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集:陳瓦兒生氣回家,李大勝租房


范建春跟林經理一直討論著李牆、陳瓦兒跟楊飛燕之間的關係,李牆來到二人身後,聽到了二人所說的話。李牆將他們一家人昨天的開銷都自己付了,還跟范建春強調起了在他心底里中,一直都是陳瓦兒漂亮。

陳瓦兒在酒店房間里收到了一封信,她看到信后眉頭緊皺,打電話讓李牆回來。李牆本是回酒店,可她卻突然接到了楊飛燕的電話,楊飛燕的一句「救我」讓李牆調了個頭,李牆一邊打了110一邊趕往公司。何大軍正在公司里緊掐著楊飛燕的脖子,幸虧李牆及時趕到,而陳瓦兒也帶著孩子往公司里趕,她到公司時正好看到了李牆輕拍著楊飛燕的肩膀,楊飛燕哭著投進了李牆的懷抱。夏天看到父親連忙跑到李牆的面前,李牆想抱緊夏天,陳瓦兒卻神情奔潰地讓李牆別碰她女兒。

金大媽在家裡念叨著這兩孩子打了電話報了平安之後一直都沒動靜,她一直都想著陳瓦兒。自陳瓦兒走後,她這心裡一直擔憂著。正在這時,陳瓦兒帶著孩子回來,陳瓦兒聲稱她暈車先回了房間休息,夏天在外邊將深圳的一切都告訴了家裡的老人,陳瓦兒是因生李牆的氣才回來的,而起因就是因為楊飛燕抱了李牆。就連夏天都認為楊飛燕喜歡李牆,金家跟周家幾位老人不由得聚在一起開了小會,重視起了這件事情。

陳瓦兒在房間看著李牆跟楊飛燕的名片,二人的名片合在一起正好是一整個公司的LOGO,陳瓦兒在房間忍不住掉著眼淚。金大媽知道陳瓦兒這會兒心底里正難受,她煮了碗面給陳瓦兒吃,讓陳瓦兒將深圳的一切一五一十說出來,陳瓦兒一邊安慰自己一邊說著深圳的事情,金大媽知道李牆心地善良,她相信楊飛燕在李牆懷裡哭只不過是因為李牆善良,金大媽也向陳瓦兒保證,就算李牆真的做了對不起陳瓦兒的事情,他們金家跟周家都站陳瓦兒這一邊。金大媽跟金大爺打電話給李牆,讓李牆趕緊回來,李牆手上有工作回不了,金大媽讓李牆必須這兩天回不容商量。

胡美華知道了陳瓦兒的事情,她理智地跟陳瓦兒分析起這件事情,建議陳瓦兒先冷靜下來觀察一下,再做決定,人在衝動時所做的決定往往會後悔一生。金大媽跟金大爺說起李牆跟楊飛燕的事情,二人都相信李牆不是這種人,認為李牆跟陳瓦兒的感情不至於因此破裂。

胡美中在家裡教育李想,胡美中採用平時教導學生的那一套,對李想用硬的。胡美華制止了胡美中,認為他們應該因材施教,要想讓李想完成自己的理想,首先要培養他對學習的興趣。胡美中聽了胡美華這番話,她生氣地將李想丟給了胡美華,胡美華上前問起了李想的興趣,讓李想先好好學習,李想也打從心底里聽從胡美華的話。

李大勝到動物園要一間宿舍,但動物園卻不批李大勝的宿舍,還批評起了李大勝近半個月來的早退遲到。李大勝無法,他只好打電話給吳西凱,讓吳西凱幫他看看居委會有沒有便宜的房子往外租。李大勝只簡單說了他跟胡美中準備離婚,吳西凱幫李大勝找了一間便宜房租的房子。

李牆談完一筆生意在公司大廳發現了一個小女孩哭著喊媽媽,他上前問起來,才知道這小女孩的母親是林經理。林經理跟李牆一同帶著小女孩去海洋館,李牆這才知道小女孩得了白血病,而她爸爸在得知小女孩生病之後就離開了她們,這麼多年一直是林經理自己養孩子。知道了林經理的困難,李牆毫不猶豫地將他之前提成的那五萬塊錢給了林經理,準備幫一幫林經理。

陳瓦兒帶著金大爺去醫院買葯,她這幾天一直心神不寧,險些暈倒在了醫院里。醫生說陳瓦兒是低血糖,看著陳瓦兒不睡覺不吃飯的模樣,金大媽讓胡美華馬上給李牆打電話,胡美華打過去之時公司正在午休,所有人都在爭分奪秒睡覺,楊飛燕迷糊之時誤將了李牆的電話,稱李牆正在睡覺呢。接著,陳瓦兒自己給李牆打電話,李牆只告訴陳瓦兒他這會兒正在上班,他昨晚熬了一宿沒睡,打算再眯會,陳瓦兒神情奔潰地吼了一聲,質問李牆究竟在上什麼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