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集:顧曉菱勸回雷浩文自首 王子茹負債纍纍


李思雨和顧曉菱現在都聯繫不上雷浩文,顧曉菱打電話給陳一鳴問他知不知道雷浩文在哪,還把雷浩文的事情告訴了他,陳一鳴知道后便去找了龔總,龔總正好在和王子茹通電話,王子茹讓龔總好好招待陳一鳴,叮囑他不要亂說話,陳一鳴進來后直接質問他知不知道雷浩文在哪裡,龔總還在裝傻,陳一鳴又問他背後的大股東是誰,龔總也閉口不談,陳一鳴氣得一拳把龔總打到在地。

這天何睦來接顧曉菱去民政局結婚,顧曉菱卻還在想著雷浩文的事情,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到了民政局門口,顧曉菱突然猶豫起來,她問何睦能不能晚些領證,她現在真的心情很差,情緒也很亂,何睦卻說自己已經做好了領證后所有的計劃,他讓顧曉菱不要再任性了,顧曉菱卻說自己今天就是不想領證,她想轉身離開,何睦卻拉住了她,讓她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顧曉菱徹底爆發了,說自己從見何睦的第一眼開始就在控制自己的情緒,一秒鐘也沒有鬆懈過,顧曉菱甩開何睦轉身走進一家便利店,她拉開冰櫃拿出一瓶飲料喝了起來,喝到一半何睦進來了,顧曉菱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突然當著何睦的面把妝卸了,還說自己根本不是什麼優雅從容的人,她也根本不愛何睦,顧曉菱終於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一時之間身心舒暢,她把何睦給她的五百萬還了回去,一身輕鬆地離開了。

顧曉菱剛走幾步,就不小心崴了腳摔在路上,顧曉菱拿出手機給雷浩文發了消息,說自己和何睦分手了,想要見見雷浩文。雷浩文還是沒回復顧曉菱的消息,顧曉菱突然想起來雷浩文和她說過以後成功后的夢想,她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去了賭場找雷浩文,竟然真的讓她給找到了。顧曉菱對雷浩文又打又罵,雷浩文卻一直沒什麼反應,任由顧曉菱打罵,直到顧曉菱說自己和何睦分手后,雷浩文的眼睛里才有了神采,顧曉菱說起了雷浩文和自己相處時的點點滴滴,雷浩文有些心動,但他又覺得顧曉菱是為了騙自己回去,顧曉菱則說自己從來沒有欺騙過雷浩文,她只有在雷浩文面前,才能放肆痛快地做最真實的自己,她勸雷浩文回去自首,她願意等雷浩文出獄后和他在一起。在顧曉菱的努力下,雷浩文回去自首了。

陳一鳴調查起龔總背後的大股東,很快,陳一鳴就調查到王子茹才是幕後主使,陳一鳴心痛不已,而且他還發現,綠寶受賄風波期間,在背後雇傭水軍攻擊綠寶的也是王子茹。陳一鳴去天曳集團找了王子茹,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王子茹做的事情,王子茹見狀也沒有辯解,問陳一鳴為什麼還要來找自己,陳一鳴說自己是來挽救他們的關係的,王子茹鬆了口氣,這才把自己的計劃和凍結獨步的原因對陳一鳴和盤托出,如果這次綠寶沒有被FCC集團收購,那她就會失去自己所有的財產和獨步的股份,陳一鳴見狀也有些心軟,說自己可以幫王子茹挽回公眾對綠寶的印象,雖然王子茹覺得陳一鳴的做法收效甚微,但他卻不肯放棄,還要做最後的努力。

雖然有陳一鳴的支持,但王子茹還是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代價,負債纍纍,還被警察逮捕了。雷浩文也受完自己應有的懲罰,即將保釋出獄,顧曉菱也充滿期待地等待著雷浩文。李思雨創業成功,但她前進的道路還遠遠沒有結束,她會在繼續奮鬥在創業的路上,並享受創業的過程。 陳一鳴等人也會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成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