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從雲羅寺到洪村別庄


眼前黑暗籠罩,傅容想起了做過的那些奇怪的夢,自己躺在棺材里無人問津,四壁被血手抓的到處都是鮮紅的印痕,嚇得她連箭矢也扔掉了。徐晉察覺不對,走上前輕輕將箭矢放在她手上,傅容像是突然有了底氣,贏下這局。

圍觀的有人激動有人敗興,九叔已到,侯爺夫人拉著傅容去看病,九叔把完脈對侯爺夫人說傅容的確是風寒,不過還發現她是極陰寒體質,將來懷孕只能生女兒。這下侯爺夫人當然不認這門親事,找了些不知檢點的由頭羞辱傅容,傅宣在外聽了又聽,最終還是進來理論,最終侯府夫人命人取來傅家庚帖,傅容立刻拿出章晏的庚帖,兩家交換退還,信都侯與傅家再無瓜葛。

出了侯府門傅宣早就知道傅容打的什麼算盤,就這樣將自己的婚事退了。徐晉也出來將手鐲交還給傅容,傅容戴上,手鐲兩尾交疊正好映出如意樓的圖案,徐晉一緊,鉗著傅容質問她,嚇傅容一跳,她又不是犯人,要是真懷疑就派人來抓,來嚴刑拷打呀。

傅品言被自己這個女兒氣的不輕,婚姻大事問也不問父母就退掉了,他氣的要打傅容,傅宣立刻攬下責任,並決定帶傅容去雲羅寺清修,好好收收心。

董方禮做的事被寫成信件送到了徐晉手裡,且送信之人與如意樓不是同一批人,這背後之人想必是要拉徐晉與董方禮下水。徐晉今日看到傅容手鐲上的如意紋飾,可他怎麼也沒有抓來審問或是懷疑的衝動,其中緣由只能問他自己。

董方禮府上,醫師嘆氣董方禮也嘆氣,幼子董聞病情實在不好,若再找不到綠天葵和活呂蟲怕是無葯可救。

安撫好董聞,回到書房,如意樓樓主早已恭候多時,要他三日後去成王府。一步踏錯步步錯,受制於人,如果他放出的硫磺爆炸,如果百姓受傷,董方禮都是千古罪人。他不得不去,去淪為犬牙。

吳白起抱著一隻狸奴又來湖邊打趣傅宣,放下狸奴沒說兩句,轉身一看發現那隻主持的狸奴不見了。於是兩人還沒吵嘴兩句,只得分頭行動去找。

天黑,傅宣還是放心不下那隻小狸奴,提著燈籠又來樹林里找,燭光燃燒殆盡昏暗不能視物,卻正好撞見也在尋找狸奴的吳白起,聽聞一處有狸奴輕叫,尋聲望去是只雪白的小東西。

董方禮到成王徐茂的府上,心中是一千個不情願,成王能與這樣的人合作倒是輕鬆自在。硫磺已經經董方禮的手運出去,可是還差硝石,硫磺配硝石,天知道成王想幹什麼,但既上賊船,便沒有什麼清白可言,除了被要挾,董方禮別無選擇。

柳如意在密室里翻看關於董方禮的消息,得知董聞的病需要罕見藥材,命手下將兩位藥材一併送于董府。

雲羅寺的牆可關不住傅容,她此刻早已上街瞎逛悠來了,安王小跟班突然出現,他們一起看了一出皮影戲,一生一世為一人,傅容為美好的愛情所感動,走時又與安王約好明日再來看皮影戲。

翌日安王拿了自己寫的戲本子,請老闆今天演這個,但故事開講直到結束,傅容也沒來。文刑上來稟報說傅家兩位姑娘一早就離開雲羅寺走了。

傅容沒有回府待多久,拉著弟弟傅官去洪村別庄

掬水先生有事找如意樓,此刻在小築內等著樓主大駕光臨,為表誠意他摘下面具,如意樓請他靜候佳音。但突然問起了傅容,樓主明顯神色有變,依然答道不曾聽說。安王又豈是那樣好糊弄的人,如意銀樓的掌柜柳如意就是江湖如意樓的樓主。

得知董方禮最近總往洪村跑,徐晉也追了過去。洪村別莊裡大包大包的包裹搬運著,傅容卧在躺椅上,最近整夜整夜做噩夢,能休息一會就休息一會吧。誰知弟弟傅官卻嚷著要去看鵝,傅容只好帶著他鑽進林間的一堆鵝群里,鵝看著溫順可愛,但追起他們姐弟倆跑也著實可怕,誰讓傅容手裡攥著小鵝崽,不追他們才怪呢。

忽然兩陣樹枝撫過的聲音,身後的鵝被驅趕到一邊,徐晉暫時保住了姐弟倆的安全,放了小鵝,傅官拉著徐晉的衣擺感恩戴德,徐晉和藹的看著傅官,可姐姐一說話,徐晉看向傅容,臉立刻霎時由晴轉陰。

因為怕被鵝再追趕奔命,傅容瞎編了個值得懷疑的罪名誆徐晉送她回別庄。等送到了,徐晉又主動懷疑起傅容,萬一她向敵人通風報信呢,於是傅容就時時刻刻跟著他,這方案正合徐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