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集:清明和清華長大成人 兄弟倆為彼此攢學費


為能自證清白,林美心帶著嚴正剛和李經理來到童裝店,奈何童裝店老闆拒不承認出售此款童裝,三人最終失望而歸。面對工友們的指點非議,林美心百口莫辯,眼下人、證俱在,就連嚴正剛也都出言質問,實在令她萬般委屈,堅稱從未有過盜竊行為。

嚴正剛回去途中,恰巧看見警車從身旁駛過,因擔憂林美心,於是慌忙騎車追去,待他趕到工廠才知公安部門已將嫌疑人抓獲,而童裝店老闆幫助銷贓,自然不會存有進出貨記錄,所以證實林美心只是誤買贓物。

盜竊之事沉冤昭雪,可卻深深傷透林美心,她決定離開制衣廠,遠赴去香港打工。周芳芳迅速跑去通知嚴正剛,張錦花則出面挽留林美心,誰知路上遇到劫匪,林美心為護張錦花,便與劫匪撕扯,雙雙滾進河裡,下落不明,唯獨岸上留有原本想要送給嚴正剛的綉帕。

時光荏苒,白雲蒼狗,轉眼已至2004年初。嚴正剛早已成家,生有一女嚴岩正上初中,方家兄弟倆受嚴正剛照顧,如今也成半大小子。老大方清明不負眾望,已在兩年前考進廣東明華大學,而老二方清華本是塊讀書的料子,但他想為哥哥賺取學費,索性輟學務工,直到嚴正剛在考場門口發現方清華吆喝賣水。

嚴正剛見此情形,氣不打一處來,愣是將方清華揪回家,先是一頓斥責,隨即命令他復讀一年重新高考,並讓女兒嚴岩嚴加看守。結果嚴正剛前腳剛走,方清華緊接騙取嚴岩信任,偷溜出門。

開往廣東的綠皮火車上,蘇妹剛在硬座上沒待多久,突然看到幾個大行李包從外面往裡丟擲進來,還沒等徹底有所反應,又見方清華嘴裡叼著車票,冒失地爬進車廂,一頭扎向蘇妹懷裡。

蘇妹驚怒交加,顧不得對方解釋,直接大罵流氓。方清華本就不是善茬,尤其在列車員檢票時發現蘇妹的車票遺落在地,於是用腳將車票滑進車座底下,坐在旁邊看她各種出糗。列車長過來了解情況,任由蘇妹如何解釋,照樣認票不認人。方清華剛想結束這場鬧劇,幫忙把票找出來,沒想到蘇妹脾氣倔強,寧願下車也不肯補票。

最終火車行駛,蘇妹沒能及時上車,方清華舉著車票大聲呼喚,約定會在廣州車站等她,可惜氣鳴聲太大,沒能如實傳達給蘇妹。

嚴正剛去找阿婆,發現方清華早就抵達廣東,母親下落不明的消息已成兄弟倆的心結,至今仍未放下。此時方清華從校方處得知大哥棄學,他失魂落魄地蹲在街邊,縱然大雨傾盆,還是在路上發現方清明。方清華和方清明氣惱對方棄學、棄考,二話不說地當場打了起來,直至警察出面,將他們批評教訓一頓。

由於方清華沒有暫住證,方清明謊稱辦理暫住證昂貴,拉著方清華撒腿就跑,隨即來到街邊小攤,一邊聊著近兩年的情況,從他如何輟學再到吉他廠打工,一邊拿出存摺放在飯桌上,希望方清華帶回去好好讀書。然而方清華也把存的零錢拿出來,坦白他為何放棄高考的原因,這一畫面讓倆兄弟眼眶泛紅,徹底和好。

次日一早,方清明為弟弟買好火車票,囑咐他到家寫信,並且留下先前摔爛的木瓜干。方清華根本不想回家,他表面看似答應,但在大哥走後,立馬以五十塊錢賣掉火車票,怎料轉身竟然遇見蘇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