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集:蕭承煦一統中原 蕭承煦教育蕭啟元


賀蘭芸琪擔心蕭承煦會生出野心,大樑繁華絕非大晟可比,畢竟人性如此。大晟搬去了長安,蕭承煦告訴兩位皇太后和蕭啟元,他沒有辜負祖先遺志,一統中原。長安這一戰打得很艱苦,損失了不少良將,蕭啟碩和蕭啟達也損失在了這一戰中。蕭承煦有些難過,蕭承禮失去了兩個兒子卻連一句怪他的話都沒有,蕭承煦覺得欠他許多。賀蘭茗玉問起蕭承煦傷勢,蕭承煦想拉她的手,賀蘭茗玉卻退後道,只願以後的長安能夠平安。

蕭承煦說,他會輔佐好蕭啟元治理天下,賀蘭茗玉希望他能夠多多在意他的生活,可是他的生活在他答應輔佐蕭啟元時被親手斬斷了,他也不知道該做什麼。蕭承煦問賀蘭茗玉是不是能真的放下,賀蘭茗玉說放不下又有什麼用,如今對蕭承煦也只是像家人那樣,沒有其他,也不會再有其他。蕭承煦不信這是她的真心話,賀蘭茗玉再無多言。蕭承煦回府後還在處理國事,蘇玉盈很是著急,要他想想自己的家人和後嗣,蕭承煦沒在理會。

凌蓁兒告訴賀蘭茗玉和賀蘭芸琪,剛才蕭啟翰和蕭承煦當著蕭啟元的面吵了起來,蕭承煦想要一舉拿下西蜀,蕭啟翰不同意,所以來找她們主持公道。賀蘭茗玉竟然站在了蕭啟翰這邊,蕭承煦有些錯愕,不過還是沒有反駁。凌大人提出對舊梁徵收重稅不妥,蕭承煦道國庫日漸虧空,這麼做並沒有不妥。賀蘭茗玉說要從長計議,大樑已經歸順,若因此丟失民心才是不妥。賀蘭茗玉親手給蕭承煦做了一桌子菜,這兩件事情她都沒有向著蕭承煦,他心裡定然不悅。蕭承煦覺得她處處針對自己,賀蘭茗玉好好勸說,希望她能夠聽自己的意見。蕭承煦還是放棄了,從小到大他有什麼事情拗得過她呢。蕭啟元來找賀蘭茗玉,見蕭承煦在這裡有些不高興讓他跪安,賀蘭茗玉見他這麼對蕭承煦說話很是不悅。蕭承煦拿過蕭啟元手上的蛐蛐兒讓他少貪玩,賀蘭茗玉附和,蕭啟元再一次氣沖沖地跑了。蕭承煦道,他會努力學著怎麼做一個好父親,不管賀蘭茗玉作為一個女人還是母親,他都會陪著她。

蕭啟元和蕭啟榮在花園裡玩耍,甩開了那些太監后蕭啟元便爬樹抓鳥,結果不小心從樹上摔了下來,蕭啟榮頓時傻了。蕭啟元受傷后賀蘭茗玉有些生氣,對他也比較嚴苛,賀蘭芸琪卻攔著說要從王公大臣家裡挑幾個孩子陪蕭啟元。凌蓁兒帶著那些王公大臣的孩子進宮,蕭啟元還是鬧著不肯吃藥,董若萱以為他怕苦就拿出了一些糖,蕭啟元這才肯喝葯。蕭啟元和大家一起放風箏,司徒珍把董若萱手上的鳳凰風箏搶了過來,蕭啟元聽說董若萱喜歡風箏就叫人多扎了幾個,司徒珍有些嫉妒。董若萱是新安王的女兒,生母只是個側妃,很早過世了,看著也很水靈。新安王是大樑舊臣,即便再有才幹也只能封個閑散職位。賀蘭茗玉叫來了董若萱,蕭啟元便記住了她的名字。

新安王被派去駐守江南,蕭承煦告訴他,大樑舊民有不少人在暗中反大晟,所以讓新安王去安撫民心,他很器重新安王,他出身於江南,去那裡再合適不過。蕭啟元心血來潮拿出了最喜歡的衣服,還拿著新做好的風箏去找董若萱,司徒珍恰好也在賀蘭茗玉宮裡。得知新安王把董若萱接出了宮,蕭啟元鬧著要讓新安王調回來,賀蘭茗玉任他鬧,讓他知道知道做皇帝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知道蕭啟元下了一封手諭,讓人快馬追上新安王就說賀蘭茗玉已經收回了凋令。

去往江南的路上,董若萱悶悶不樂的,覺得如此匆忙地離開蕭啟元會不開心。新安王接到旨意后就去找了蕭承煦,蕭承煦生氣不已,他這簡直是在胡鬧。蕭承煦讓新安王繼續按照原定計劃去江南,自己去找蕭啟元。蕭啟元心心念念讓董若萱進宮把風箏給她,蕭啟元道,他們都已經動身去江南了。蕭啟元怒了,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皇帝想怎樣就怎樣,說要下令處置他,賀蘭茗玉趕來很是生氣。蕭承煦一把扛起蕭啟元,說要親自教導蕭啟元,賀蘭茗玉雖然擔心卻也沒有阻攔。這幾日蕭啟元每天都哭著喊著要找賀蘭茗玉,賀蘭茗玉卻知道蕭承煦說的有道理,蕭啟元身為皇帝總是這樣下去不好,而她去勸蕭承煦也會覺得自己是慈母多敗兒,只能讓賀蘭芸琪去旁敲側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