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集:蕭承煦放棄皇位 蕭啟元登基


賀蘭茗玉來了,蕭承煦叫蕭承軒他們都下去。賀蘭茗玉逼蕭承煦停戰,她不能眼睜睜看著蕭啟元性命不保,勸他放了蕭啟元獲得監國實權,她不會像惠妃那樣兩面討好,蕭承煦始終是她最信任的人。蕭承煦卻道,他一生的軟肋只有賀蘭茗玉一個,蕭啟元還不夠資格,既然如此他就殺了龍鳳虎三營的人。賀蘭茗玉覺得他瘋了,十二營可是他父王所創,何況龍鳳虎三營都和蕭承煦一起上過戰場,保家衛國何罪之有。十二營內耗,大晟內亂,遭殃的是無辜的老百姓,蕭承煦這些年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會毀於一旦。蕭承煦想找回公道,可就因為他一個人要犧牲上前上萬人嗎?蕭承煦有多恨蕭承睿,他毀了自己所有的一切,更恨蕭承睿活著的時候沒有殺了他,才落得現在這樣的局面。賀蘭茗玉何嘗不知道這是蕭承睿設的局,她也恨,但是他想要的是大晟的長治久安,二人身在其中逃不得。

蕭承煦依舊不肯放棄,若是蕭啟元登基賀蘭茗玉便是太后,二人便再無可能,他放棄皇位便是放棄了她,蕭承煦不甘心,他等了她這麼多年!賀蘭茗玉兩眼含淚,他們根本沒有將來。蕭承煦口口聲聲說不在乎大晟安平,賀蘭茗玉嘆了口氣,該勸他他已經勸完了,所以讓蕭承煦看清眼前局勢,蕭啟翰必定擁立蕭啟元,他二營也會投向他們。蕭承煦道,她真的以為自己不會拿蕭啟元做擋箭牌嗎?賀蘭茗玉急了,蕭啟元是她的命,蕭承煦不會這麼做的。賀蘭茗玉走了,蕭承煦難過不已,為什麼她對自己這麼狠心!

賀蘭茗玉也不知道蕭承煦會不會放手,只能等待消息。蕭啟元遲遲沒回來,賀蘭茗玉剛打算實行最後的計劃,蕭啟元被送回來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李嬤嬤帶回了蕭承煦一封信,上面只有四個字,我不忍心,不忍心把天下的長治久安和賀蘭茗玉的一世長安毀了,終究是她逼蕭承煦放棄了最後一步。賀蘭芸琪宣了蕭承睿的傳位詔書,蕭啟元繼位,賀蘭茗玉與她並未皇太后輔佐新皇。賀蘭芸琪讓親貴們推選一位親王監國,蕭承禮讓賀蘭芸琪指派,她選的自然是蕭承煦,蕭啟翰站出來問要是攝政王心懷不軌如何是好,他要蕭承煦在這裡立誓說絕無反心,不然就再推選出一位攝政王。蕭承煦當即立誓,若有反心,不得好死。

蕭承煦來了,賀蘭芸琪忙請他進來,今日多虧有他大局才得以安定,還勸他不要和蕭啟翰計較。蕭啟元剛剛繼位,還需要守滿孝期才能舉辦登基大典,在這期間江山社稷還是要交托與蕭承煦。蕭啟元說想帶蕭啟榮坐坐那把椅子,賀蘭茗玉臉色一變,蕭承煦告訴他那把龍椅除了他誰都不能坐,還把父皇當初給他的那塊玉佩給了蕭啟元,他才是有福氣穿上龍袍的人,讓他做個好皇帝,讓賀蘭茗玉安心。蕭承煦並不怨賀蘭茗玉,這都是他自己的決定,這些年二人兜兜轉轉始終未能圓滿,蕭承煦還有一個念想,當年他出征前賀蘭茗玉答應綉一個荷包給她,若是她想還這個情就把荷包綉好吧。賀蘭茗玉深知,蕭承煦給蕭啟元的不止是一塊玉佩,而是夢想,是他的承諾。

蘇玉盈大發脾氣,砸了不少東西,甚至拿起刀指著蕭承煦質問,覺得她出賣了自己。蕭承煦說惠妃一直都在欺騙蘇玉盈,蘇玉盈卻覺得這都是他的借口,他一心只有賀蘭茗玉。蕭承煦把刀子抵在自己心口,要是她真的覺得自己欠了她大不了拿回去就好,蘇玉盈始終沒有下手,只是不斷地哭喊著質問著他憑什麼這麼對她。蕭啟元睡著了,賀蘭茗玉找出了那個荷包,十年了,這一個荷包還是沒能綉完,就當做有始有終把它綉完整罷了。凌蓁兒擔心蕭承煦想要的不止是荷包,賀蘭茗玉卻道,他們已經是這般身份了,還能有什麼念想。

蕭承煦打算等蕭啟元登基后就率軍出征,賀蘭茗玉把荷包交到了他手上,願他一生平安順遂,錯過的再也回不去了,正如這十年的他們。登基大典上,賀蘭芸琪與賀蘭茗玉兩位皇太后帶著蕭啟元走上皇位,蕭啟元依舊一臉懵懂。蕭承煦殺了大樑皇帝,再大樑皇宮正殿內坐接受朝拜,長安只知燕王不知有蕭啟元,賀蘭芸琪有些擔心,賀蘭茗玉卻始終相信蕭承煦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