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蕭承煦造反不成 蕭承睿御駕親征


蕭承睿去鹿苑狩獵,讓惠妃陪著賀蘭綰音,賀蘭綰音總覺得深夜裡的哭聲是兒子回來找她了,惠妃便提起了一個民間法子。晚上,賀蘭綰音按照她說的法子喝了一碗符水,可還是沒見到自己的孩子。賀蘭綰音哭著哭著差點暈了過去,又魔怔地說一定是她喝得太少了,又喝了好多。蕭承煦不打算再忍了,蕭承睿這次去鹿苑圍獵就是一個好機會,蕭承煦安排了當天的行動,準備在當天反了蕭承睿。蕭承煦和蕭承睿一同去了圍場,凌蓁兒覺得二人怕是沒什麼芥蒂了,賀蘭茗玉心裡卻七上八下的,眼皮子也一直在跳,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蕭承睿提起了蕭承煦第一次圍獵,那時候他抱著蕭承煦圍獵,一天下來在他身上睡了好幾次,後來蕭承煦偷偷進了圍場,是蕭承睿找到了他。蕭承煦想到二人當初的兄弟情深,頓時便又心軟了。暗處的人蠢蠢欲動,蕭承煦卻遲遲沒有發號施令。蕭承睿和蕭承煦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對談了,蕭承睿心中頗有感慨,說要打下一頭鹿好好烤烤,二人來一個不醉不歸。蕭承睿和蕭承煦上了馬去獵鹿,蕭承軒連忙帶人跟上,二人曾約定好蕭承煦拔箭獵到頭鹿為號令,關鍵時刻突然有人來報說洪廣志突襲了邊界,蕭承煦拿一箭也射偏了。

蕭承睿回營與李相商討,原本是不打算再讓蕭承煦去立功的,如今卻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命蕭啟翰為先鋒,蕭承煦為主帥出征,還決定御駕親征。眾位臣子都很擔心,但蕭承睿意已決。賀蘭綰音哭哭啼啼地不肯讓蕭承睿離開,蕭承睿這麼做其實也是為了監視蕭承煦,這麼重要的戰役他不能缺席。

蕭承煦知道蕭承睿在算計自己,打算來一個將計就計,原來蕭承煦在各營里都有他們的人手,蕭承睿御駕出征他那三營定有所損耗,回京時他們便可以讓自己的人護送回京,那時也是個更好的機會。賀蘭綰音再一次從噩夢中驚醒,讓人再給她拿一碗符水喝下,她總覺得那是管用的。蕭啟翰明日要出征,凌蓁兒守在路上拿出了一個護心鏡,說是賀蘭芸琪的心意。蕭啟翰冷冷的收下了,沒再理會她。

惠妃沒再來看過賀蘭綰音,倒是賀蘭芸琪來了,讓她安心的養好病,賀蘭綰音卻臉色一變說自己沒病,這是在咒她!賀蘭芸琪說賀蘭茗玉也很掛念她,賀蘭綰音陰陽怪氣地問道,她是關心自己什麼時候好還是什麼時候死啊?賀蘭綰音瘋癲了一般,賀蘭芸琪嚇了一跳,只能讓人好好照顧賀蘭綰音。蕭承睿讓蕭承煦按照他的想法去做,蕭承煦和蕭承軒走後又要看軍報,蕭啟翰擔心他一路疾馳身體不適,蕭承睿卻說自己當年如何如何英勇,根本沒想到他和當年已經是比不了了。蕭承睿咳嗽了起來,戰事吃緊,蕭承睿讓蕭啟翰千萬別把這件事情傳出去,尤其是別讓蕭承煦知道。這幾年蕭承睿一直冷落蕭啟翰,問他是不是真的毫無怨言,還說他早晚有一天會超越蕭承煦,戰功不高不足以服眾,這也是他讓蕭啟翰來這裡歷練的原因。

蕭承煦和蕭承軒都發現了,蕭承睿最近的臉色越來越不好了。宮裡,賀蘭綰音還在用民間的法子,一直相信自己的孩子會回來,賀蘭芸琪和賀蘭茗玉見狀連忙讓人去叫太醫。賀蘭綰音出現了幻覺,賀蘭茗玉勸她清醒一點,甚至告訴她沐王妃一事都是她編造的,不是真的!賀蘭綰音最後一點念想也被打破了,但還是不肯相信,甚至加大了藥量。正準備喝時,賀蘭茗玉來了,賀蘭綰音便把葯裝作茶水遞到了她手上,二人一同喝下了這加大藥量的葯。賀蘭茗玉希望和賀蘭綰音解開心結,賀蘭綰音卻始終覺得自己被忽略,賀蘭茗玉從未考慮過她的感受,甚至寧願死在司徒昆手裡,至少還能保留著和蕭承睿的一面心動,如今的她夢碎了,心也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