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集:昭武校尉實至名歸


尋著車夫描述徐晉傅容來到荒郊山洞,地上還有散落的硫磺粉和硝石屑,看來那批硫磺和硝石果然被運到此處。

坐著馬車回京城,傅官要吃糖葫蘆,徐晉下馬車去買,正好碰見董方禮。傅官本來隔著窗子看徐晉買糖葫蘆,看到董方禮一下就縮回去,那個給他糖的伯伯正是董方禮。

董聞的病日漸好轉,徐晉登府來看望,說起清點皇庫時有些數目對不上,董方禮的手在空中一滯。出府後徐晉命人放出消息,就說野外的山谷被人無意發現,看看董方禮背後為誰所利用。

吳白起近日練武更加勤奮,刀槍整日不離手,如痴如狂近乎瘋魔。徐晉送了他一柄木槍給他,練武要適度,現在送的是木槍,希望到選拔那日可以送給他金槍。

許嘉暗中盯了幾日,見董方禮將野外山谷中的硫磺硝石運到洪村的一座米倉,徐晉吩咐按兵不動,看他們下一步動作。

如意樓,傅容在鑽研新的紋樣,師父柳如意進來,瞧著她額間淺淺的疤痕,為她畫花鈿。期間傅容問起洪村,柳如意說沒去過,最近不在如意樓是因為要新建作坊。那鐲子的事呢,這可是柳如意做的東西,天底下獨一無二。最後又叮囑傅容切莫與安王肅王皇室中人走得太近。

一場大雨突如其來,徐晉躲在如意樓門前屋檐下,傅容為她端上姜茶,安慰了徐晉兩句,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徐晉突然醒悟,董方禮之事或許可以置之死地而後生。急忙要走,傅容將傘給他,這是徐晉悄悄放在門前的那把傘,如今又物歸原主。

既然傘是徐晉留在門口的,那那些清涼膏和吃的想必也是,徐晉還真是一直默默無聞的關注著她,憂心著她。

一大早安王來傅府找傅容,看見她額間的花鈿,稱讚極美,玉有瑕何況人乎。見她心情不錯,問起來,竟是因為徐晉或許想到了解決董方禮之事的方法。安王只點點頭,出府遇見傅品言和夫人,傅品言言語間表明傅容與安王並不相配,希望安王明白。

夫人不解為何傅品言急著拒絕安王的好意,但實際上相比于全府上下的揚眉吐氣,傅品言更希望傅容能平安喜樂,若卷身皇室,腥風血雨不爭也得爭,永無寧日。

傅容傅宣在院中閑聊,一個要成小侯爺吳白起的良配,一個不當世子妃就要當安王妃,兩姐妹互相打趣,追逐在整個府苑中。

徐晉找來董方禮,直言硫磺硝石一事,但董方禮不肯說背後受誰指使,只說會將背後之人騙出,到時不論如何請徐晉不必姑息。

安王派人送去成王一封信,董方禮有變。董府上,安王大駕光臨,挾持董聞要挾董方禮,可憐他一世英名到最後竟要這樣委曲求全受制於人。

金翊衛昭武校尉考核,層層選撥后僅剩八人,最後一次考核開始。從頭腦到武功一關一關層層考驗,來到最終一關。

只要根據線索拿到圖紙便贏,可偏偏這時路邊橫飛出一老者,年邁枯瘦,被惡棍毒打,老人家又是求饒又是忙著保護自己,但奈何施暴者年輕力壯身材魁梧,身後幾位參加選拔的士兵趁機搶先,吳白起一猶豫,不能見死不救,三拳兩腳打趴那個壯漢。

在其他人高呼拿到圖紙之時,老者手中的煙花燃放。徐晉說過,天空出現煙霧代表有人獲勝,他勝了。

當兵打仗不僅要有頭腦有功夫,更要心懷仁心,方才配得起昭武校尉的名銜。那名紅纓金槍正式由徐晉手中轉至吳白起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