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李牆陳瓦兒在一起,胡美華放棄李牆


陳瓦兒收到復讀學費已交的通知時倍感意外。陳父誤以為是李牆交的學費,陳瓦兒卻明確表示她跟李牆已經不再聯繫了。陳母將周家的錢還給了周家,她感謝周家幫陳瓦兒交了學費,周大媽跟周大爺卻不知道這件事情,二人思來想去認為最有可能替瓦兒交錢的是吳西凱,吳西凱也十分喜歡陳瓦兒。同樣認為是吳西凱交錢的還有胡美華,胡美華誇起了吳西凱,吳西凱卻一陣納悶,原來學費不是他交的,是李牆交的。聽到李牆對陳瓦兒的上心,胡美華落淚大哭。

胡美華找上鼠仨,她想知道李牆的下落。鼠仨奈何不了胡美華,只將李牆的下落告訴胡美華。得知李牆去挖煤了,胡美華二話不說來礦洞找李牆,她看到了髒兮兮的李牆一點兒都沒嫌棄,只緊緊抱住了李牆,幫李牆洗乾淨手。李牆帶胡美華來吃飯,胡美華卻一點沒吃,飢腸轆轆的李牆吃了兩大碗面,胡美華心疼李牆,她想要讓李牆跟她回去,她可以給李牆錢,幫李牆找工作,李牆在這裡拚死拼活,陳瓦兒非但不會理解李牆,更不會念著李牆半分手。李牆不為所動,胡美華將錢砸在李牆身上,李牆卻一點一點撿起錢還給胡美華,陳瓦兒考不上大學是因為他,他必須用他的力氣還了這個債。

胡美華從煤窯回來就找上陳瓦兒,她想了解陳瓦兒的所有,她會願意把她的所有告訴陳瓦兒。陳瓦兒知道胡美華的故事,胡家姐妹從小就父母雙亡,胡美中為了美華只能上大專,如今美華已經上大學了,以後一定會出人頭地的。胡美華也提起了陳瓦兒的過去,陳瓦兒自小在青年宮學唱歌和跳舞,她的歌唱比賽一直拿獎,初中時成績中游,而高中卻因頻繁轉學而急速下滑。陳瓦兒沒有想到胡美華知道這麼多,聽到胡美華羡慕她,尤其是李牆對她的感情,她搖頭苦笑,不願意再提及李牆,胡美華沒有想到陳瓦兒這麼狠,她覺得是陳瓦兒辜負了李牆的心思,陳瓦兒當著胡美華的面哭了起來,她並沒有表面的那麼瀟灑,她不願意拖累李牆,這張好看的臉給她和家庭帶來了極大的負擔。

陳瓦兒第一次說她在乎李牆,胡美華哭著決定退出這場感情,她將李牆挖煤的事情告訴陳瓦兒,希望陳瓦兒能將李牆帶回來,她也清楚地知道李牆的眼中一直沒有她,李牆喜歡的是陳瓦兒。

陳瓦兒來到煤窯找李牆,發現了累得在煤車裡睡著過去的李牆。陳瓦兒十分心疼李牆,她哭著抱住了李牆,不願意再鬆開李牆的手。這是二人的第一次擁抱,二人彼此靠近著對方,近到他們能感受得到彼此的呼吸。另一邊,胡美華跟吳西凱去看電影,她將自己去找陳瓦兒李牆的事情告訴吳西凱,難過地靠在了吳西凱的肩膀上。吳西凱鼓起勇氣抱住了胡美華,胡美華也主動提起要跟吳西凱在一起,徹底放下李牆。從影院出來后,吳西凱第一次牽起了胡美華的手,二人一同走回學校。

李牆跟陳瓦兒一同回院子,二人算是默認了關係。青年宮的孫老師提起部隊文工團的招生名額,讓陳瓦兒考慮考慮,陳瓦兒問過李牆的意見,決定試著考一考,這對她來說是一個改變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