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綰音茗玉雙雙中毒 蕭承睿快馬加鞭回宮


賀蘭綰音徹底心碎了,賀蘭茗玉不解,如今蕭承睿對她也算一片真心,為什麼她會這麼想呢。賀蘭綰音卻已經徹底瘋狂,她有多恨賀蘭茗玉。此時,藥效發作,賀蘭茗玉和賀蘭綰音同時腹痛,賀蘭茗玉更是直接吐血暈了過去,賀蘭綰音隨後也暈倒了。二人的毒清了,但是人也未必能救回來,太醫告訴賀蘭芸琪密庫里有一枚九珍金匱丹,熬成兩幅湯藥或許有救,但是要用這丹藥需要蕭承睿親傳口諭。二人只剩下十天半個月了,怕是等不到蕭承睿回來,賀蘭芸琪一時也沒了主意。賀蘭茗玉還沒醒來,賀蘭綰音倒是醒了,賀蘭芸琪恨恨的看了她一眼便去看賀蘭茗玉了,凌蓁兒哭著求她替她做主。賀蘭芸琪說自己會如實稟告給蕭承睿,賀蘭綰音仿佛沒聽到一般。

賀蘭芸琪提起了筆卻又不知該如何稟報,凌蓁兒問蕭承睿真的會回來嗎?賀蘭芸琪擔心的是耽誤戰事,但是賀蘭茗玉和賀蘭綰音真的已經等不了了,凌蓁兒覺得要找一個對前線之事了如指掌又對蕭承睿心緒拿捏得當之人,目前看來蕭承煦最合適不過,但是賀蘭芸琪擔心蕭承煦會利用這件事情反過來打擊蕭承睿。凌蓁兒卻知道,蕭承煦一直是光明磊落之人,何況這件事情事關賀蘭茗玉,他是不會這麼做的。賀蘭芸琪只是寫信告訴蕭承煦賀蘭綰音中毒一事,沒有把賀蘭茗玉中毒也告訴他。蕭承煦把這件事情告訴蕭承睿,還拿出了賀蘭芸琪親筆書信,蕭承睿有些猶豫,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沒有選擇回去救人。蕭承煦見狀有些心寒,上次賀蘭茗玉本可以不被犧牲,這次也一樣。蕭承睿嘆了口氣,也許這一切從那時候開始已經無法兩全。

蕭承煦連忙提出一個兩全之法,說能讓蕭承睿封鎖消息讓三軍將士不發現此事,不過他需要留下兵符和印信,並通知龍嘯營交給蕭承煦指揮,蕭承睿自然是不願意的,他對蕭承煦並不放心。蕭承煦也明白,自願以性命擔保蕭承睿才肯相信他,這一次他不想再放棄應護之人了。賀蘭茗玉因昏迷難盡藥石,也不知道還剩多少時日。賀蘭綰音失了魂一樣在夜裡念詩,早已不顧生死。

蕭承煦知道小岑並非全然無情之人,希望這次他和賀蘭綰音能夠好好的。蕭承軒截獲了軍報,蕭啟翰跑來問蕭承煦為什麼下令不讓任何人去見蕭承睿,蕭承煦解釋他感染了風寒。蕭啟翰執意進去見蕭承睿,蕭承煦便拿出了蕭承睿軍符,就算他進去也得問問龍嘯營。果不其然,蕭啟翰被龍嘯營的人攔下了,蕭啟翰十分生氣,蕭承煦假意說進去稟告,然後拿出了一封手諭給蕭啟翰,讓他率本部人馬守護新到輜重。蕭承軒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發現蕭承睿根本不在營中,蕭承煦只好如實告知,蕭承軒想借機置蕭承睿于死地,蕭承煦連忙阻攔,這麼做賀蘭綰音必然會死,我軍將士軍心也會大亂,他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不能拿將士的命和百姓安危衝動行事。蕭承煦拿出兵符,讓蕭承軒星夜出征埋伏大樑援軍。

賀蘭綰音已經逐漸看不到東西,她的眼睛快看不到了。賀蘭綰音知道,五感盡失時限將至,不過她並不覺得遺憾,若是她死了還能去陪陪自己的孩子,圖個母子團聚,只是她還想見見蕭承睿。賀蘭綰音覺得蕭承睿也許會為了自己回來,連忙讓人幫自己收拾齊整,她不能讓蕭承睿看到自己這樣。無奈賀蘭綰音看著鏡子,已經是一片漆黑了。惠妃和蘇玉盈在背地裡看熱鬧,等著看賀蘭綰音和賀蘭茗玉怎麼死。賀蘭茗玉病重吐血,賀蘭芸琪急得團團轉,好在這時蕭承睿快馬趕回來了。

賀蘭芸琪迫不及待就來找蕭承睿,賀蘭茗玉也中毒了。蕭承睿讓人熬制湯藥,太醫卻突然告訴他這枚丹藥只能熬制一副湯藥才有效果,也就是說只能救一個人,另一個人便無力回天了。蕭承睿糾結許久,去了賀蘭茗玉那裡。賀蘭綰音打扮好了,還戴上了蕭承睿封自己為貴妃時賜的釵環,她要讓蕭承睿記住她最美的時候。宮女告訴賀蘭綰音,蕭承睿回來了,不過那枚丹藥只夠救一人,蕭承睿讓人救了賀蘭茗玉。賀蘭綰音再一次失了心智,苦苦要等他來這兒。凌蓁兒抱著昏迷中的賀蘭茗玉哭,賀蘭茗玉一直很懷念在行宮裡的日子,雖然苦累,但至少不用連自己最親的人都要提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