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集:蕭啟翰挑撥離間 蕭啟元誤會蕭承煦


蕭承煦找人在暗中照顧蕭啟元,不能受任何危險。蕭啟元看著碗里的饅頭剩菜開始後悔不該和蕭承煦鬧脾氣跑出來,看見一個父親照顧著自己的兒子心裡很難過,要是蕭承睿還在想來也會這樣照顧自己吧。這對父子是受了水災才來到這裡的,朝廷開倉放糧經過層層剝削到這裡已經沒多少了,蕭啟元這才真正見到了民眾的苦,意識到蕭承煦說的對,是他想的太簡單了。蕭啟元半夜醒來,屋子裡到處都是窮苦人民,蕭啟元心裡暗暗發誓要是能回去一定要好好學習為臣民謀福,不讓賀蘭茗玉和蕭承煦失望。

幾日不見蕭啟元已經瘦了不少,不過蕭承煦還是沒有心軟,要是連這點苦都受不了也沒辦法知錯。蕭啟元體力不支暈了過去,蕭承煦見狀連忙上前,蕭啟元醒來看見他抱著他哭了好久。回去后,蕭承煦耐心的給蕭啟元上藥,一向怕疼的蕭啟元沒有喊疼,也終於知錯了,蕭承煦誇讚他在逆境之中隱忍堅持,這份心性已經很好了。蕭啟元想留下來治理水患,他之前說的那些治理水患的方法只是紙上談兵而已。新安王來了,說找到了一名河工懂得治理水患,蕭啟元也跟著一起去了。蕭承煦很欣慰,難得蕭啟元成長迅速已經有了明君風采。蕭啟元問新安王董若萱怎麼樣了,新安王回答她去了外祖家,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蕭啟元出宮兩個多月了,賀蘭茗玉度日如年,凌蓁兒告訴他們水患治理順利,蕭承煦已經帶著蕭啟元起身回宮了。回宮厚,賀蘭芸琪誰要處置蕭承煦,蕭啟元卻說自己要感激他,因為這次出宮看到了何為百姓之苦,賀蘭茗玉和賀蘭芸琪見他成長迅速都很欣慰。蕭承煦發現江南官員皆有貪墨行為,最嚴重的是劉明泰。蕭啟翰稱劉明泰和蕭承煦政見不和,不信他會秉公執法,可這件事情蕭啟元在江南也證實了,沒有理會蕭啟翰。劉明泰五日後將會斬首示眾,蕭啟翰很生氣,覺得蕭承煦是衝著自己來的。二人江南一行,蕭承煦和蕭啟元的關係也親密起來,蕭啟翰有些心急,所以找蕭啟榮打探了一下。

蕭啟翰查到蕭啟元在江南的事情后便把那個人販子找了過來,讓他告訴蕭啟元是蕭承煦指使他這麼做的,蕭啟元卻覺得他們在陷害蕭承煦,畢竟蕭啟翰和他明爭暗鬥多年。蕭啟翰口口聲聲保證這件事情絕無虛假,江南之地蕭承煦早就根深蒂固,要是他想要找蕭啟元很快就能找到。蕭啟翰讓蕭啟元試探一下蕭承煦,那時就知道是真是假。於是蕭啟元叫來蕭承煦說想延緩行刑劉明泰,而且他已經答應了,蕭承煦也只能答應了。蕭啟元覺得蕭承煦心胸坦蕩,蕭啟翰卻說劉明泰剛剛在牢里自盡了,這是蕭承煦的手段罷了。

賀蘭茗玉收到李嬤嬤送來的一封信,說蕭啟元要守陵半年,蕭承煦覺得這一定是逃避學業的說辭,立刻趕去皇陵要把他帶回來,賀蘭茗玉覺得這件事情定有內情。蕭啟元告訴蕭承睿,自己很小的時候他就去世了,後來蕭承煦突然出現對他管東管西,所以蕭啟元討厭他並且總和他作對,可直到今天才發現他的為人處世、騎馬射箭都是他教的。其實蕭啟元很開心,一直有一個人像父皇一樣護他愛他,可是蕭承煦卻又那樣對待他,所以蕭啟元覺得那隻不過是他迷惑人心的手段,不過是想讓他做棋子罷了。

蕭承煦匆匆趕來,蕭啟元要他當著蕭承睿的靈位發誓說他在江南被人賣身為奴不是因為他。蕭承煦解釋他誤會自己了,他這麼做只是想讓他知道任性是要付出代價的,而且他也在暗中保護他。蕭啟元卻不肯相信,蕭承煦道,若他真的想要皇位,他根本不會坐到這個皇位上。蕭啟元拿長明燈燒了皇陵,接著叫人以以上犯下的名義拿下蕭承煦,卻無一人敢動。蕭承煦痛心不已,他為了蕭啟元四處征戰此心可表天地可鑒,即便有罪也由兩位皇太后處置,怎能由他一人說了算!於是,蕭啟元把這件事情鬧到了朝堂上,蕭啟翰鬧著要蕭啟元褫奪攝政王封號。賀蘭茗玉和賀蘭芸琪因蕭啟翰從中挑撥很生氣,眼看著君臣一心朝中安穩,突然又生了這樣的事情,真是一刻不安穩。得知蕭啟元想褫奪蕭承煦攝政王封號,二人又急了。蕭承軒因為這件事情生氣,蕭承煦對蕭啟元掏心掏肺,如今卻和蕭承睿一樣反過來算計他,真是養不熟的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