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集:傅容掬水小築救肅王


恆京令的府上有傅容與傅宣兩位掌上明珠,還有一個小公子,這孩童名叫傅官,這一日纏著二姐傅容哭鬧個不停,原因是他的鯉魚風箏掛在了園子內的枝杈上,這下只能望梅止渴了,他可不干,央求著二姐幫他取下。

傅容雖是府上千金小姐,但性格頑皮跳脫,抵不過弟弟的撒嬌便只好爬上去為他抓來,但枝杈太細,傅容一個站不穩掉下來,直直摔在了地上,腕間的鐲子也碎裂兩段,鮮血染紅袖衫。

如意芳霏第1集劇照
傅容為取風箏摔落在地

喬素娘乃是恆京令夫人,她在床畔叫了不知多少聲,傅容總算是捨得醒了,身邊姐姐傅宣與弟弟傅官也喜上眉梢,深深鬆了一口氣。不知為什麼,大夫診斷說傅容只是受了點皮肉傷,但她硬是躺了一天一夜都未醒。一家人坐在一起用膳,喬素娘為老爺燉了雞湯,這兩天因為掬水先生的月旦評要來,掬水小築附近多少姑娘小姐為之瘋狂,人滿為患,為防萬一他這兩日通宵達旦的操勞公幹。

傅容盯著遠處的摘星樓揣揣不安,醒來之後不知怎麼就是心神不寧。這時母親喬素娘送來一雙繡鞋,叫著她的閨名濃濃,慈母手中線,為她綉了與名字同音的芙蓉花圖樣。忽然電閃雷鳴,一道閃電劈上摘星樓塔頂,傅容愣愣的看著,老爺急忙去了衙門,娘親也跟著離開。暴雨頃刻而至,姐姐傅宣為她打理好手腕傷口,傅容則想著自己前兩天剛去完摘星樓,它今天就被劈了,傅宣安慰她只是巧合,隨後陪著她入睡。

一早傅容又從噩夢中驚醒,她想起一事,去年上元花燈節,吳城那裡人潮擁擠導致死傷無數,隨即那個縣令便入獄,那麼月旦評會不會也出事,她得去看看。只是月旦評的請帖連她姐姐都搶不到,何況是她,只能走點旁門左道了。她帶著丫鬟來扮作送畫的,結果被掬水先生的貼身侍衛文刑一眼識破,敗興而歸。一計不成二計生,一身八卦道士服穿上,再瞪著小鬍子,傅容守在了掬水小築門前。

如意芳霏第1集劇照
傅容想辦法進掬水小築

肅王一身傷痂自邊塞歸,收到了月旦評的邀請,便衣穿著站在了傅容小道士面前,一測便是要測自己何日死,說曾夢見自己遭意外而死,正好文刑從掬水小築里走出,傅容著急追上,應付了面前這位測命的趕忙就走,傅容說他一定會長命百歲、逢凶化吉。文刑自然察覺到有人跟蹤,傅容也不藏著掖著,大仙為文刑算了算說最近他家主人舉辦聚會,恐有血光之災,文刑不肯就要拔刀,卻被不知何處來的石子彈得躲避不及,以為是傅容偷襲追著她長街好一陣亂奔。一路上石子總在最關鍵的時刻彈向文刑,但雙拳難敵四手,傅容被眾家丁圍住,一把脂粉撒開,反倒把自己的眼睛迷住了,一人輕功點地抄起她離開,來到了城外湖邊。傅容求著這位恩公將他送至溪水邊,洗凈了眼,一不留神拉下恩公的黑紗鬥笠,頃刻間扇柄暗藏的刀刃便抵在傅容頸間,命她不許回頭看他。她嚇得閉著眼睛只說不看,殊不知這位神秘的肅王早已離開。

肅王手下許侍衛將掬水小築探查一番,那裡的確被動過手腳,而肅王也在邀請名單內,不知道月旦評到底是有什麼在等著他。如意樓里,各種金銀首飾,珠釵玉簪個個華麗高貴,傅容來找掌柜的柳如意,也是她的師父,她是說什麼也要去一趟掬水小築看看,或許師父有辦法幫她。果然,師父讓她和傅宣一起,來到了掬水小築門前,小姐們這一日早早就排長隊,這裡熱鬧的很。正巧齊策齊世兄也來了,傅容瞧著他的眼睛一直似有似無的在傅宣這裡打轉,乾脆成全齊世兄,把傅宣讓給了他,自己進門后獨自穿梭在長廊間。這裡芳香雅緻,四處可見掬水農夫的字畫,侍女捧著果子,水池飄忽著水霧,花瓣潺潺,唯一奇怪的是這樣雅緻的地方屋頂竟全是蛛網,卻有一處屋樑椽木乾乾淨淨。看著看著文刑迎面就要過來,傅容趕忙鑽進了角落。

如意芳霏第1集劇照
傅容求師父進掬水小築的帖子

正門此時大大方方走來一位氣宇軒昂的男子,英氣逼人,惹得許多姑娘一陣唏噓。所有人到齊,掬水先生戴著面具出現於人前,有公子請求品鑒拙作,的確文采斐然,但掬水先生只評二品,原因是不如肅王詩作佳,只有文字並未寄情。所有人聚在一起正是談文論墨,有位侍從突然斬斷了木樑上的一處細繩,隨即繩斷引得木椽落,眼看就要砸中肅王,傅容急急衝上撲開他,隨即兩人雙雙倒地。人群混亂中肅王將她錮在臂間,看著救自己的竟是那個小道士,傅容也反應過來,這人是昨日那個凶神惡煞閻羅王。掬水先生看著這邊兩人又是疑惑又是訝異。

要趕忙離開這裡,傅容選擇翻牆,掬水先生緊隨其後看著她立於牆頭,一聲姑娘讓傅容想起小時翻牆被父親逮到的恐懼,一晃神就要摔下來,掬水先生立刻撲上扶她,活生生當了一次肉墊,畫面似乎與小時候的情景重合,是濃濃?為傅容指了條小路,掬水先生又吩咐文刑徹查一下今日之事,掬水小築絕不涉及朝堂之爭,容不得別有用心之人。

如意芳霏第1集劇照
掬水先生為傅容指路

傅容回家就開始睡大覺,夢中自己一身紅嫁衣,穿著母親繡的芙蓉花鞋,腕間有紅色的印紋,有人挑起她的蓋頭,有人說她是掃把星,爹被問斬,長姐難產,幼弟夭折,這是她的夢。說起來掬水小築她怕出事就出了事,蹊蹺的很,這案子現交由提刑司審理,昨日與傅宣一道的齊世兄不是提刑司按察使嗎,可不可以…她還未說完便被噎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