瓦兒心底里也不好受。周大媽跟周大爺提起李牆一直不回家的事情,他們認為李牆之所以不回來是因為不想面對陳大媽,二人合計著決定將陳大媽送到其他地方休養,否則李牆跟陳瓦兒再這樣下去遲早得離。同時,陳瓦兒也知道李牆不回家的原因,她想要帶著陳大媽和夏天搬出去外邊住,周大爺跟周大媽輪番勸起,如果陳瓦兒搬走的話金大爺該怎麼辦。

陳瓦兒為金大爺買了一雙鞋,金大爺收起了鞋,他將自己年輕時為金大媽買的耳釘拿了出來。如今金大媽已經不在了,如果瓦兒喜歡的話就留下,如果瓦兒不喜歡的話就把耳釘留給夏天,就當是一念想,陳瓦兒收下耳釘,她也將自己決定帶孩子跟陳大媽搬出去住的消息告訴金大爺,金大爺不理解,陳瓦兒卻將自己心底里的想法告訴金大爺,她之所以搬出去也是因為愛李牆,她不能讓李牆有家不能回,她跟李牆沒有辦法面對彼此,她請金大爺答應她離婚之事,金大爺聽著陳瓦兒的請求,心底里十分複雜。

李牆得知陳瓦兒想搬出去,他讓陳瓦兒留著下來,他凈身出戶,只想要夏天的撫養權,陳瓦兒不同意,離婚後,錢她不要,房子也不要,但夏天的撫養權她必須要。次日,李牆跟陳瓦兒出去辦離婚手續,金大爺想要搬去養老院住,他現在看到陳大媽心底里也十分彆扭,周大爺跟周大媽不讓,二人決定將陳大媽送去養老院,再跟李牆陳瓦兒兩口子說陳大媽丟了,讓這兩孩子不離婚。

鼠仨跟彪子回來祭奠金大媽,二人將自己的小心意拿了出來,讓金大爺跟李牆好好照顧自己。金大爺不會想不開,但是他十分遺憾金大媽的遺願沒有完成,金大媽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李牆跟瓦兒離婚,彪子跟鼠仨聽后決定勸勸李牆跟瓦兒,而這時這小兩口在民政局辦手續,李牆收到了陳大媽丟了的消息,他跟陳瓦兒皆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