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集:蕭承睿病重離世 蕭承睿利用蕭啟元


多虧了有護心鏡救了蕭啟翰一命,蕭啟翰拿出護心鏡發現裡面有個平安符,這是凌蓁兒特意放在裡面的。賀蘭茗玉和賀蘭芸琪收到喜報十分開心,說要去祈福殿拜謝。回京后,蕭承睿嘉獎了蕭承煦,且三軍均有犒賞。賀蘭芸琪要和祭司聊天,賀蘭茗玉在外等待時遇見了蕭承煦,凌蓁兒見狀連忙退下。蕭承煦回朝後才知道賀蘭茗玉那時性命危急,只怪自己那時全然無知,也沒想到蕭承睿會親自來救他,他的身體大不如從前了。賀蘭茗玉說,于軍於民他的確是一個好皇帝。蕭承煦嘆了口氣,這些年來他對蕭承睿也越發了解了,既然他把江山托付與他,他便把江山坐的更穩一些,只是他和賀蘭茗玉仍要相隔咫尺。賀蘭茗玉道,各自安好便是福氣了。

幾年後,蕭啟元和惠妃的兒子蕭啟榮都長大了,到了該上書房的年紀。蕭啟元說賀蘭茗玉一直在教他背書,聽完他背詩后很開心的賞了自己的一副短角弓。惠妃拿蕭啟榮和蕭啟元做比較,賀蘭茗玉安慰蕭啟榮以後一定會做一名大晟勇將,但惠妃的野心遠不止於此。兩個孩子都很喜歡蕭啟翰,蕭啟元跑去找蕭啟翰不小心摔倒了,蕭啟翰輕飄飄地說了一句便拉著蕭啟榮走了。蕭承睿的咳疾再次複發,身體一日不如一日,賀蘭芸琪擔心不已。今天的情況大家都在暗中較勁,所以賀蘭芸琪勸蕭承睿早些立太子,立長來說應該是蕭啟翰,但按嬪妃的地位來說是蕭啟榮。蕭承睿道,那兩個小的年紀太小,蕭啟翰軍功也算夠,但是出身低,這幾年也一直和蕭承煦明爭暗鬥,心有芥蒂,即便把皇位傳給他也不是蕭承煦的對手,壓制蕭啟翰也是為了保全他。蕭承睿要好好想想立太子一事,可保大晟國祚綿長。

夜裡蕭承睿再次咳嗽起來,甚至咳出了血,賀蘭芸琪慌忙叫來了御醫。御醫如實說道,蕭承睿大限將至,萬般事宜當早做決定。蕭承睿叫來了蕭承煦,又講起了舊事,蕭承煦知道他講起舊事必要算計人心,親情恩義不過是他牽制人的工具而已。蕭承睿也不生氣,說他看中蕭承煦並非沒有真心。蕭承煦有些不滿,他這些年征戰沙場,收西齊,退梁軍,實施新政平衡朝中勢力,自問恩情已償還乾淨,今日倒要問問他欠自己的東西有多少。蕭承煦問蕭承睿沐王妃的死,蕭承睿如實說了當時的情況,但他不後悔當初的所作所為,因為他認為父皇的決定是錯誤的,他只是及時糾正了錯誤而已,為上為君,蕭承煦根本不合適。蕭承煦道,待他把大晟江山拿回來自有論斷。蕭承睿讓他現在就殺了自己,蕭承煦卻猶豫了,蕭承睿知道他下不了手,作為帝王需要狠心,但他做不到。

蕭承睿找賀蘭茗玉下棋,他們做了半輩子夫妻也鬥了半輩子,卻沒贏過一次。蕭承睿自知時日無多,寫好了傳位詔書,請來了賀蘭芸琪和德安,交代好該交代的。蕭承睿傳了德安一道密旨,龍鳳虎三營不可違抗。蕭啟元睡夢中都想著蕭承睿,賀蘭茗玉看著他說,蕭承睿對他好也好壞也罷,一切都要過去了,這天要變了,但她會好好護著他的。

蕭承睿提筆寫下傳位詔書,讓六皇子蕭啟元繼位。筆落,蕭承睿便駕崩了。賀蘭芸琪一直誰也不見,秘密召見了蕭承禮和李相,賀蘭茗玉知道一定是出了什麼亂子,也不知道遺詔最後立了誰。賀蘭茗玉覺得和自己沒關係,八成封個太妃在這宮裡孤獨終老罷了,如果可以 她真的想帶著蕭啟元回庸臨。

賀蘭芸琪叫來了賀蘭茗玉,看到詔書賀蘭茗玉很生氣,蕭承睿生前從未好好疼愛過蕭啟元,臨終前卻把他推向皇位,分明是想讓他們母子牽制蕭承煦!賀蘭芸琪勸道,只有讓蕭啟元登上皇位並讓賀蘭茗玉勸他,蕭承煦才有可能放棄登上皇位之心。可賀蘭茗玉何嘗甘心,不想同意蕭啟元繼位,這皇位本就是蕭承煦的。賀蘭芸琪勸她別糊塗,蕭承煦爭奪皇位名不正言不順,蕭啟翰也必不會想讓,到時候兩方勢力亂戰,大晟又要陷入岌岌可危之中。賀蘭芸琪告訴賀蘭茗玉,蕭啟元必須登基,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原來蕭承睿立下遺詔之前已下了密旨,若是蕭啟元不得登基,龍鳳虎三營便會殺了他,無論藏身何處!賀蘭茗玉得知真相恨極了,他這是逼著她去牽制蕭承煦啊!可如今密旨已下,覆水難收。

回到宮裡,賀蘭茗玉發現蕭啟元不見了很是崩潰,李嬤嬤帶走了蕭啟元,只留下了一張對不起的紙條。賀蘭茗玉知道,李嬤嬤一定被帶去燕王府了,蕭承煦一定知道了遺詔的內容才帶走了蕭啟元,想要奪回皇位,但賀蘭茗玉不會讓蕭承煦這麼做的。蕭承煦讓蕭承軒陪蕭啟元玩兒,很快賀蘭茗玉就來了,蕭承煦說他不會傷害蕭啟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