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賀蘭綰音中毒病逝 蕭承煦被困山谷


蕭承睿來看賀蘭茗玉,賀蘭茗玉不斷地咳血,蕭承睿徹底慌了,葯熬好后迫不及待地給賀蘭茗玉餵了下去,賀蘭芸琪見狀也有些奇怪,本以為他是真心疼愛賀蘭綰音的,可沒想到他的心思如此複雜,可憐了她們姐妹倆。賀蘭芸琪說賀蘭綰音攔著誰都不讓進,只想看蕭承睿,也不知道蕭承睿此番究竟是深情還是無情。賀蘭茗玉睡夢中還喊著姐姐,一醒來就要去看姐姐,蕭承睿連忙讓賀蘭芸琪照看著自己去看賀蘭綰音。

賀蘭綰音在彈琴,聽到蕭承睿的聲音很開心,只是對他頗有怨恨,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幌子,她的孩子更是一個幌子。蕭承睿自知對不起她,賀蘭綰音道,她的痴心已經錯付了,卻反過來問他救賀蘭茗玉究竟值不值得,沐王妃那件事情就是賀蘭茗玉鬧出來救蕭承煦做的!蕭承睿瞬間心痛不已,賀蘭綰音癲狂的笑了,賀蘭茗玉跑了過來,賀蘭綰音發了一陣瘋后便死在了她懷裡。賀蘭茗玉看著親生姐姐死了崩潰不已,埋怨蕭承睿不該這麼對她,更是不肯蕭承睿靠近她。賀蘭茗玉抱著賀蘭綰音哭,被推開的蕭承睿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蕭承睿掀開白布,看著已經死去的賀蘭綰音,想到她們三姐妹的那些話,心中複雜不已,他終於肯承認自己錯了,他自以為世上沒什麼是他征服不了的,卻原來早已輸得徹底,實在是可笑至極。賀蘭茗玉雖然悲痛,但也知道自己應該為了蕭啟元好好活下去。蕭承禮快馬加鞭趕回宮內告訴蕭承睿,蕭啟翰中了洪廣志的計,軍中輜重損失大半,蕭承煦被困山谷之中,請蕭承睿速速定奪。公公替蕭承禮把急報送進去,見蕭承睿桌上的飯菜沒有動很是著急,他這麼不吃不喝不睡是不行的,蕭承睿卻不聽勸。賀蘭茗玉偶然聽到蕭承禮和賀蘭芸琪在談話,蕭承煦已經連著送來了五封急報,想來戰況緊急。

蕭承煦被困,鼓舞士氣道蕭承睿沒有和他們困在一起,七日之後援軍必到!蕭承煦也沒有信心,他們的糧草只剩下七日,蕭承軒發了一頓牢騷,生怕蕭承睿不派援軍來救他們。蕭承煦捫心自問並不後悔,也相信蕭承睿不會這麼做的,他不會拿著大晟江山去做賭注。蕭承煦也想好了退路,但凡有個萬一,就帶領將士們殺出一條血路。賀蘭茗玉本不想再見蕭承睿,可是一想到前線戰士就恨不得衝進去叫他醒一醒,凌蓁兒怕蕭承睿對她和蕭承煦心有芥蒂,哪天賀蘭茗玉昏迷時喊著賀蘭綰音和蕭承煦的名字,賀蘭茗玉卻決意去試一試。

賀蘭茗玉在殿外看了公公手上的戰報便衝進了殿內,蕭承睿本以為她此生都不想再見他了。蕭承睿突然覺得倦了,說想做回尋常人,賀蘭茗玉叫他把皇位禪讓給別人,就可以去過逍遙快活的日子了。賀蘭茗玉質問蕭承睿,這一封一封的軍報他看也不看,難道是想借機讓蕭承煦死在戰場上嗎?如果真的是這樣,賀蘭茗玉看不起他。在她心裡,蕭承睿是當之無愧的明君,若是他為了一己私情不顧大晟江山和戰場上的將士們,她才真是看錯了蕭承睿。蕭承睿嘆了口氣,至少在她眼裡他還是個明君。援軍還沒到,蕭承煦決定率領軍隊突圍引開梁軍,蕭承軒不肯答應,蕭承煦卻執意如此。蕭啟翰也急了,問蕭承煦援軍怎麼還沒到。

山谷被越圍越緊,蕭承煦顧不得和蕭啟翰計較,連忙率領了軍隊準備突圍。梁軍大批量人馬圍剿蕭承煦,援軍趕到后蕭承軒連忙帶人來救他。夜裡,蕭承睿和蕭承煦一起喝酒,問起宮中情況,蕭承睿道賀蘭茗玉一切都好。蕭承睿的舊疾越來越嚴重了,蕭承煦很擔心,畢竟他的舊疾是因為自己。蕭承睿道,這次很可能是他最後一次親征了,還說自己以前得失心太重,今日權當賠罪。蕭承煦聞言,有些錯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