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集:陳瓦兒李牆再鬧離婚,楊飛燕解釋不清


重陽節,金大爺跟金大媽一同登高,二人還一同來到相館拍照,金大爺想要以後每年都過來拍一張照片,金大媽知道金大爺心底里的小想法,她無奈著看著老伴,明明應該是一個小手術而已,但不管怎麼說,二人還是拍下了一張照片。

陳瓦兒在家照顧夏天,李牆來電話向陳瓦兒彙報他今晚有應酬不回家飯了,楊飛燕笑李牆跟陳瓦兒彙報這麼勤勞,宛若陳瓦兒是洪水猛獸一樣。李牆沒有放在心上,認為今天他跟楊飛燕才是洪水猛獸,一定要拿下飯桌上的人。李牆滴酒不沾,他吃飯期間還給陳瓦兒打電話彙報,飯局散后楊飛燕子醉得不省人事,李牆打電話給陳瓦兒,他讓陳瓦兒過來一趟,陳瓦兒看楊飛燕醉成這模樣,連忙讓李牆背著楊飛燕一同回他們家,先安頓好楊飛燕。

陳瓦兒照顧楊飛燕,她聽到了楊飛燕喝醉時的醉話,楊飛燕認為李牆特別好,她來北京是為了李牆。聽到楊飛燕的話,陳瓦兒徹底心碎,也沒有了再想照顧楊飛燕的心思,她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認為眼前這個男人竟如此陌生,而李牆看著陳瓦兒也覺得十分陌生,知道陳瓦兒不再相信他了。

次日,楊飛燕站在屋頂看白塔,金大爺跟金大爺不知道醉后的事情,二人熱情地招待了楊飛燕,讓楊飛燕留下來一同吃早飯。早飯期間,幾位老人都照顧著楊飛燕的口味,楊飛燕簡單地吃了一點早飯就離開,陳瓦兒在飯桌上全程不帶說話。就在楊飛燕前一秒剛走時,陳瓦兒后一秒就掀翻桌子,堅決離婚。瓦兒掀桌子鬧離婚一事已經傳遍院子,金家周家四個老人好說歹說都說盡了,他們也都不想再勸二人,讓二人自己決定著來。

陳瓦兒在房間里翻找著結婚證,她一直數落著李牆,跟李牆大吼大叫,李牆也不再遷就陳瓦兒,他將藏起來的結婚證摔在了李牆面前,陳瓦兒根本不知道他在深圳經歷了什麼,他為這個家拚死拼活,從來都沒有做過對不起瓦兒的事情,也沒有利用過楊飛燕的喜歡,如果瓦兒非要離婚的話,他都隨瓦兒,但有一點,孩子是他的。陳瓦兒不肯讓步孩子,她跟李牆再次大吵一架,如果李牆要跟楊飛燕過,她沒意見,但孩子必須是她的。

周大爺跟周大媽回家發現陳大媽在玩煤氣,二人匆忙上前阻止。另一邊,李牆讓吳西凱幫他找個房子,他想搬出去住,吳西凱搖頭輕嘆,讓李牆站在這個十字路口好好選,一邊是婚姻家庭,另一邊是楊飛燕這個萬丈深淵。吳西凱跟院子里的人都同樣誤解了,李牆解釋不清,也乾脆不再解釋,只讓吳西凱儘快幫忙找個房子。

胡美華知道陳瓦兒心底不痛快,她帶著遊戲機來陪陳瓦兒打遊戲,知道了昨晚的事情經過。陳瓦兒想要離婚,胡美華讓陳瓦兒好好想清楚,陳瓦兒提起李牆的變化,她認為李牆真的變了,胡美華知道陳瓦兒之所以跟李牆這麼鬧是喜歡愛李牆,婚姻並不是小事,她並沒有勸陳瓦兒離婚,也沒有勸陳瓦兒和好。

李牆來公司跟楊飛燕辭職,楊飛燕跟陳瓦兒單獨談話,陳瓦兒想知道楊飛燕是什麼時候喜歡李牆的,楊飛燕沒有想到自己會醉酒說胡話,她告訴陳瓦兒,她對李牆只有欣賞,她絕不會插足二人的婚姻,不希望二人因她離婚。陳瓦兒認為楊飛燕絕對喜歡李牆,她愛李牆,也看過李牆的每一面,只有跟楊飛燕在一起的時候,李牆才會變得上進,變得神采奕奕,如果楊飛燕可以給李牆幸福,她願意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