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集:金大媽離世,陳瓦兒痛苦自責


李牆跟陳瓦兒為了夏天的撫養權決定抓鬮,陳瓦兒拿到的是放棄撫養權,她在李牆面前落淚大哭,看著李牆始終不拆紙條,陳瓦兒疑心大起,她搶了李牆的那張紙條,發現李牆的紙條耍了手段,她生氣將紙條扔在李牆的桌上,決定跟李牆法院見。

李大勝跟胡美中一改之前的相處模樣,看著胡美中爭做家務的模樣,李大勝一顆心始終懸著,不知道自己跟胡美中這日子到底是過還是不過下去。另一邊,周大媽勸起了陳瓦兒,讓陳瓦兒好好跟李牆踏實過日子。陳瓦兒性子倔強,日子並不是她一個人能過得,就沖那天李牆吼她的態度,她必須離婚。陳瓦兒為學了李牆一直在改變著自己,這份愛周大媽看得明白,只是這小兩口一直不肯讓步,周大媽勸不動,只好就此打住,她提起陳大媽這兩天玩起煤氣的事情,準備趁這兩天再帶陳大媽抽空去趟醫院。

次日,李牆醒來發現夏天正在廚房給他搗鼓著做早飯,他心底暖心,上前抱了抱夏天,讓夏天以後餓了就找他。從外邊回來的陳瓦兒聽到了李牆跟夏天說的話,她心底里賭氣,只把夏天喊了過來,跟夏天說起媽媽的好。二人爭著搶著對孩子好,尤其是在送孩子上幼兒園這個問題上,二人竟開始了第一次一起送夏天去上幼兒園,不知所云的夏天為此感到特別高興。

金大媽帶著金大爺去醫院做手術,金大爺鬧著脾氣要回家住,他執意不肯住院,金大媽只好陪金大爺回家,金大爺對自己動手術的事情十分在意,他一路上都鬧著脾氣不讓金大媽饞著,想要自己走,金大媽只好順著金大爺來,小心地照顧著他。

金大媽在居委會任職最後一天,金大爺想陪著金大媽一起去,金大媽知道金大爺什麼都看不見,她讓金大爺好生在家裡待著。走到門口,金大媽還是放心不下金大爺,牽著金大爺的手一起去居委會。金大爺知道金大媽最後一天上班有些難受,他安慰金大媽,退休之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往後他們兩人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居委會裡,金大媽發表完講言,金大爺也發表了幾句,金大媽卸下跟了自己三十多年的袖章,心底里滿是不舍。

從居委會回來后,金大媽踏進院子就聞到了一股煤氣屋,她連忙讓金大爺進屋,自己來到了周家。看到陳大媽在玩煤氣,金大媽連忙拎起著火的煤氣扔出去,自己也被煤氣火海淹沒。金大媽第一時間進行搶救,可金大媽的年齡較大,再加上她燒傷較重,醫院讓家屬做好心理準備,李牆險些暈倒在醫院,陳瓦兒也奔潰不已。

金大媽醒來,她全身都包了紗布,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安慰完小夏天,金大媽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跟金大爺過夠,金大爺眼睛還矇著紗布,他看不到金大媽,只淚水不停掉,靠著自己唯一的感覺隔著布紗親了金大媽。之後,李牆也哭著守在金大媽床前,金大媽知道自己即將支撐不住了,她最後的遺願是讓瓦兒跟李牆好好過,不要離開李牆,陳瓦兒痛苦自責地扇自己耳光,她跟金大媽之間早已經是母女之間的親情,她只恨躺在病床上的不是她,她這麼愛金大媽,在她心底里,金大媽就是她的媽媽,她不能再失去自己的媽媽,她已經沒有親人了。

金大媽離世,胡家姐妹跟李大勝做了一桌菜放在金大媽案桌前,她們一直記著金大媽的好,當年胡美華考上大學時金大媽送的筆記本,胡美華一直留著,她也一直把金大媽當媽媽看待,心底里十分後悔沒有當面喊金大媽一聲媽媽,李大勝也同樣敬佩愛戴金大媽,心底里一直記著金大媽的好。金大媽的離世令滿院子都沉重不已,陳瓦兒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陳大媽,痛苦不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