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集:幸福里為胡美華接風,李牆重回公司


李牆一身工服,灰頭土臉來找老姚,老姚替李牆出主意,他打從心底里認為楊飛燕是一個好人善人,李牆卻沒有這種想法。半夜,同宿舍的一個工友為了弟弟的學費來偷李牆錢包,他上個月的工資被人騙了,李牆的錢沒有放在錢包里,他起身之後並沒有指責那人,只讓他日後不要再偷錢。想了想,李牆還是將身上的一點錢拿了出來,交給了那人,同樣是在深圳混的,但凡他要是能幫的就多幫一把。

次日,李牆來到公司,他給楊飛燕擦辦公室,恢復起了二人初次見面的場景,只不過這一次他們二人身份調位。正在這時,吳西凱電話打來,他打電話問過起李牆的近況,楊飛燕把李牆貶得一文不值,吳西凱讓楊飛燕多給李牆機會,李牆有不少缺點,身上也有著許多優點。掛斷了吳西凱的電話,楊飛燕看著眼前的李牆,還是決定再給李牆一次機會,讓李牆留下。

李牆回工地收拾行李,所有工友都熱情跟李牆道別。范建春對李牆重新回來這件事情感到十分好奇,同時他也提起了公司的情況,認為公司下個月的工資能不能發出來還不一定呢,公司有一部分的股權並不是楊飛燕的。

討債的人追到公司來,李牆進辦公室問楊飛燕關於公司的情況,楊飛燕沒隱瞞,如果李牆要辭職隨時可以走,她確實是欠了債,之前本是答應吳西凱要幫李牆賺點錢,但如今可能辦不到了。正在這時,楊飛燕的前夫何大軍來跟楊飛燕要錢,何大軍口口聲聲喊著楊飛燕是殺人犯,就算林經理想勸下何大軍,可何大軍還是在外邊大喊大叫破壞楊飛燕的名聲。

當年楊飛燕來深圳時有四個月的身孕,她跟何大軍離婚了所以將孩子打了,這件事情何大軍一直揪著不放。這時,何大軍闖進辦公室,他誤會了李牆跟楊飛燕,二話不說將李牆打了。老姚知道了這件事情,他跟范建春一直打趣著李牆,范建春更是將公司鑰匙給了李牆,讓李牆回公司幫他關下窗戶,深圳要來颱風了。

李牆回公司關窗戶,看到了楊飛燕獨自一人在公司里買醉。離開北京后不沾酒的李牆還是奈何不了楊飛燕的請求,陪著楊飛燕喝了一杯接一杯的酒。與此同時,夏天在夢裡夢到李牆不要她們二人了,她哭著從夢中醒來,陳瓦兒起來安慰夏天,李牆絕對不會拋棄她們的,等她有假期了就帶夏天去看李牆。

楊飛燕喝多了,她提起自己之所以再次留下李牆的原因,她欣賞李牆對瓦兒的好,她也希望有一個人能夠全心全意一輩子對她好。她自小就失去了母親,十三歲失去了父親,當時何大軍幫她辦的後事,她二十歲就嫁給了何大軍,不願意留在小城市的她來到深圳闖盪,可她跟何大軍卻越走越遠,她還流了自己的親生孩子。如果能夠再來一次機會的話,她絕對不會結婚。李牆安慰起了楊飛燕,楊飛燕沒法選擇她的出生,但可以選擇一個家,楊飛燕哭著喊這個世界的不公平,她羡慕瓦兒,討厭一個人孤孤獨獨的。李牆抿唇,他舉起酒盃祝福楊飛燕,她一定會有屬於自己的家的。

胡美華回國,一幫同學組織了一場聚會,一行人回顧起了當年的夢想,認為全桌最心想事成的人就是缺席的李牆。吳西凱打電話給楊飛燕,楊飛燕知道吳西凱找李牆,她將電話給李牆,李牆從而跟幾人通了一通短短的電話,也讓幾人以後找他不要通過楊飛燕。掛斷電話后,一行人繼續談話,胡美華提起自己在國外的經歷,她到國外就改學了兒童心理學,她畢業工作結婚都是她的選擇,而她也早已經離婚了。

吳西凱因為當年戀愛的事情向胡美華道歉,胡美華早已經沒有將當年的事情放在心上。吳西凱想知道胡美華選擇兒童心理學的原因,莫不是想跟陳瓦兒一樣當賢妻良母,胡美華跟陳瓦兒追求的幸福不同,胡美華認為自己一個人過挺好的,不願意跟瓦兒一樣深陷於婚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