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集:賀蘭茗玉救出蕭承煦 蕭承睿為難蕭承煦


蕭承禮比對了蘇玉盈和可蘭的婚書,證明蕭承煦的印鑒是有所缺損的,那份通敵文書是有人偽造的,此話一出眾人紛紛為蕭承煦請命,蕭承睿臉色都陰了,只能答應徹查此事。原來這件事情是賀蘭茗玉和蕭承禮安排好的,蕭承禮下朝後,遠遠的看了一眼賀蘭茗玉。蕭承睿知道蘇玉盈他們今天是擺了自己一道,滿朝文武都在為蕭承煦說話,蕭承睿越想月越不甘心,往後是不會放過蕭承煦的。無論蕭承禮怎麼求情蕭承睿都不肯放蕭承煦出來,看來就算知道他是清白的蕭承睿也不打算輕易放過這件事情,賀蘭茗玉和賀蘭芸琪決定找個人去提醒一下蕭承睿,他在沐王妃殉葬之前是怎麼保證的。

賀蘭綰音來看賀蘭芸琪,外面下雨了,賀蘭芸琪便讓人送她回去。雨夜中一聲雷嚇了她們一跳,緊接著看到一座肺癌宮殿的門還在動,賀蘭綰音剛要上前查看就被宮殿里冒出來的東西嚇暈了過去。賀蘭綰音哭著告訴蕭承睿那是一個弔死鬼,伸著舌頭看著她,宮女說那好像是當年的沐王妃,蕭承睿頓時一驚。原來這是賀蘭茗玉和凌蓁兒做的,蕭承睿被雨困在了書房,她們只嚇唬到了賀蘭綰音,賀蘭茗玉希望蕭承睿能想起當年的誓言,放過蕭承煦。果不其然,蕭承睿還是想起來了,當年對沐王妃的誓言歷歷在目,一夜都沒睡安穩。次日,各種流言蜚語傳了出來,賀蘭茗玉叫李嬤嬤近日先別帶蕭啟元出去免得又碰上誰。

賀蘭綰音徹底被嚇了一跳,縮在角落裡不肯睡覺又突然赤著腳跑出來喊著蕭啟恆的名字說自己兒子回來了。賀蘭綰音生生凍出了病,蕭承睿忙來照顧她,李相進宮商討如何處置蕭承煦,蕭承睿讓他按律處置。蕭承煦很快就被放了出來,蕭承軒來接他,蕭承煦不解蕭承睿為什麼會放了自己,蕭承軒把來龍去脈告訴他,是賀蘭茗玉找出了證據還說服了蕭承禮。蕭承煦心裡感動又后怕,賀蘭茗玉堅定不移的相信他,但是這麼做實在太過冒險了。

蘇玉盈來了,蕭承軒讓蕭承煦好好安慰一下她,畢竟蘇玉盈也立了大功。蘇玉盈讓蕭承煦答應自己一件事情,看在她真心悔改的份上毀了那封放妻書,蕭承煦也答應了,只盼蘇玉盈懵真心悔改,家宅和睦。蕭承煦說自己太累了,沒有答應去蘇玉盈那裡,蘇玉盈又發了一頓脾氣,一氣之下說要把可蘭趕出燕王府,畢竟當初她可是當眾要說和蕭承煦和離的!蕭承煦有些無語,原來蘇玉盈救他還存了這份心。蘇玉盈當即和他大吵了一架,覺得他的命都是自己救的,憑什麼不把心給她?這時有人傳來消息,可蘭在鄉下莊子上染上風寒,來不及診治就沒了。蕭承煦冷冷的看了一眼蘇玉盈,蘇玉盈也嚇了一跳。

賀蘭芸琪問賀蘭茗玉鬧鬼一事是怎麼回事,賀蘭茗玉稱自己這麼做只是為了救蕭承煦,賀蘭芸琪嘆了口氣囑咐她不能和任何人提起此事。雖然蕭承睿放了蕭承煦,但是他們是真的較上勁了,蕭承煦不上朝蕭承睿也不召見,這麼下去就該有人生出一些不該有的心思。蕭承睿畢竟是至尊,賀蘭芸琪希望賀蘭茗玉去勸勸蕭承煦,這件事情他畢竟還要讓步。蕭承煦知道蕭承睿擺明了要殺了自己,賀蘭茗玉勸他服個軟,蕭承煦答應了,他本來也想借機消消彼此怒火,有時候太過溫順只會生出疑心。蕭承煦跪在蕭承睿殿外,蕭承睿借口說睡著了,一直沒見他。夜深了,蕭承煦也不離開,蕭承睿身邊的公公索性給他留了一盞燈。蕭承軒見狀很生氣,這分明就是讓宮裡大大小小的人看見蕭承煦這幅樣子折辱他。賀蘭茗玉阻攔蕭承軒,不讓他去帶蕭承煦回去,如今只能等蕭承睿消了氣這件事情才能過得去。

三更天了,蕭承睿剛打算休息,隔著殿門看見蕭承煦還跪在那裡,便想到了以前自己被罰跪時,蕭承煦不僅替他求情還往他手裡塞糖的畫面。蕭承煦整整跪到了第二天蕭承睿才肯出來見他,蕭承煦一番話很是誠懇,蕭承睿也沒再為難他,叫他收拾一下再去上朝。大臣們等了好久,公公說蕭承睿身體欠安不上朝了,這分明是叫別人看蕭承煦的笑話。賀蘭茗玉因為擔心也一夜未睡,遠遠的看了一眼蕭承煦才安心。