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集:陳瓦兒李牆離婚不成,二人恩愛如初


陳瓦兒因楊飛燕而賭氣要跟李牆離婚,李牆對陳瓦兒無可奈何,他被陳瓦兒氣著了,也跟著陳瓦兒一同來到民政局辦離婚。二人在離婚櫃檯前賭著氣,一聲比一聲吼得更大,可工作人員要蓋章時,陳瓦兒還是忍不住踢了踢李牆,李牆匆忙拿著證件就跑,陳瓦兒撿起地上的照片,也哭著不離婚了。

二人回到家裡,李牆告訴陳瓦兒,他是真的不知道楊飛燕來北京,他之前把那五萬塊錢捐給林經理了,只是沒有想到楊飛燕會再把那五萬塊錢拿過來給他。陳瓦兒對這件事情不依不饒,她認為楊飛燕來北京開公司是為了李牆,嚴格要求李牆不準見楊飛燕,她要去見楊飛燕,質問楊飛燕為什麼要一直惦記著她老公。

周大媽跟陳瓦兒在院子里洗衣服,周大媽讓陳瓦兒要學會自己管錢,只有手裡有錢才有資本,她也認為楊飛燕不是善茬,她害怕楊飛燕要是對李牆不死心窮追不捨,金大媽為了李牆到時候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陳瓦兒吃了虧也就沒人知道。周大媽的這番話落入到了金大媽耳中,金大媽想要去找楊飛燕,金大爺認為不妥,金大媽一上門就顯得李牆確實是為了錯誤。

胡美華找陳瓦兒,跟陳瓦兒談李牆的事情,她將李牆在深圳的經歷都告訴瓦兒,李牆之所以對楊飛燕好是因為楊飛燕是他事業上的貴人,而李牆之所以放棄深圳的事業則是為了讓瓦兒心安,夫妻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胡美華認為陳瓦兒在李牆工作的這件事情上要好好考慮,李牆是一個男人,他對事業很看重,如果瓦兒這時不主動支持他的事業,李牆嘴上不說,但心底里肯定會覺得他失去了一個工作的機會,無形之中埋怨起瓦兒。

金大媽跟金大爺勸起了李牆,讓李牆放棄楊飛燕的那份工作。李牆不願意放棄這個大好的機會,他的能力他的理想讓他想放手大幹一場,而金大媽跟金大爺只要照顧好他們自己就行了,他李牆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的。之後,李牆回到房間,陳瓦兒正在給李牆熨襯衫,她知道了自己這陣子的作跟鬧,也徹底想通了,願意相信李牆。陳瓦兒問起李牆想不想去楊飛燕那裡,李牆從工作角度告訴陳瓦兒,從各方面分析楊飛燕公司確實是他最好的選擇。聽到了李牆的真話,陳瓦兒也願意讓李牆去楊飛燕那裡上班,雖然李牆在民政局當了逃兵,但李牆在她心底里是大英雄。

李牆帶著陳瓦兒一同去見楊飛燕,想讓陳瓦兒徹底放心。楊飛燕跟陳瓦兒澄清所有的事情,她跟李牆只存在良師益友的關係,不存在任何男女關係,她欣賞李牆的能力,這才讓李牆跟著她。同時,她也送了二人兩部電話,大多誤會都是從電話開始的,她希望能夠從電話解開,也希望這兩部電話能捍衛二人之間的愛情。聽完楊飛燕的話,陳瓦兒也不再小家子氣,她大方接受了楊飛燕這個朋友,也感謝楊飛燕如此器重李牆。

院子里的幾個老人擔心了一天,看到李牆跟陳瓦兒幸福恩愛地回家,幾個老人這才放下心來。回到房間,陳瓦兒給李牆翻箱倒櫃地找西裝。二人自楊飛燕之後的事情第一次這麼恩愛,就連第二天李牆上班,二人都恩愛地道別,金大媽本不希望李牆去楊飛燕公司上班,但小兩口已經決定了,她也遵從小兩口的意見,但她告訴陳瓦兒,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情,她都會站在陳瓦兒這一邊。

金大爺的手術一直拖著,他想要全家人都陪著他一起去,金大媽頗為無語地看著自己的老伴,醫生已經說過這隻是一個簡單至極的小手術而已,根本就用不著全家人一起陪著去。另一邊,李牆第一天上班,小兩口通了無數個電話,每個電話里都訴說著對彼此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